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57、当年秘辛(第一更)
    京都,刘海胡同。

    时值夏日,核桃树的树冠亭亭如盖,石学晋正坐在核桃树下的躺椅上手中握着一本书。

    他看得极慢,如果不是几十分钟后翻了一页,恐怕旁人都会以为他是在发呆,而不是在看书。

    “那条路,真的能走通么,”旁边的聂廷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答案,做下去才能知道,”石学晋平静的笑道。

    “万一注定没有答案呢,”聂廷看了他一眼。

    “这世界上哪有必须有答案的事情,”石学晋笑道。

    这条路是孤独的,他将这个世界当作一道巨大的习题,然后自己在慢慢真理里面寻找参数,最终想要求出这道习题的其中一个可能性答案。

    有可能是错的,也有可能是对的,但这都不重要。

    “如果先贤们不去走出不同的路,那么现在又何来修行一说?”石学晋不以为意。

    “下周我要再去一趟长白山,这边你看紧一点,”聂廷说道:“傀儡师行事很古怪,我们从基金会得到的信息可能并不完整,或者说……就连基金会也没有完整的资料。”

    说到这里就连石学晋都有些疑惑:“我原本以为他们去阿三那边是想要暗中控制那里的修行者,结果他们好像并没有这么做,似乎……他们看不上这种级别的修行者。”

    “傀儡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聂廷像是问石学晋,又像是在问自己。

    按照基金会的记录,这些强大的傀儡师为了放逐之地的王而生,誓死忠诚。对方从放逐之地而来,并且声称要迎接王的回归,从字面上的意思聂廷理解为:这些傀儡师是王的先锋,他们的王将从放逐之地回归地球。

    毕竟王既然是放逐之地的王,那应该是在放逐之地嘛,可这些傀儡师是如何突破壁垒的?而且对方来到地球之后好像也没有急着破除壁垒啊,反而一直想是在收拢旧部。

    聂廷的面前石桌上放着厚厚的卷宗,那都是基金会主动给天罗地网的,其他各大组织也有,其中内容全都是基金会收集的关于放逐之地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并不准确,有些是基金会确定的东西,而另一些则是根据已知的资料去搜集的蛛丝马迹。

    这些蛛丝马迹里有些是上古传说,也有的是民间野史,但都不算特别靠谱,甚至李弦一自己在给资料的时候表示这些仅供参考。

    当年那些事情似乎都被大能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而原因聂廷也似乎有所了解,那个王的存在似乎真如传说中的妖魔一般可以吞噬别人的恐惧而强大,于是就连那妖魔的名字的飘散在时间里变为禁忌。

    那是一个已经被妖魔化的王,仿佛统领着整个放逐之地,乃至那放逐之地里传说中的四方天帝也要为他献上恐惧,而现在所有知情的人类都把对方当作了假想敌。

    可是傀儡师为什么不去破除壁垒呢,对方在17年前的风雨夜里悄然而至却被基金会围杀,最终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17年基金会一直在寻找对方的踪迹,对方却仿佛彻底人间蒸发了一般,如今才重新出现,等级却莫名其妙的统统再上一个台阶。

    17年来基金会一直凝神戒备,结果对方像是根本没打算干嘛一样,就这么消失了,搞得基金会曾经几乎以为自己搞错了……

    “到底为什么?”聂廷平静的想到。

    他一字一句的看着关于17年前那个风雨夜里的记录,那一夜他们遭遇4名傀儡师,杀死了两名,余下两名,而李弦一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崩坏了自己的根基。

    聂廷忽然看到一段话皱起眉头,这段话里说,那时候傀儡师们仿佛很虚弱像是大病一场一般,而战斗中,有一名傀儡师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

    最终傀儡师分头逃跑,那名背着箱子傀儡师在洛城被追上杀死,箱子却不知道去了哪里,这就是两名被杀死的傀儡师之一。

    聂廷也很想知道那个箱子里到底是什么,而那些傀儡师的虚弱为何,他在心里判断,也许那些傀儡师本身的实力就是A级,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实力下降了!

    一直以来,基金会都认定拿箱子里恐怕是用来破除壁垒的神物,所以一直想找到这件东西,以至于李弦一在洛城一住就是17年。

    也正是因为傀儡师失去了破除壁垒的神物所以直到现在17年过去了,壁垒依旧存在。

    而云倚身份暴露之后天罗地网便开始寻找蛛丝马迹,聂廷竟然发现云倚这十多年来从去年开始,竟然去了洛城8次之多,似乎也在寻找着什么!

    聂廷开始看当年每个参战人员的记录,那些都是根据他们口述记录下来的,这时候聂廷忽然看到一句非常不起眼的话“那一夜血战几乎产生了错觉,我似乎在雨夜里听到了婴孩的哭声”。

    聂廷忽然转头看向石学晋,石学晋一脸莫名其妙,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看我干嘛?”

    “我们一直都以为傀儡师是来破除壁垒的,他们的王还在放逐之地,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那个婴孩的哭声并不是参战人员的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的,而那个箱子里装的不是什么用来破除壁垒的神物,而是一个真正的婴儿!”聂廷被自己想象出来的答案搞得愣住了:“那个婴儿,会不会就是他们的王,或者是王的血脉存续?”

    石学晋也愣住了:“可其他人都说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啊。”

    “也许是那个婴儿一直在沉睡,偶尔哭了一声只被一个人听到,”聂廷说道。

    “可如果真的是一个婴儿,那他现在在哪里呢?和人类长的一样吗?”石学晋笑道:“按照你说的,这位大魔王现在不应该已经开始要毁灭地球了吗。”

    聂廷摇摇头,他看向头顶核桃树树冠,热烈的阳光正从树叶的缝隙中洒下来:“只能暂且存疑……等等,吕树今年多大?他是什么时候被送去福利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