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吕树的画像挂上走廊之前,有太多的人猜测过那个朦胧的黑影是谁,第九天罗不止一次被人提起,因为他曾杀过伪A级高岛平津。

    也正是这位第九天罗的出现,导致神集从一流组织跌落神坛休养生息。

    想要让一个大组织陨落并不容易,首先要杀掉它最高端的战力失去领袖,然后毁掉它中层的基石,吕树全都做到了,如今的神集实力严重断层,不修养个几年根本不可能重新回到世界舞台上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神集虽然被第九天罗杀成这个样子,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归咎到神集自己身上的,比如高岛平津自己杀的人要比吕树多的多。

    可即便这样,双方也是死仇。

    然而神集如今被那位叫做樱井弥生子的女孩重建之后,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对方得到了神集所有党派的支持,却丝毫不提对那位第九天罗的仇恨。

    就连神集内部曾经要去黑暗王国悬赏这位第九天罗的声音,也被樱井弥生子压下来了。保守党派里曾有人追问过樱井弥生子,第九天罗到底是谁。

    因为很多事情都能表明,其实樱井弥生子是知情的,她去过堡垒甚至曾与北欧神主短暂相处,所以大家觉得樱井弥生子有很大概率知道这位第九天罗的真实身份。

    可是樱井弥生子从始至终都讳莫如深,从来不回答关于第九天罗的任何事情。

    只不过那一战之后,有些樱井弥生子这一系的心腹都知道,樱井弥生子钱包里永远装着十几万块钱日元,却从来不花。

    要知道现在的樱井弥生子走哪都不用花钱了,钱包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后来樱井弥生子甚至连银行卡都不带,钱包里却依然放着那些钱。

    没人知道,那是吕树给樱井弥生子的工资提成,樱井弥生子觉得那十几万日元是自己这辈子赚得最干净的钱。

    樱井弥生子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还是更适合做一个刺客杀手,而不是一个组织的领袖,这种生活也许并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如果有一天要离开神集的话,她不会带走一切,只带着这少到可怜的“工资”。

    那是独特的意义。

    神集偃旗息鼓的事情其实大家也能理解,毕竟高端战力损失殆尽,这时候再招惹天罗地网并不理智……可神集什么时候理智过?

    不管怎么说,天罗地网的第九天罗在整个修行世界都像是一个迷一样,宛如在神集昙花一现后便人间蒸发了,就连天罗地网内部的人都不知道这位第九天罗到底是谁。

    然而就在今天,这个迷解开了。

    以前大家知道吕王大人很厉害,毕竟就吕王大人那扎心劲儿,不厉害早被人打死了……

    而且那一个个凶悍的战绩在那摆着,不服都不行,没看整个修行学院的其他六支队伍都希望抽签不要抽到洛神修行学院吗。

    此时吕树已经悄然离开了洛神修行学院,然而关于他的讨论却久久不能平息。

    对方平静的来上课,也并没有承认自己就是那位第九天罗,可那平静中叙述出来的事实却已经证明了一切。

    陈祖安、成秋巧他们之前也不知道吕树去过神集这件事情,但是熟悉吕树的人都有过猜测,尤其是刘里。

    当初一堆人去吕树门前送花、点蜡烛,那么吕树假死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就值得深思了。

    只是当时大家也都不太相信吕树就是第九天罗,毕竟吕树在神集杀的可是伪A级!

    吕树这次离开并没有带上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因为……这次太危险了。

    那幕后的执棋者虎视眈眈的盯着棋盘,仿佛心中早已有了算计。吕树之前带着大家一起去昆仑虚是因为那里的风险基本可控,大不了跑路就好了,然而这次不能跑,他跑了其他天罗地网成员怎么办?

    吕树没有什么指挥天赋,他不是军事天才也没接受过后天的训练,唯一一次团队行动大概就是青铜洪流的战绩了,所以吕树认为,自己能够对这些散修、各大组织、幕后执棋者造成最大伤害的方式不是如同士兵一样参战,而是狩猎。

    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甚至当他暴露自己行踪后自己身边的人都可能有危险。

    所以彻底隐藏起来才是吕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吕树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似乎吕树从一开始便知道,想要让那位幕后者无法操控他的行踪,首先要做到的事情就是人间蒸发。

    从前对方在暗处而他在明处,现在大家一起走进黑暗里,看看最后谁能杀掉谁!

    ……

    京都刘海胡同的四合院已经重新修建起来,原本充满沧桑感的四合院如今焕然一新,石学晋一脸惆怅的站在院子里:“我爹留下来的东西,就剩下那颗核桃树了啊。”

    石学晋表示非常不适应,现在虽然四合院的硬件设施都上了个档次,可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以前的老窝。

    如今整个院子里东西都换了新的,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石学晋拍着核桃树的树干惆怅了半天:“核桃树啊核桃树,就剩下你陪着我了啊,你可不能像某人一样没良心,老东西说毁就毁了……你说对吧,核桃树?”

    聂廷在旁边黑着脸:“让开。”

    原本读书人气质的石学晋忽然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聂廷,你今天真要是把核桃树给砍了我就一年不给你做饭吃!”

    旁边等待着的郝志超等人一脸尴尬,平时石天罗哪会这样啊,啥时候都像是一个学者一样温和厚道。

    说实话他们也有点好奇,聂天罗为啥要砍掉这颗核桃树,不是长的好好的吗?去年石天罗还送大家核桃吃来着。

    核桃刚结下来是带着一层青皮的,需要人工把那层青皮刷掉再晾干才能吃。

    每年核桃树结果实的时候都是石学晋最忙碌的时候,书也不读,天天净刷核桃皮了……

    郝志超看到石学晋这伤心样子也有点不忍心:“要不咱就别砍了吧……”

    聂廷冷声道:“拉开他,把树给砍了!”

    石学晋鬼哭狼嚎的被拉开:“聂廷,这事咱俩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