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00、会中文的卡洛儿(第二更)
    有人想要出重金买情报,结果被老太太给骂的是狗血淋头,有人想要威胁,结果老太太硬气的一匹,简直无所畏惧。

    说实话黑手的帕特里克很蛋疼,自己这边刚宣称要追到卡洛儿,结果卡洛儿跟别人跑了,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所以这时候他也想找到吕树和卡洛儿来着,他要告诉卡洛儿异地恋什么的都是不靠谱的,那个天罗地网的人指定不会留在欧洲啊,相比起来还是他距离更近一点。

    不光如此,只要卡洛儿答应,他都能搬到瑞典去住。

    黑手的下属听着老大在那碎碎念,连异地恋不靠谱这种词都冒出来了,简直颠覆黑道组织的三观……难道不是把女孩抢走就好了吗?

    帕特里克说你们懂个屁,他又打不过卡洛儿!

    而且他还要跟卡洛儿好好解释解释,自己早就没有碰过其他异性了,就连吃鸡腿,听说是母鸡他都不会碰的!

    所有组织,不管是已经到撒丁岛的,还是一直旁观事情走向的,全都想要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去哪了。

    可这里不是他们的主场,来这里的也大多数是高手带着几十个人就来了,信仰理论部算是提前布局才会有这么多人,这里可不是他们的主场!

    按道理讲一边他们去哪找情报都会找地头蛇,买啊,换啊,都能拿到情报。

    可偏偏撒丁岛的地头蛇是卡特尔,这群完犊子的觉醒者还在表演杂技呢,你能指望他们懂什么是情报?!

    可是就在他们想要把这些普通人抓走刑讯逼供的时候,卡特尔的首领忽然出面把人接走了,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车厢里的老太太竟然是卡特尔首领的母亲,这次坐轻轨北上是带着亲朋好友去北方城市看自己儿子举办音乐节演出的!

    各大组织对卡特尔都无语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这撒丁岛上的普通人是不是也都跟着疯了!

    难怪那个老太太那么硬气!

    然而各大组织也没想到一点,卡特尔从来都没有着手建立情报网络,甚至连撒丁岛上都没有一个正式管情报的,可是,所有普通人都是他们的眼线。

    一般组织都很难想象这种情况,因为他们是高于普通人的,高高在上对普通人不屑一顾,然而撒丁岛上不一样。

    卡特尔的觉醒者始终拿自己当普通人来看,始终跟普通人都是朋友,所以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事情,普通人都愿意跟卡特尔讲。

    几乎是这一夜之间,不知道怎么的,整个岛上的普通人都知道了那对情侣被追杀的原因:各大组织觊觎卡洛儿手中的世界树分支,也就是永恒之枪。

    这种传播方式很古怪,消息的来源似乎是非常官方的,因为没有撒丁岛的居民去怀疑真实性,似乎对方说出来了,就是真的,然后就口口相传的让整个岛上的居民都知道了……

    这一下子撒丁岛上的居民也有点同仇敌忾的意思了,整个信仰理论部、黑手他们所在的南方城市,一时间所有店铺纷纷打烊。

    撒丁岛上的普通居民也不吵也不闹,就是去马戏团看表演,去街上看表演,就是不正经做生意了。

    这下子搞的,一些组织忽然间惨到连饭都没得吃……

    大家都是一脸懵逼好吧!

    而其他城市,所有组织去问居民有没有看到一对情侣经过,那些撒丁岛的居民就差往他们脸上吐口水了……

    可是他们又不能随便杀平民,真要大开杀戒屠杀平民,这就不是一个岛的事了,搞不好李弦一会带着基金会的人来凝视他们……那就太吓人了啊!

    此时,吕树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推着一辆轮椅,卡洛儿坐在轮椅上笑靥如绽放的花朵,两个人就这么漫步在奥利斯塔诺的街头。

    当天晚上吕树背上卡洛儿离开,这就像是命运的轮转,当初卡洛儿在神集堡垒也是这样背着吕树离开的。

    此时奥利斯塔诺的信仰理论部成员几乎被屠戮殆尽,而卡洛儿身体每况愈下,吕树想带着卡洛儿在这里休息两天再前往北方城市。

    所有组织都以为他已经带着卡洛儿离开这里了,却没想到他们还在这里闲逛。

    然而就算猜到了也很难找到,因为忽然一夜之间,所有撒丁岛的居民都在给他们两个人打掩护。

    所有人都很敬佩吕树的所作所为,当卡洛儿无数组织觊觎的时候,吕树单枪匹马站出来带她杀出重围,好多大妈心想要是这对儿情侣分手了,要不要把自己女儿给吕树介绍一下?

    “吕树,那里有卖冰淇淋的,”卡洛儿抬手指着路边的一个店铺,脸上表情幸福而又温暖,似乎根本就没去担心自己的伤势。

    吕树推着她往那边走去,他问道:“想吃什么口味的?”

    卡洛儿说了两个单词,结果吕树其中一个竟然没听懂,学霸归学霸,但词汇量不一定涵盖所有,还是会有生僻字的。

    结果卡洛儿又说了一遍:“香草和榴莲。”

    说完之后吕树愣住了,因为这次卡洛儿说的是中文,虽然音调有点怪怪的,但这绝对是中文没错啊。

    卡洛儿似乎有点羞赧的说道:“很早就开始学中文了,专门请了中文老师呢,但是一直没找到学习中国菜的地方,那个老师做菜好难吃……”

    吕树忽然这时候才意识到,也许卡洛儿一直在为自己去中国做着准备。

    至于对方为什么要去中国,吕树觉得这个问题自己问出来可能就太蠢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仍旧不是情侣,谁也没戳破那层窗户纸,就像是心照不宣的游戏,也像是每个人心中都还有自己的顾虑。

    “所以,吕树你以后可以用中文跟我聊天,算是当我的中文老师啊,之前在象岛遗迹你都答应我了,可是没做到,我可是很有语言天赋的,”卡洛儿笑着说道。

    吕树点点头笑着转头对老板说道:“一个冰淇淋,谢谢。”

    一个女孩愿意为你学一种语言,还愿意为你去学中国菜,吕树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卡洛儿有点沉默,但心里是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