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07、我不愿意(第三更)
    圣保罗大教堂外几乎血流成河,然而外界的血腥,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教堂里面。

    “这位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这位女士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吕树沉默良久,这大概是电影里的场景,他看过一场电影,电影里也是这样的场景,然而如今他却是主角。

    “我愿意。”

    卡洛儿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搂紧了吕树的脖颈,像是要感受这世界上最后一点温暖。

    “这位女士,你是否愿意嫁这位男士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世界寂静。

    “对不起,吕树,”卡洛儿眼里的泪水汹涌而出:“我不愿意。”

    一颗颗眼泪从眼角坠落,犹如要坠入深渊。

    卡洛儿哭着笑道:“那句话我说了,但是你好像没听到,我就再说给你听一遍。”

    “吕树,这辈子就跟我在一起吧,不行的话我再等等,还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吕树的心口像是被人用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一样,巨大的疼痛让血液都不再流淌。

    “其实我听到了。”

    “其实我知道你听到了,”卡洛儿微笑着说道:“我知道我付出的感情要比你多一点点,可是没关系的,我的心愿就是,要是哪一天吕树也可以喜欢我就好了,现在我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吕树沉默,卡洛儿轻轻拍了拍吕树的胸口:“这个地方,终于有我的位置了呢。可是我自私的希望你陪我最后一程,却不希望你今后需要背负着我死亡的阴影生活,所以吕树对不起,我不愿意,我不能愿意。其实我有个秘密,永恒之枪碎裂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可能当永恒之枪碎裂的那一刻就不会再那么爱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不想接受这个结果,所以请原谅我拒绝你,这才是对我来说最美好的结局,这个世界有你真的很好呢。”

    卡洛儿轻轻抚摸着吕树的脸颊:“永别了,我的爱人。”

    咔的一声,似乎卡洛儿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碎裂了。

    吕树感受着对方的生命汹涌的流逝着,能量波动越来越弱直至感受不到,卡洛儿的眼睛终于闭上,睫毛也不再可爱的颤动。

    那只无情无形的手似乎又残忍的将吕树心脏狠狠提起,几乎让吕树疼痛到窒息。

    神父叹息着拍了拍吕树的肩膀走了出去,留下寂静的世界。

    忽然间,吕树手心里的白树印记璀璨而又耀眼,卡洛儿身体里破碎的永恒之枪化成白色的星辰与光芒汇聚到吕树的手掌心里,吕树恍惚间仿佛降临到了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里又似乎有一个宏大的意志亘古长存。

    “新的时代,终于到来,”有人在世界中说话。

    那声音似乎直接传递到吕树的脑中,吕树沉默的抬头看着面前的参天大树,那树就像是卡洛儿所说的那样:遮天蔽日,万众生灵可以在树上生活,数万条根须直入地下,不知通往何处。

    “你是谁?”吕树问道。

    “如你所见,世界树,你持钥匙而来,而我一直在等候。”

    “哦,”吕树说完便沉默了,似乎并没有什么震动,心如死灰。

    那声音忽然用调侃的语气说道:“那女孩喜欢你,是因为枝干对整体的依赖,如果看透这一点,就不会再难过了。”

    吕树平静的看向世界树:“放你妈的屁!”

    那意志似乎并不触怒,只是自顾自继续饶有兴致的说道:“并不是救不了她,但救她的代价是将世界树赠予她。你有没有想过她的血脉已经足够纯净,就像是我曾见过她的先祖那般,说是人间神明也不为过,神,怎么可能会对凡人产生感情?”

    “我属于你,而她的感情基于永恒之枪与我的关系,那么,这种情况你是否还愿意救她?”那意志重复问道,忽然间,吕树似乎与这世界树血脉相连。

    这种感觉非常玄妙,吕树此时此刻确认这宏大意志背后的世界树确实如同对方所说,竟是属于他的。

    而对方所说,也是真的,不用怀疑。

    吕树忽然坐在树根上沉默了。

    原来,命运兜兜转转的来到他身边,只是为了跟他开一个玩笑而已。

    原来,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本来就应该是自己啊。

    然后他突然惆怅自嘲起来:“我说呢,我这种只会烂了吧唧冷笑话的选手,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女孩喜欢呢,原来……我还是没人喜欢啊。”

    吕树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么,那时候有个女孩喜欢我,结果闹了半天是想让我替她写作业来着,搞笑不搞笑,你特么自己写作业能死吗,感情和谎言就这么不值钱?”

    “所以,你还愿意救她吗?”那意志追问。

    吕树忽然笑了起来:“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命运这个词啊,闹了半天结果还是一场空欢喜,好春光,还不如大梦一场。可是……那又怎么样,我还是愿意救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感谢一下命运,起码还眷顾过我。算了算了不扯犊子了,其实我就是不想看她死去而已,说那么多矫情话干嘛,搞得好像我多矫情一样。”

    吕树的语气终于严肃起来:“我愿意救她。”

    就像是吕树当年收到那五十元假币一样,明明心里在想这世界如何对他,他就该如何对待这个世界,结果还是自己默默的撕掉了假币。

    这一次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但他宁愿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存在过。

    那意志似乎在剥离与吕树的联系,遥远的声音传来:“这次降临的时代,远要比之前的都有意思,我拭目以待。”

    吕树骤然间神识回到了教堂之内,他手心里的白树印记竟是从掌纹之中缓缓升起,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那枚白树印记像是活着的一样,竟缓缓落入卡洛儿的心口。

    咚咚。

    就在此时,吕树重新听到了卡洛儿的心跳。

    巨大的生机蔓延开来,卡洛儿似乎得到了一次新生,这一次,她得到是完整的世界树,并归属于她。

    吕树小心翼翼的将卡洛儿平躺放在柔软的红毯之上,他默默的将一枚易拉罐的拉环带在手上转身大步朝教堂之外走去,那里还有属于他的战斗,背影孤独而又决绝。

    “永别了,我的爱人。”

    ……

    卡洛儿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梦中的她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在漆黑的世界奔跑,她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就要这么失去了,却让她心疼到无以复加。

    她不停的奔跑着像是跑了几天几夜一般,终于在漆黑的世界里看到了一面灰色的壁垒,似乎正是这灰色的壁垒在阻挡着什么。

    卡洛儿站在壁垒之前不停捶打,不停哭喊,直到自己拳头砸出血来,直到骨骼都好像要被震裂。

    可是她不想停下来,好像一停下来就会失去生命最重要的东西,为此,她愿意付出生命。

    咔的一声,那灰色的壁垒上似乎被她砸出了一道浅浅的裂痕来,那巨大的碎裂声响在这黑色世界里振聋发聩。

    只是,裂纹还很渺小,当真正的力量没有到来前,这灰色的壁垒便如天堑般始终难以跨越。

    躺在红毯上的卡洛儿犹如盛大典礼上的公主般美丽的不可方物。

    当裂纹出现的一瞬间,她的眼角骤然划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像是黎明前黑暗中的第一道曙光。

    公主仿佛梦呓般呢喃着:“吕树,不要走。”

    那声音轻如飞烟,像是铭刻在那里,又像是从来都没有被人说出来过。

    ……

    我没睡,没有提前更新只是因为这个故事就像是我的心血一样,希望它能够更加完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