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承影剑主,”海公子一边捡绿豆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吕树慢吞吞的练剑:“你昨天劈坏我祖传的椅子现在还没赔呢,我也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承影剑灵!”

    两个人都嘲讽出了火气,天色将亮的时候吕树收剑,而海公子则捡完绿豆回到了承影之中。

    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此时此刻竟然形成了某种默契:练剑结束便休战,等明天练剑时继续。

    第二天凌晨,吕树唱着小星星养精蓄锐到凌晨3点,然后一脸肃然的从山河印中取出承影剑朝屋外走去,犹如要奔赴紫禁之巅的对决。

    然而就在他刚刚来到院子里的那一刻,还未等海公子从承影中出来,他便已经朝地上撒下了一把绿豆,静静的等待着海公子的到来……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海公子刚一出来便看到这一地的绿豆,他胸口剧烈起伏着似乎随时都要爆发。海公子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看地上的绿豆,然而还是忍不住……

    吕树慢条斯理的走到院子正中,竟然还在路上踩碎了几颗绿豆。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微笑着起手练剑,呵呵,专治强迫症好吗,封闭听觉有用吗?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吕树忽然感觉到海公子身上爆发出庞大广博的能量波动来,吕树惊疑间朝海公子望去,只见对方眉心中的那朵紫色莲花竟是骤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咔的一声,似乎对方体内有什么枷锁被打开了,就像是打开了一扇门。

    那朵紫色莲花在爆发之后迅速暗淡下去,就连以往的水准都做不到了。可是这一瞬间,海公子敖海的背后,竟然有一头白色的五爪蟠龙若隐若现……

    那蟠龙在海公子背后的虚空中游弋着,眉目间不怒自威,身上的鳞片宛如实质。

    吕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扭头就跑,一路顺着大路朝北邙山上无人的方向跑去,可他发现这么跑根本没用,身后的海公子速度快到了极点,还没等他跑出百米远就追上了他!

    “等等,我有话要说!”吕树狂喊!

    可是海公子根本没打算给吕树机会,骤然间吕树忽然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凝缩如墙,竟是压的他动弹不得!

    下一刻,整个家属院里原本沉寂的黑暗中无数家住户的灯光被惊醒,他们听见院子里有少年惨呼:“敖海,你给我等着!”

    “聂廷害我!”

    ……

    第二天早上,此时已经是寒假了,吕树鼻青脸肿的躺在卧室床上……

    这时候说一句“敖海强行短暂的突破枷锁也未必比自己好到哪里去”好像可以增加一点自己的气势,但是吕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海公子这个剑灵实在太特殊了,吕树是真特么没想到对方的本体竟然是头蟠龙,这种图腾一样的神兽不应该只存在传说中吗?

    说实话,即便挨揍了吕树都搞不清对方的实力到底怎么样,只知道起码李弦一的能量波动都无法比拟这位海公子骤然间爆发出来的能量。

    自己该怎么报复?滴血召唤对方的事情好像已经不太好使了,这海公子完全可以不回去承影,对方即便在外界也能吸纳天地灵气来维持己身不灭。

    吕树起身出门到隔壁路上的大超市里面硬生生买了五十斤的绿豆,超市的收银员一直忍不住去看吕树的脸……

    他回到家里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郑重其事的从山河印里拿出黑色宝珠,催动!

    下一刻吕树出现在了混沌深渊里面,正好看到明月晔站在锁链囚禁边缘,极尽所能的努力去够前面的烧鸡……

    明月晔没想到吕树会忽然出现:“……”

    他慢条斯理的回到原地盘坐下来:“本座即便不吃东西也一样能再活万年。”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可是吕树并没有理他,而是将五十斤的绿豆全部撒在地上,紧接着毅然决然的拿出承影割破自己的手指!

    明月晔都看懵逼了,这是干嘛呢,进来之后忽然就撒了一地绿豆,然后自残?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承影之中飞了出来,那白色的身影出来啥也不敢,直接蹲地上开始捡绿豆,海公子冷声道:“等本尊恢复过来,你就等着挨揍吧!”

    那一地的绿豆,看得海公子这个重度强迫症患者心乱如麻,简直要崩溃!

    鼻青脸肿的吕树乐呵呵笑道:“你先捡着吧!”

    说完吕树直接再次催动黑色宝珠,竟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以前黑色宝珠看过去只能看到混沌黑雾,然而现在混沌黑雾已经被混沌小蛇吸纳干净了,所以吕树完全可以直接手持宝珠看到里面的情况!

    只见混沌深渊里的海公子和明月晔都处在了懵逼的状态,海公子没想到吕树把他带到了这不知道什么地方,然后撒了五十斤绿豆就消失不见了!

    而明月晔则更加懵逼,什么情况啊这黑灯瞎火的光线这么弱,吕树进来后从剑里招出来个人捡绿豆……为什么要捡绿豆?!

    混沌深渊里的气氛一时间诡异至极!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海公子的负面情绪值,+999!”

    明月晔犹豫了半天忽然问道:“你是谁?”

    海公子一边蹲着捡绿豆一边傲然道:“本尊海公子!”

    明月晔愣了一下,之前吕树给他说过什么来着,“东方天帝海公子”?还说过什么来着,“你连海公子都不认识,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他当然不会以为这个什么海公子就是东方天帝,明显吕树也没跟自己说实话。

    只是明月晔有点不明白你一个蹲地上捡绿豆的选手有什么好傲气的……

    明月晔想了想说道:“那什么……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把那盘鸡肉递给我一下?”

    海公子看了那盘吕树放在地上的夹马营烧鸡一眼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把盘子里原本歪七八扭的烧鸡摆的端端正正,然后重新回去捡豆子……丝毫没有把烧鸡递给明月晔的意思。

    明月晔:“???”

    “来自明月晔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特么都什么选手啊?!你强迫症是有多严重?!你是那小子派来整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