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573、混沌黑雾(新年快乐)
    吕树现在其实非常失望,相比面前的这个被困在这里的人,吕树反倒更愿意看到一个虚无的意志或者某个强大的生灵。

    人家都是打开什么什么东西后随身带个老爷爷,又教功法,又教经验,说不定还能有个修炼的空间神马的,结果到了自己这里一切美好的愿望就全部破灭了。

    而且就这么一个神棍,对方说是什么什么血脉吕树心里也得存着疑惑不能全听全信了……吕树很生气,抱着那么大的希望过来,结果竟然是个这样的选手。

    对方这人设,崩的特么比自己还快!

    不过吕树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如果对方当初没有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血脉之力,大概不会一见面就那样胡说吧?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发现这黑色的浓雾有点不太对劲,自己的皮肤似乎开始有点灼热的疼痛,他在看一眼对面盘坐在地上的人,对方身上裹着一层薄薄的青色光芒似在抵挡这黑色雾气。

    吕树心念一发便用神水将自己包裹起来,赫然间那种烧灼的痛感便消失殆尽。

    然而异变突生,金色小蛇在神水中游弋着忽然从神水中探出头来张嘴猛然吸了一口,那宛如巨鲸在海底吸纳海水一般,黑色浓雾竟是源源不断的朝金色小蛇口中涌去。

    而金色小蛇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着色彩,由金色,彻底转为了黑色。

    不仅小蛇变成了深邃的黑色,就连那神水也如墨一般。

    吕树没想到会有这个变故,只是虽然颜色变了却依旧对他自己没有半分损伤,一时间这黑色宝珠里的浓浓黑雾全都被吸纳进了神水,他反倒觉得此时神水似乎吞噬能力要强了一倍有余。

    如果这时候再碰到野际博隼,恐怕对方根本就不敢再直接进入神水跟他亡命一搏了。

    对方似乎很惊讶:“你这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吞噬混沌黑雾化作己用?!你到底是谁?”

    明月晔散去身上的护体青光,他被这混沌黑雾折磨了太久,眼瞅着快要撑不住了这时候总算松了口气。

    “你别管我是谁,先说说你是谁,”吕树继续套话。

    “你先把这光挪开!”明月晔怒道。

    吕树把日镜的光线挪开,对方重新盘坐好继续岔开话题:“你到底是哪里的人,为何你身上这服装我从未见过。”

    吕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夹克和裤子,这不是正常的服装吗,他想了想心中线索更多了,自己很可能跟自己并没同一个时代,在这里已然不知道多久了所以甚至没有看见过现代的服饰。他倒是没有解释反倒继续问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就拿光照你了。”

    “吾乃北方天帝青空……”

    咔的一声吕树把日镜重新对准了明月晔:“不老实是不。”

    “草!”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不乐意了,明明就叫明月晔,装什么北方天帝的比?!

    不过吕树有点疑惑,这特么北方天帝青空又是谁,这名字在中国神话故事里也从来都没出现过啊。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啊,你好好说话,”吕树再次把日镜挪开。

    “吾乃南方天帝文在否……草!我重新说,你把光挪开!”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吾乃西方天帝端木皇启……你为什么不信我?我说的是实话,你给我把光挪开!”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冷冷说道:“吾乃东方天帝海公子座下迦叶尊者……”

    “放屁,东方天帝明明是御扶摇,那海公子又是个什么东西配称东方天帝?天帝座下又什么时候有尊者这样的东西了,”明月晔怒了。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倒是没去管明月晔的愤怒,他有点震惊于对方说的煞有介事并不像是假的!

    一开始吕树觉得什么北方天帝神马的听都没听过,对方编也不编点像样的,人家电信诈骗的选手还整天一会儿嬴政一会儿徐福一会儿太上老君一会儿孙悟空呢,你这干脆就不按神话上来啊。

    结果现在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看对方的表情,似乎那些什么北方天帝、南方天帝之类的,都是真实的!

    搞笑呢吧,难道这明月晔来自另一方世界,与傀儡师一样?

    当初他不正是因为黑暗宝珠与面具的相似性才决定只留下这枚宝珠的吗,难道说这个明月晔与傀儡师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那什么所谓的远古遗族?

    “你认识傀儡师吗?”吕树平静问道。

    “傀儡师又是个什么东西,”明月晔愣了一下:“听都没有听说过。”

    吕树将信将疑,现在这个叫做明月晔的选手说再多他都不会全信,嘴里没一句实话,对方到现在都还没说自己叫啥呢,要不是自己能看到负面情绪值恐怕还真搞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吕树以日镜的光芒朝头顶扫去,他想打量一下这里的整体环境,明月晔倒是有点疑惑:“你手里这镜子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照开混沌深渊里的浓雾?”

    “你连海公子都没听说过,我有跟你说话的必要吗?”

    明月晔:“……”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随口怼了一句继续观察,他赫然发现头顶上方什么也看不到,似乎并没有穹顶的样子所以照不见尽头。

    “别费劲了,”明月晔冷笑道:“这混沌深渊深达万丈,你想看到上面是不现实的……”

    然后明月晔就眼睁睁的看着吕树顺着石壁开始往上爬了,他吓的大吃一惊:“你神经病啊,你爬上去干什么?”

    “我上去看看啊,”吕树理所应当的说道。

    “你别乱动,触碰到了混沌神火咱俩都得遭殃!”明月晔当时就无语了你是属什么的啊好奇心这么重?!看不到的地方就要亲自爬上去看一看?

    吕树愣了一下,难道上面有什么危险不成?

    他倒是挺听劝直接下来了:“你有啥宝物要交托给我的没有,或者送个信啊啥的?功法秘笈有没有?”

    明月晔愣了半晌:“你觉得我现在身上能有什么东西?”

    “我在这丢了一套功法,你找找你身上有没有,身上没有的话,背给我也可以……”吕树手里的日镜光芒明暗不定……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好好说话就好好说话,咋还勒索上了?!

    ……

    今天大年三十,祝大家阖家团圆、家庭幸福、身体健康,祝每个人都能有一个快乐的春节~

    感谢各位的陪伴,我们明年见!明年便是新的征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