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34、毁气氛大魔王(第一更)
    进入昆仑虚的第一天,吕树他们遇见了一头野牦牛,这是吕树他们第一次遇到主动攻击人类的动物。

    牦牛通常是群居动物,并不会主动攻击其他生灵,然而野牦牛不同,在这样的野外,徒步穿越者最怕遇见的就是它们,性格非常凶残。

    吕树远远站定并没有出手的意思,这头牦牛已经突破了F级,这就已经高于城市里那些变异生灵的等级,但王喆是D级,吕树也想看看这个卷走自己灵石的选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水平。

    不过让吕树失望了,这王喆竟然连像样的武器都没,一把德国的工兵铲就是利器了,之前张燕丰等人说的猎枪根本就是吹牛逼,吕树也一样没见到……

    真是让人有点失望啊……

    王喆杀这头野牦牛也算是轻松,当队伍继续前进的时候吕树说要上厕所就拐回来把野牦牛的尸体给塞进山河印里去了。

    毕竟他还是物种研究专业的学生,虽然是本着恶心聂廷来的,可空着手回去真不是吕树的习惯。

    而且整个专业大家都绑到一起了,他也不能真看着大家都得不到功法吧。

    继续行进过程中,吕树发现队伍里唯一的那一名女性得到了更多的照顾,一般情况下大家中午随便塞点干粮就完事了,不过这位女孩过的比较细致,想要喝大米粥的话队伍就会稍稍停下来等她一下。

    一群大老爷们在荒野里,还没到生死危机的关头,大家也愿意表示一下绅士风度。

    在这种地方,能喝到一碗大米粥真是太幸福了,她老公还专门背着一小袋米。

    张燕丰他们都有点羡慕,除了吕树……

    刚刚进昆仑虚的第一个中午,那个叫做王艳的女孩正拿小锅煮着大米粥呢,吕树从包里掏出俩脆梨,又大又水灵,吕树一口咬下去,梨汁差点顺着下巴流下来。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166……”

    “来自王艳……”

    这炎热的天气一群人看着吕树吃梨,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们简直难以相信这货徒步穿越这种地方,怎么还带着这么多水果!

    要知道刚刚吕树还送出去俩苹果呢,大家都怀疑吕树是不是在外面养尊处优惯了所以没有常识。

    王艳在旁边一边煮着粥一边抿着嘴,通常她在队里是待遇最好的那个,老公宠她的程度让周围人都很羡慕。但是大米粥再好喝,那特么也没有这种地方能吃上水果强啊。

    “你去问他卖不卖,”王艳用胳膊肘捅了捅她老公的腰。

    她老公朝吕树走了过来,还没说话呢就听吕树已经开口了:“5000一个。”

    “来自王艳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张燕丰都特么傻了,这特么哪是来徒步穿越的,这是来卖水果的啊!

    王喆皱着眉头:“这货不会是打算卖完水果就闪人呢吧?”

    “我也怀疑……”

    最终王艳夫妇也没买吕树的梨,谁会这么傻?只是这么一折腾,就更没人愿意跟吕树打交道了。

    有人小声嘀咕:“带这么多水果,补给肯定不够,呵呵,我特么还没听说过谁能背着一包水果完成徒步穿越的,之后有他好受的。”

    晚上,吕树又拿出来了俩梨……

    他是真的第一次发现,原来随便吃点水果,就能赚到负面情绪值……

    下午的时候他们在路上发现了许多野兽骸骨,不过都是正常的,只是遇到了狼群以及在水源附近发现了熊的脚印让人有点揪心。

    张燕丰等人毕竟是有经验的,吕树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带着渔网。

    一大张渔网在营地周围用专业的登山杖做支撑,将整个营地围绕起来,张燕丰松了口气笑道:“这样一扎,很多野兽就不会来攻击营地了,这算是我们研究出来的土方法,但绝对好用。渔网不用扎太高,到胯部这个高度就行,保证熊啊狼啊都自动退避。”

    “这个方法还真没见过,以前的领队也没用过这样的方法,”王艳笑着夸奖道。

    张燕丰这糙汉子忽然涌起了无限的自豪感:“你们放心,我张燕丰收钱归收钱,但我队里还真没出过人命,每次带出来多少人,就带回去多少人。”

    吕树看着张燕丰忽然愣了一下,也许小人物有市侩的一面,但也有自己的骄傲吧,这两天吕树才知道,以前队里张燕丰是领队,但灵气复苏之后野外的动物越来越难对付最终才找到了王喆。

    张燕丰这货虽然贪财,但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却没有糊弄人。

    当然,吕树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货到底怎么样还得边走边看,而且死亡之谷里走一趟之后大家也就分道扬镳了,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人是一种适应能力非常强的生物,善于动脑子,这也是人类立足于世界成为主宰的原因,只是吕树忽然在想,那如果生灵的灵智进一步提高,这样的土方法还能不能起作用?

    在这种地方,长时间能看到的只有土色荒原与野生动物,人类与产生孤独感。

    每天晚上升起篝火之后的团队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大家聚在一起聊聊自己的事情,讲讲笑话,或者轮流每个人唱首歌。

    这是为了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团队的存在,不至于抑郁。

    这里就像是沙土的大海,地面都是红色的低矮植物,而人在其间行走,俯仰天地壮阔却心生孤独。

    一群人轮流着唱歌或者讲故事、笑话,大老爷们当然讲的都是荤段子了,王艳在一旁一边做害羞状,一边听的津津有味。

    气氛很融洽,轮到吕树的时候,吕树想了半晌说道:“小明被父母长期蒙在鼓里,最终导致窒息死亡。”

    张燕丰:“……”

    王喆:“……”

    一下子,就这么冷场了……

    吕树犹自意犹未尽的继续说道:“小明刚把蜡烛吹灭,还没来得及许愿就被赶出了灵堂……”

    “咳咳,”张燕丰起身:“时间不早了,大家处理一下脚上的水泡就赶紧睡觉吧……”

    吕树看着散去的人有点惆怅,这咋还不让好好讲点故事了?

    王喆忽然觉得这种感觉……有点似曾相识,吕树给他的感觉太像某个他最担心的人了,但问题是王喆见过那位的面目啊,所以也没有继续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