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08、聊不下去了(第四更)
    这一场大梦就连卡洛儿自己都不知道做了多久,她就在这灰色的壁垒前面哭泣着,心爱的东西即将破碎。

    然而就在此时她的神识忽然恍惚间降临到一颗巍峨大树面前,一个声音轻声笑道:“我随时空颠沛流离,辗转如此久的时间,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将我拱手相让。”

    卡洛儿愣住了,自己不是死了吗,这颗树是什么,而自己又在哪里?

    “你还记得永恒之枪吗?”那宏大的声音笑道。

    卡洛儿愣了一下:“记得。”

    “你还记得北欧神族吗?”

    “记得。”

    “你还一个叫做吕树的人吗?”

    卡洛儿足足愣了半晌,这个名字好熟悉,却像是被什么强行尘封在了泥土里一样,伴随着永恒之枪也一同死去。

    然而这名字明明很重要,重要到她听到就会感觉到熟悉,那一切往事仿佛发生过,又仿佛已经失去。

    “吕树……是谁?”

    “记住这个名字,他即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什么时代?”

    “心向往之。”可世界树并没有说那到底是个怎样的时代,讳莫如深。

    “可我为什么要记住他?”卡洛儿轻声问道。

    “因为他放弃这世界上最宝贵的我,用来救了你的性命,”世界树笑道。

    “为什么感觉你有点傲娇?”卡洛儿疑惑道。

    “感觉有点聊不下去了。”

    下一刻,卡洛儿的世界重新回归黑暗中,世界树的印记已经落在了卡洛儿的手心里,永恒之枪不再是与她共生的一部分,而是真真正正被掌握被重新凝聚出来的武器。

    而世界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黑暗中有人轻声念叨着吕树的名字,似要努力去记住。

    ……

    吕树大步朝教堂之外走去,当他轰然推开教堂大门的时刻,外面的阳光与血色都映入眼帘,所有人的战斗都停顿了片刻,看着那个教堂门口的少年神情平静却又多了几分坚决。

    雀阴三十六根灰线犹如暴风般席卷而出,被曹青辞死死纠缠的撒旦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死去,每个人都是被精准的穿透了心脏。

    那三十六根灰线就像是催命的绳索,摧枯拉朽。

    教堂内是安静的,卡洛儿静静的躺在红毯上发丝铺成花朵。

    教堂外是喧嚣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而吕树平静的行走其中,就像是走在花园里一样,雀阴所到之处生命陨落。

    吕树有些惊异与曹青辞竟然能跟撒旦缠斗,而曹青辞和陈祖安他们也震惊于吕树如今的手段片刻间便能收人命如草芥,这是何等的霸道!

    世界寂静,一人独行。

    这是整个世界继聂廷的霸道后,又见到一个天罗地网里可以平静中便摄人心魄的人物,而对方还只是个少年。

    就在前一刻卡特尔的人也驱车赶到,他们一个个连妆都没卸便加入战斗,普通人在旁边摇旗呐喊,后来战斗太激烈了就躲到街道旁边的楼上透过窗户呐喊。

    这里的普通人似乎早就融入了修行世界里,不分彼此。

    撒旦手臂开阖之间,空气发出一阵阵的爆裂声响,吕树平静的看着战场,这是少见的空气操控者。

    曹青辞与围攻撒旦的人都必须不停变换方位,因为撒旦周围的空气已经被对方排斥的极度稀薄,他们需要远离撒旦呼吸才能继续战斗。

    骤然间,街道旁的屋顶有一人如野马般跃下,手中带着燃烧的火焰一拳砸向撒旦,那人狂猛无匹,挥拳间也像是在进行一场表演,而街道上卡特尔的人忽然拉出音箱放起了摇滚歌曲,犹如自带BGM……

    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都看待了,说实话哪怕执行过那么多任务,也没见过这样……独特的觉醒者。

    而吕树关注的更多,对方就是卡特尔的首领,赫然是火系与力量系的双系觉醒者,而且距离A级同样只有一步之遥。

    撒旦虽强,但阿图罗却也同样深不可测,他之所以敢在撒丁岛上大肆围剿吕树,完全是因为打定了主意认为卡特尔会保持中立,现在信仰理论部大部分人被傀儡师给牵制在了南方城市,他却要面对夹击!

    撒旦觉得情况不对就准备撤退了,吕树冷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得不说撒旦难怪会被称为欧洲A级以下第一人,他竟然强行轰开了曹青辞和阿图罗,双方在街道上追逐而战,爆裂轰鸣!

    吕树从地面一跃而起,犹如苍穹之上的雄鹰!

    所有人都没法不注意他,似乎只要他在战场里,他就应该是战场的中心!

    吕树气海世界内雪山轰然崩塌,碎石落下雪山便化成无形的气,剑胎再增!

    那雪山中蹦出第二个小小剑灵嘻嘻哈哈的便往伏矢中钻去。

    只是吕树莫名惊异,尸狗中的剑灵竟忽然跳了出来跟伏矢的剑灵打了个招呼……

    吕树的眼眸迎着阳光有些惆怅,既然都不靠谱那就谁也别说谁了,果然这个世界上自己才是最奇葩的那个人啊,难怪别人不喜欢。

    伏矢与尸狗嗡鸣而出飞向撒旦撤退的方向,当两柄飞剑来到撒旦身前的那一刻撒旦翻身躲避,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伏矢与尸狗中蹦出两个白色的小小剑灵,一枚剑灵跳上去扇耳光也被躲开了,曹青辞从袖中抽出的一刀横斩也被他躲开,卡特尔的觉醒者释放的异能也被他的护体甲衣给挡在身外,可伏矢的那枚小小剑灵竟是嘻嘻哈哈的还未出手!

    时间犹如定格似的,小小的剑灵从伏矢中一跃而出,像是在无声中发出清脆的笑声,那笑声是传递进心里的,可对方的却在这万众瞩目中挥起小小的拳头,一拳砸向了撒旦的裆部!

    陈祖安和成秋巧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想闭上眼睛,太特么残忍了!

    他们两个简直难以理解,明明是一场很严肃的战斗,为什么在吕树出场的那一刻,画风说变就变了!

    如果说阿图罗出场自带BGM已经很奇葩了,那么吕树出场自带无法直视的画风又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