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777、大争之世(第一更)
    吕树挨个拿着二维码让大家加好友,也正是这一次让吕树知道,原来好友是有上限的,只能加5000人……

    以前吕树在朋友圈里看到微商,几乎以为好友位是无限的,不然怎么依靠做微商这个职业喜提和谐号?

    结果现实有点残酷,吕树看着好友已经达到上限有点蛋疼,这以人为本的路子才万里长征刚刚起步,就夭折了。

    他慢慢走回到人群最前面,所有学生的目光都在跟着他的身影转动,吕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多人来听自己讲课,一时间也是心潮澎湃。

    虽然近年来教师这个职业一直被人诟病,可吕树一直觉得传到授业解惑仍旧是神圣的,如果没有人传到授业解惑了,那人类的文化将如何存续?

    所有人都在等着吕树开口讲课,大家都想听听吕树的那些实战经验,说不定未来某一天就能真的派上用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吕树竟然开始低头扣手机……

    所有学生窃窃私语起来:“这是干嘛呢?不会要点个名吧?”

    “应该不是吧,点个名点完都下课了啊……”

    然后就忽然有人惊呼:“吕王发了一条朋友圈!”

    旁边的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操作,这么多人等着听课呢您发了一条朋友圈?

    大家赶紧打开手机,那些没加上好友的都凑到有好友位的身边去看,一时间没加上好友的人还有点遗憾,以后要是能看到吕王的朋友圈多好啊,第一时间了解大事件好吗,不然还得像现在一样去了解二手的资讯。

    他们点开朋友圈愣了一下,还是一条展开全文式的:

    你们想不想跟我一起沐浴

    .

    .

    .

    .

    .

    .

    在知识的海洋里?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131!”

    “来自陈祖安……”

    “来自……”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特么……神经病啊!

    大哥,一万来个人等着听你上课呢,你这样调戏大家是认真的吗?

    原本那些羡慕别人加上好友的人,一看这情况就坐回自己位置上去了,旁边的同学平静的看着他:“这个好友位置让给你吧?”

    “不用不用,”这货连连摆手:“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这时候陈祖安忽然在这条朋友圈下面评论:想看沐浴。

    成秋巧倒吸一口冷气:“祖安哥,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吕树抬头看向陈祖安,他忽然对所有人说道:“现在开始正式上课,现在,有请陈祖安同学过来跟我一起演示一下攻防方式。”

    陈祖安当时头皮就麻了,他非常不想上去,但问题是吕树就这么笑吟吟的看着他,他也不敢不上去啊。

    小胖子硬着头皮往吕树身边走去,吕树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后脑门上然后对所有人说:“敌人一般是不会这样攻击的,战场上千万不要仁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千万不要想当圣人,圣人上过战场么?如果上过,他早就被杀掉了。”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一本正经的打击报复是什么情况啊,陈祖安脸都黑了。

    台下一片寂静,大家都不说话,吕树的话是有道理的,可问题是……你明明就是要打击报复人家啊!

    噗的一声成秋巧笑出了声,吕树目光转移过去:“成秋巧你也上来。”

    成秋巧慢慢挪到了吕树身边,陈祖安当时就乐了,小样,让你幸灾乐祸!

    这种时候当然是有人跟自己一起倒霉最好啊,陈祖安也曾反思过自己为什么总爱作死,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不过现在好了,成秋巧上来起码能分担他一半的压力。

    吕树忽然对成秋巧说道:“来,秋巧你打陈祖安一拳。”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打我干什么?”陈祖安扯着脖子脸都气红了:“不该是打他吗!”

    地下的同学们看着吕树他们相互之间开玩笑,其实大家都懂,这是关系好到一定程度才会有的玩笑。

    物种研究专业人少归人少,但感情都很好啊。

    一场闹剧过去吕树开始正式上课,他面对一万多同学忽然平静了下来:“也许你们现在很多人正在渴望着战斗,然而大部分都是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战场中的残酷指数永远都要比我们想象中的更高,所以你们要先想明白自己终将回去面对什么。”

    “刚才跟各位并不是在真的开玩笑,在战场上永远不要仁慈,否则愚蠢将会成为你们的墓志铭。”

    吕树第一节课并没有讲述真正的实战技巧是什么,而且他所能交给大家的绝对不是一招一式,剑阁的东西不能教,星图的东西也教不成。

    他所能教给大家的,是在血与刀中真正需要具备的态度。

    第一课,吕树讲的是自己在北邙遗迹里的事情,讲他遇到的那些温室花朵,也讲他遇到骷髅骑兵后自己心态的变化,甚至讲了他与间谍常恒越的战斗,当然,他是讲自己通过常恒越的信号弹才发现了对方的间谍身份。

    同样,他还讲了间谍在坑洞下不惜献祭自己生命的手段。

    吕树在用那一个个消失的生命来告诉所有人,渴望战争,就要做好付出生命的准备。

    他没有说教,而是真的在用自己的经历润色之后教授大家经验,甚至连自己曾经的心态变化都讲了一些,也正是这种讲故事的方式,让所有学生都听入迷了。

    一边旁听的那位老师胡小年笑了笑:“虽然讲的没什么章法,但立意是好的,而且故事讲的也很不错,比我讲的好。”

    说罢他便转身回教研室去了,离开时他听到身后吕树平静的语气说道:“战场中,最重要的武器不是你的智慧也不是你的手中的制式长剑,而是豁出去的决心。”

    胡小年驻足笑了起来,以前总认为即便灵气复苏了他们的知识也是高贵的,所以聂廷请了他三次才把他请出山,那是文人的傲气。

    然而现在,胡小年在吕树身上似乎看到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朝气蓬勃却一往无前的时代,他需要回去重新写教案了。

    用新的态度,去一起迎接这个即将到来的大争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