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之上的聂廷并未停手,黑色大氅随着山风摇曳,猎猎作响。聂廷俊逸的面孔平静如水,冷冷的顶着死亡之谷。

    死亡之谷内部出现了一道横贯数百米的刀痕,两旁的山峰峰顶都被劈开了。

    而死亡之谷之下,出现了巨大的洞窟。

    那洞窟似乎并不是天然形成的,经过阳光照射,甚至能看到洞窟之下有人造的阶梯一直通往深渊。

    吕树扛着陈祖安往斜下方冲去,那里有山脊,只要跑到山脊上就没事了。

    吕树一路狂奔,陈祖安在他肩上啊啊啊啊的喊着:“树兄快跑!”

    两个人就像是冲浪一样,身后就是巨浪,只有不停的往前冲才能避免被埋在雪流之下,虽然以两个人的身体素质死是肯定死不了的,但能跑的话谁想被埋啊?!

    好不容易跑到山脊上,雪流在面前就像是湍流不息的河水,陈祖安和吕树满脸的冰霜,眉毛上睫毛上头发上衣服上都是,陈祖安呆呆的看着这雪瀑:“树兄,你是不是把罗北忘了……”

    雪崩来临那一刻,最绝望的不是吕树,也不是陈祖安。

    轰隆隆的积雪奔涌而下,罗北忽然发现,吕树这个缺德玩意竟然连逃跑的时候都没有要收起来雀阴灰线的打算……

    那七十二根雀阴灰线围绕着他疯狂旋转,动一下搞不好自己就要死,而雪流已经来到面前,罗北怔怔的看着那即将覆盖自己的汹涌雪流动都不敢动……

    “麻麦皮!”

    “来自罗北的负面情绪值,+999!”

    下一刻,雪流将他掩埋在白色的世界之下,一切恢复寂静。

    吕树朝天上吼道:“你丫早知道这个姓罗的有问题了对吧,你直接一刀砍了他不好吗,干嘛让他来祸害人?”

    聂廷瞥了吕树一眼:“我是刚好路过这里。”

    “你等着,你摊上大事了!”吕树怒了。

    只是聂廷却没有接茬,平静说道:“跟上。”

    说罢,聂廷便朝着那一刀劈出来的深渊洞窟里落去,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可能存在的危险。

    群山环绕的死亡之谷其实还算平坦,但此时整块地面都塌陷了进去,吕树和陈祖安爬上山顶看着眼前这一幕,陈祖安看着那巨大的刀痕倒吸一口冷气:“树兄,我觉得你还是别跟聂校长对着干比较好吧……”

    吕树没听,他收回雀阴灰线却没有去管罗北,那货应该还活着,但是之前就被两根雀阴灰线击碎了膝盖,就算侥幸能从雪下钻出来也跑不远。

    他们两个人跑了下去,站在洞窟边缘看着下面的聂廷,陈祖安小声说道:“咱下去吗?”

    “不下去,让他自己去看怎么回事吧,”吕树撇撇嘴。

    此时聂廷抬头看向洞窟顶上的两个人:“为什么还不下来?”

    吕树冷笑道:“可能因为我是旁听生吧……你等会儿,这就下去!”

    吕树眼瞅着聂廷这货竟然好像在黑氅下面握住了刀柄,他赶紧改变主意带着陈祖安就跳了下去。

    他们打量着这地下的环境,天顶的阳光透过洞窟如同光柱般照了下来,隐隐约约能看清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还有阶梯两旁的壁画。

    壁画上一条巨大的蟠龙栩栩如生,接受无数人的膜拜。

    下一副壁画,那蟠龙在天空之上吞云吐雨,地面上的人类在收割庄稼。

    一级级的台阶走下去,吕树拿出日镜照明,聂廷也在认真的看着这些壁画,忽然间,吕树感受到山河印内的混沌开始苏醒过来,竟在山河印中翻涌飞腾不停,似乎想要出来。

    吕树悄悄摸摸的看了一眼聂廷,自己收着一条龙的事情他可没跟人说过。不过吕树现在心里有火热起来,上次、上上次……不管是哪次,这条混沌小龙苏醒过来都是有便宜可占的啊。

    眼瞅着混沌都睡很久了,沉眠期间鳞片渐渐全部长了出来,龙爪也愈发锋利,身躯已经从几米长到了十多米,浑身上下的能量波动早就跟吕树也差不了多少。

    这要是能醒来,简直就是他的一大助力啊。

    神水没了之后吕树感觉非常不适应,就好像少了一个杀手锏一样,不过值得期待的是神水似乎变成了更加给力的真龙……

    甭管海公子说什么妖龙不妖龙的,只要能帮忙打架那就好龙啊。

    壁画慢慢变了,竟有一副壁画被人硬生生抹去了一篇。

    紧接着,一个白衣如雪的人出现,将真龙封印在了昆仑虚中,千里冰封。

    吕树忽然觉得这白衣如雪的人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谁。

    而且那被抹去的一篇壁画很古怪,就好像是关键之处忽然断了,为何被人膜拜的真龙忽然成了敌人,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台阶之下忽然传来脚步声,吕树的日镜照过去竟发现是王喆,那王喆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一般朝吕树他们冲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天罗地网制服的年轻人。

    聂廷走在前面并没有下杀手,只是一一打晕而已。

    “他们这是怎么了?”吕树好奇道。

    “被控制住了而已,”聂廷说着继续往前走去。

    三个人最终来到一扇大门之下,那门不知什么材质铸成,似铁非铁,却又有星辰一般的光芒蕴含其中,整扇门不是对开的,而是浑然一体的,正中有个孔洞。吕树看到这玩意就觉得可能是好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弄走一点?

    聂廷忽然平静说道:“承影拿出来。”

    “奥,”吕树应了一声就拿着承影去门上挖铁了,别说,还真被他挖下来了一小块。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别挖了,”聂廷面无表情的说道:“把承影插进那个孔洞里。”

    吕树当时就惊了:“还特么说是路过?承影身上有这么大的秘密你都不告诉我?!”

    等等,这下面封着一条龙,海公子的本体也是一条白色蟠龙,曾经石学晋说海公子为了救人而死,不得已才借承影养魂的,难道海公子跟这被封印的龙有啥关系?不然为什么承影竟成了这大门的钥匙?

    当吕树将承影插入那门上的洞窍中,便看见海公子从承影中飘然而出,一身白衣如雪。

    吕树震惊了,这不就是壁画里封印真龙的那位吗?!合着海公子以前这么厉害,连龙都能给封在地下?不对,海公子也是龙啊……

    话说当初吕树问海公子,难道他们不杀妖龙的吗,结果海公子回答说那是人家自己家的事情……

    那为什么会封这条龙?

    此时,聂廷平静道:“海前辈请开门,今日我要屠龙。”

    海公子看向吕树:“如今你是承影剑主,你来决定。”

    吕树:“???”

    关他屁事!

    ……

    洛城一场大雨,我发烧了……今天只有两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