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到底有一群什么,这成为了困扰着海公子最头疼的事情,这句话要是换了寻常现代人听了简直分分钟唱起来,但是海公子并没有听过……

    吕树其实也挺恶心,他虽然可以把海公子主动招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法主动让这货回去,这就很尴尬了,海公子也许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每天练剑的时候都会出来恶心吕树两句,让吕树难受的不行。

    海公子始终无法得到答案,他觉得这事不算完,明天必须狠狠的批吕树一下,这样才能消解他心头之恨。

    第二天凌晨海公子如约而至,吕树正在练剑呢只听海公子轻飘飘一句:“你的剑法进步很快,不过大概才达到我一成的水平,不得不说你的悟性在人类里面还算不错,不过你们人类真是整体都太差了。”

    吕树哭笑不得:“我听说。”

    说完以后他就继续练剑了,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海公子的负面情绪值……

    “咦?”吕树愣了一下:“我说海公子,你的强迫症这是一夜间改变了吗?”

    然而海公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在运剑的时候还是太僵硬了,太蠢太蠢!”

    吕树:“……”

    他琢磨了半天觉得不对劲啊,没道理海公子昨天还有强迫症呢今天就没有了?不科学啊。

    要说对方昨天是假装的那也不可能,毕竟负面情绪值是做不了假的吧!

    就在吕树思考的过程中海公子哈哈大笑着回了承影剑,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吕树忽然愣了一下,可别是这海公子有封闭自己听觉的手段吧?不然根本解释不通啊!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不能对方可以随便恶心自己,结果自己却没法恶心别人,吕树受不了这委屈!

    晚上的时候吕小鱼给吕树发短信报平安,吕树有点好奇不知道为啥吕小鱼最近获得的负面情绪值少了许多。

    然而旁敲侧击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反倒吕小鱼在反过来试探他之前为什么每次出事都那么及时的询问情况……

    这事吕树当然不能说了,这要让吕小鱼知道自己以前老是赚她负面情绪值还得了?

    事实上吕小鱼在集训中过的还挺不错,从一开始的与同学对立到现在竖立威信,吕小鱼已经被这个集体接纳了。

    在实际对抗中,教官们一开始拿男生来刺激女生修行,结果现在已经反过来了,他们开始拿吕小鱼她们来教育男生。

    而这次集训中的男生则有点蛋疼,实在是这一届的女生太过生猛了一点!

    谁也没想到这群女生从一开始的软弱渐渐向另一个极端转变着,强势无比还特别喜欢在实际对抗的演习中下黑手……

    吕小鱼对于陌生人向来很排斥,然而她的排斥是因为她的成长经历中自然产生的自我保护意识。但是当她意识到对方真正的善意后,自己也会慢慢放下一些防备不再刺人。

    就仿佛李弦一的出现一样,一开始吕小鱼怼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那叫一个难受。只是到了后来,她就不怎么怼了。

    现在的情况也有些类似,虽然这群同学与她的关系绝对还没到老爷子那份上,但吕小鱼也确实很少刺人了。

    女生对吕小鱼的怨念少了,然后最近实际对抗慢慢停了下来转变为战术的训练,所以就连男生对她的负面情绪也少了很多。

    无形中,吕小鱼确实服众了……

    她觉得自己下次再见到李一笑的时候就能让李一笑帮她问问聂廷,看看能不能申请个天罗当当……

    吕树觉得吕小鱼这次是玩嗨了,他放下手机继续唱小星星。

    顿时间,一个人盘坐在卧室里,汇集万千星河如龙卷浮现于整个洛城上空。

    若有人可以看到,那将是比极光还要美丽的匹练。

    ……

    凌晨,吕树再次从山河印中取出承影朝院子里走去,修行便如一座高山,必须拼尽了所有力气才能登上山顶去看风景。

    寻常人只当吕树是个能够觉醒的幸运儿,然而事实上吕树从未怀疑过自己终有一天会成功,因为这十七年的时光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想要风风光光的活着那就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李弦一曾感叹他自己在吕树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会偷懒,李一笑也曾因为贪玩被逐出师门,然而吕树从一开始就放弃了贪图享受的权力。

    吕树一剑又一剑的慢慢演练着,神情专注而又澄澈。

    海公子从承影中飘然而出先是默默的看了一会儿,其实他也有些感慨,大概这也是承影历代剑主里最勤奋最勇猛精进的一个了。

    但是心中称赞归称赞,海公子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冷冷说道:“你确实应该每天这么早起来练剑,毕竟勤能补拙。”

    言外之意海公子就是在暗讽吕树太笨拙了,反正他现在神马也听不到,根本不用担心吕树会如何反击。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从山河印中取出一捧绿豆扔在了地上,哗哗啦啦的声响中一颗颗绿豆散乱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及不规则。

    “啊啊啊!”海公子当时就疯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来自海公子的负面情绪值,+999!”

    说话间海公子已经开始蹲在地面去捡豆子了,海公子是真的没想到吕树竟然提前藏了一把绿豆在等着他!他倒是想不去看那些绿豆,但是根本忍不住!

    院子里的气氛一时间诡异了起来,一个慢吞吞的练剑饱受着海公子的絮叨嘲讽,而另一个则一边蹲在地上捡绿豆一边不停的语言攻击……

    吕树心中一阵冷笑,来啊,互相伤害啊!

    他吕树什么时候被人嘲讽了还能忍着?这要不把海公子给打败了,以后还不得天天忍受他的嘲讽?

    一天两天还行,但是想想以后要是一年365天,天天练剑的时候旁边都有个人在贬低自己,吕树就觉得这事必须有个合理的解决方法!

    他和海公子,必须有一个人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