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EO这边局势还是很清晰的,无非就是两种结果,要么EO在各大组织之间斡旋最终得利,要么就是EO被各大组织灭掉重新划分矿藏的分配。

    直到吕树去恶心完各大组织的第二天他才看到天罗地网最新的情报:EO这样选择不是贝内特艺高人胆大,而是信仰理论部限期让他们交出矿藏,贝内特不甘心所以放手一搏邀请来11家大组织想要铤而走险,大不了就跟信仰理论部鱼死网破。

    也就是这时,吕树所疑惑的点终于解开,不是贝内特这个人玩的大,就现在来看吕树觉得这个贝内特虽然属于修行界里的强者了,可对方并不是真的那么强势或者自诩聪明,甚至可能说并不算特别聪明的那种,那为什么会忽然开了大招玩火?

    原来是信仰理论部的手已经伸到了这里,他要自保。

    说实话原本吕树还敬这贝内特是条汉子,现在吕树觉得这修行界果然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有A级的信仰理论部肆无忌惮的掠夺资源,而B级强者贝内特也只能用这种可能玩死自己的方法自保。

    不过贝内特这么多年在这片土地上也没干什么好事,就资料里显示贝内特的训练营初期为了给EO提供新鲜血液,训练营里的少年可都不是招募来的,而是掠夺来的。

    毁灭一个村庄就把对方的孩子全都带走,这事吕树听闻过,但真的碰到还是觉得有些突破人类底线。

    吕树默默的猫在别墅里面吃着气海果实,现在各大组织和EO都处于混乱状态,还不是吕树出手的时候,他觉得这局面应该还会再混乱一点。

    只是天罗地网既然能得到这个情报,那么霍华德应该也有可能得到。

    之前自己让对方错以为贝内特有了靠山,那么现在的事情发展会走向何处?

    就在当天晚上,忽然一阵能量波动从别墅区外面传来,那波动震撼人心的程度让吕树瞬间意识到发生了大事。

    他翻上别墅的屋顶,赫然看到一只硕大的火凤凰抖着烈火的翼翅飞向信仰理论部的弗朗西斯科,那翼翅时不时有火焰逸散出来犹如羽毛坠落,只是那羽毛太过危险,两人战场中根本无人敢站立。

    两人的随从纷纷在战场外对峙,防止有人偷袭。

    此时霍华德手中一柄绚丽的红色权杖指向天空,那火凤凰的颜色竟骤然由橙色变成深红,所有随从被一股气浪纷纷向外掀了出去!

    弗朗西斯科缓步慢行似乎根本没守影响,当火凤凰来到他面前的刹那,他骤然双手打开,一面纯白色光辉的护盾出现在他的面前完完全全的将火凤凰抵挡在外面。

    他如同在疾风骤雨中坦然自若的逆流而上,嘴中平静说道:“恶人的亮光必要熄灭,他的火焰必不照耀。”

    霍华德冷笑起来:“信仰理论部太道貌岸然了一点,既然已经和贝内特重新结盟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们要一起面对凤凰社的怒火。”

    弗朗西斯科沉默了片刻,他脑子稍微有点转不过来,不是说贝内特找到了新靠山就是凤凰社吗,怎么凤凰社还一肚子火气啊……

    弗朗西斯科下意识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们都以为贝内特找到的靠山是某个大组织,然而有没有可能是贝内特兵行险招故意演他们的?!其实根本没有靠山?

    可这贝内特图啥啊……

    说出来可能他们都不信,贝内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图啥……

    不过弗朗西斯科这时候根本不愿意霍华德知道真相,只有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他才能攫取更多的利益。

    也就在此时弗朗西斯科忽然从白色的斗篷中抽出自己的长剑,那剑中竟然挥洒出银色的光辉向火凤凰席卷而去,只见空气都因为这银色的光辉而扭曲。

    两个B级强者的碰撞是令人惊骇的,那银色的光辉将火凤凰包裹其中,霍华德竟感觉自己的火凤凰似乎难以挣脱这捆绑。

    他重重的将手中权杖顿在地上,然后以他为中心顿时燃烧起烈焰来,进而汇聚在一起犹如一条火线毒蛇般从地面烧向弗朗西斯科咬去。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个始终在暗处围观的B级土系觉醒者突然出手偷袭霍华德,弗朗西斯科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这次11家组织到来,谁都不会天真的独自去争夺矿藏,盟友早就已经确定队列只等真正的战斗到来!

    霍华德没防备的情况下忽然被地下卷起的泥土拍上天空。霍华德实力确实强悍,当那地面拱起的片刻他便已经彻底与火焰同化,火焰将他环绕其中竟是毫发未伤!

    只是这仓促间,他顿在地面上的权杖竟然被拍向外围,火凤凰的颜色瞬间回归橙色,威力也削减了许多。

    弗朗西斯科慢条斯理的收拢斗篷朝霍华德走去,却在此时一个巨大无比的石头从天外飞来,有人大喊:“霍华德,我们联手杀了他们!”

    这飞来的巨石直奔弗朗西斯科的面门,而弗朗西斯科忽然想起那个把EO总部砸出一个窟窿的小山……

    不知道为何,弗朗西斯科下意识的便惊觉,原来是霍华德毁了EO的总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华德想了半天也没想通这援兵从何而来,11家组织里凤凰社同样有盟友,可这出手的白人……他根本不认识啊!

    这很有可能是希望借自己的力量来牵制信仰理论部的吧,毕竟自己如果在这里出事那就是信仰理论部一家独大了。

    霍华德知道自己可能被人当刀用了,可他并不想拒绝,因为他需要给信仰理论部压力!

    然而就在此时,那人根本就不是跑向弗朗西斯科的,对方的目标是……霍华德的权杖!

    战场中忽然安静了片刻,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忽然出现的选手弯腰捡起霍华德的权杖,然后跑了……

    “来自Howard.Miller的负面情绪值,+999!”

    这是什么操作?霍华德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当时就怒了……

    ……

    老婆看了大家的评论表示非常感动,于是把我赶回家码字感谢大家,现在我要回医院去继续陪护了晚上应该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