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39、物种研究专业里的另类(第一更)
    这危险的荒原,哪怕是张燕丰这样的老领队来到这里都要小心翼翼的,更不用说王艳他们这样玩票的年轻人了。

    光是灵气复苏之前,狼、熊、毒物就够人类受得了,有时候狼的耐性极其惊人,张燕丰曾经就遇过这样的危险,四头狼在他们后面硬生生的缀了12天,把每个人都给吓的心惊胆战。问题就在于这些狼虽然也不主动进攻,可是一直吊着你,你是吃不好也睡不好,随时还可能丧命。

    那种情况下人类最大的依仗就是研究这些野兽的弱点,野生动物最大的弱点其实是受伤,它们不像人一样还有抗生素之类的药物,伤口感染可能狼就没命了,所以它们非常珍惜每次进攻的机会。

    然而现在灵气复苏之后野兽的自愈能力也极强了,它们开启了灵智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袭击人类的时候更加肆无忌惮,而且它们的身体素质得到提高,普通人类根本无法抵挡。

    可是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张燕丰没想到吕树的队友真的只用了三天就走完了他们9天所走的路,更严格的说是两天半。

    狼群面朝着吕小鱼匍匐在地上,王艳等人透过窗户看去简直难以相信这一幕是真实的,那个罩在雨披里的小女孩就像是狼王一般接受着狼群的膜拜。

    而那其他几个同行的人,实在是太淡定了。

    张燕丰仔细想了想,这些人给他最大的感觉就是淡定,就仿佛那些可以夺去他生命的灾难在这些人面前根本就不算事一样。不管是陈祖安、成秋巧还是曹青辞,从开始到现在似乎都没把狼群给放到眼里。

    吕小鱼看了一眼陈祖安:“赶紧收拾了。”

    “好嘞,”陈祖安和成秋巧赶紧过去将狼群一头头杀掉递给曹青辞,装进曹青辞的空间装备里面。

    吕小鱼能控制野兽这一幕,陈祖安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不过之前也都是单独的野牦牛或者是没有攻击性的野骆驼罢了。

    在盐湖遗迹的时候吕小鱼就给自己起过一个外号叫做驭兽师吕小鱼,事实上从那个时候开始吕小鱼就发现自己有约束野兽的能力。

    刚出盐湖遗迹的时候吕小鱼骑着皮皮猪,身边跟着一大堆野兽,那阵势看起来还挺唬人的。

    而这个能力,也在随着吕小鱼自身等级的增强而增强,就吕小鱼现在感觉,她完全可以控制十头左右的C级野兽,甚至更多。

    这不是天赋,而是真正的异能,而且什么时候觉醒的就连吕小鱼自己都不知道。

    吕树是知情的,不过他觉得有点意思的是吕小鱼自己的异能可以控制野兽,而星图功法又能重塑魂魄,这完全是数量碾压的路子啊。

    王艳等普通人就在移动板房里呆呆的看着陈祖安和成秋巧杀狼群,动作干净利落。陈祖安忽然抬头笑着朝移动板房看来,结果把王艳他们吓的赶紧离窗户远了一些。

    这就是那个少年的队友吗?这也太强了吧,就算是天罗地网里的人也不至于一个个强到这种地步吧?

    张燕丰犹豫了一下朝吕小鱼问道:“你是这个队伍的领队吗?”

    就张燕丰看来吕小鱼让狼群臣服的手段实在太过惊人了一些,而且队伍里一直都在征询吕小鱼的意见,虽然对方年龄小了一点,张燕丰怎么想都觉得对方不可能是领队,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难怪吕树一定要等这些队友,原来是要等他的领队和队友这些强援过来。

    吕小鱼瞥了他一眼:“我不是,吕树才是,他怎么还没回来?”

    张燕丰和王艳他们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这么强的队伍,吕树才是他们的领队?!那吕树得是个什么实力?!所以自己哪怕再高估了一次,对于那个少年来说还是在低估对吗。

    此时张燕丰看到吕小鱼和曹青辞他们同时看向地狱之门的方向,吕树正迎着风雪往这边跑来,而那些雪片根本不往吕树身上飘,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驱赶似的。

    吕树看到吕小鱼他们笑了笑:“我在那边抓了一些变异的生灵,咱们物种研究专业大概够撑上好一阵子了。”

    张燕丰等人听到这话都愣住了,物种研究?什么物种研究?之前修行学院开学后话题也是沸沸扬扬的,只是他没想明白,难道这些都是修行学院的学生?

    这特么……不是说物种研究是那些没天赋的学生才会报吗,怎么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忽然间,张燕丰发现气氛好像有些不对,以吕树为首的五个人,吕树、成秋巧、陈祖安、曹青辞、吕小鱼,竟然慢慢移动中将罗南包围了起来。

    吕树示意张燕丰躲远点,他拿出那张照片平静问道:“罗南老师,你说你是昆仑虚外围的勘测人员,某一天发现这个勘测基站失去了联系,一夜之间连同这里的C级高手都人间蒸发,结果我来到基站里却发现了这张照片,所以……这个勘测基站里的那个C级高手其实是你吧?”

    躲在移动板房里的人都愣住了,这天罗地网的人怎么内讧了?

    只是就刚才吕树所说的话已经够让他们感觉到恐怖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勘测基站里所有人都人间蒸发了?那特么的他们竟然在这里面呆了两天多,这不是坑人呢嘛!

    吕树和吕小鱼他们静静的等着回答,在罗南和吕树之间,他们当然无条件相信吕树了。

    罗南似乎诧异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个事情……照片里的并不是我,不然你们觉得我怎么可能在整个勘测基站都失踪,唯独我存活的情况下,不接受调查?”

    吕树愣了一下:“不是你还能是谁?这张合照可不会说假话吧。”

    “那是我的孪生弟弟罗北,”罗南解释道:“其实我一直想进入昆仑虚最重要的原因不是我想弄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想搞清楚,我弟弟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