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吊丝,吕树通常是不会耍帅的,因为在这方面没有自信所以经常会顾虑,自己耍帅会不会看起来很low?

    然而现在装完就跑,却没想到对方那个队长根本就没听懂。

    伪装小队的优势在于他们的服装和皮肤颜色,语言却不是他们的强项,他们也想凑齐精通中文的啊,可是办不到。

    也有许多会说中文的,可是那中文真是一开口就能露馅,跟不会说没啥差别。

    所以与其找精通语言的,不如找实力更高的,只要他们能若无其事的靠近天罗地网小队,偷袭就能让他们稳占上风了,更何况他们的平均实力还非常高。

    队里唯一一个略懂中文的人低头沉思了半天之后说道:“他说我们穿这身衣服不好看。”

    队长:“???”

    “他是因为我们穿衣服不好看才追杀我们的吗?”有人愣了一下问道,这时候一句迷之翻译把画风都给带偏了:“那要不要我们把衣服脱了?”

    队长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当队员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基本就意味着,队员已经怂了。

    为了不被追杀就脱衣服?开什么玩笑!

    然而反过来想想,吕树所带来的阴影确实太大了。

    两名C级高手被捏在手里直到颈椎断裂,那一瞬间骨裂声、翻腾的水流、吕树平静却又坚决的面孔,暴力感仿佛能够从记忆中滚涌而出,扑面而来。

    “撤退,”队长平静说道:“回营地!”

    队员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似乎都松了口气,他们确实不想再去面对那个少年了。

    只是他们决定撤退的时候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负面情绪值来的那么慢?!

    话说不该是自己刚说完那句话之后当场就给自己吗,为啥隔了这么久……

    不对,吕树忽然意识到,特么的对方不会是没听懂中文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可问题是你们特么一个伪装成天罗地网的小队竟然不懂中文?!吕树非常生气!

    在潭水伏击一战里面吕树最终还是受了一点轻伤,然而硬顶着一点轻伤再次削弱对方的实力还是很划算的。

    其实吕树原本撤退是因为不想对方跑掉任何一个,然而后来还有另一层想法,就是看看对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力。

    海外各大修行者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你在他出手之前,可能连他是什么能力都不知道,原本你防着对方可能是个水系,结果对方是个火系那就很尴尬了。

    又或者说你防了半天的选手生怕他一出手就是大杀器,结果他的异能是个类似陈祖安那样的饭桶异能,那也很尴尬……

    在灵气复苏后天罗地网这边统一修行,以功法来释放人类潜能,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古老文化传承的地域一定会碾压其他地方,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

    凤凰社培养后继新鲜血液的能力当然要比天罗地网差,因为大家可以按部就班的修炼,可是当那些具备天赋异禀的人类潜能无法释放的时候,生命会为他们找到另一种出路,这是一种必然性。

    天罗地网在集群式作战里面当然更占优势,所以各大海外修行组织只发起小范围冲突来进行这场战争,这个时候天罗地网的成员就要小心,能够用飞剑以快破慢的当然无所谓,可如果只是普通的天罗地网D级一下战士可能会经常吃亏在不知道对手的战斗方式到底是什么。

    就吕树现在所知,如今这支伪装小队里面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那名B级土系觉醒者,对方不管是偷袭还是逃跑,都会让吕树有点头疼。

    只不过吕树忽然发现,这支伪装小队竟然开始向着老虎背方向撤退了,吕树紧紧的缀在后面,其实他最清楚逃跑的人是最容易设下埋伏的,所以吕树并不想被坑。

    然而出乎吕树的意料了,对方似乎真的想走。

    那怎么可以,吕树忙活了这么久不就是想让这些人都留下么?!

    不过吕树也没慌乱,他依旧不紧不慢的缀着,那些伪装者可以通过树林中的隐匿线索找到自己,然而吕树更方便一些,他可以依靠灵力感知。

    对方几个人都是高手,以至于对方身上的灵力在这黑暗森林里都宛如灯笼一般扎眼。

    当夜色降临,伪装小队依旧在全速前进,他们想用最快的速度渡过梯子河,不然要是让吕树赶在他们的前面抵达梯子河,在水中作战那就真的危险了。

    只要过了梯子河,直到老虎背的营地之前都不会再有大范围的水域,这样一来大家也就不用那么害怕吕树在水中埋伏他们了。

    然而就在此时,队长忽然说道:“我觉得还是不要走梯子河的路线吧,我宁愿绕一条路也不希望赌,赌对方现在是否已经在梯子河等我们了。其实你们都很清楚,对方的实力是高过我的,所以如果全速前进的话,那少年完全有实力比我们更快!”

    其他几个队员心想也是,他们之前想要尽快渡河,可那少年的实力大家也都看到了,谁比谁快还真的说不准。

    “我建议我们不要盲目撤退,如果把自己累的精疲力尽,到时候对方以逸待劳就真的要全军覆没了,所以我们在绕路之前先整顿休息一下,对方估计会想要在梯子河埋伏我们,因为那里才是他的主场,他战斗更加轻松,”队长说道。

    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果断找了片空地开始休整。

    没过多久队长说自己要去上厕所,队员们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这种时候单独行动很容易被埋伏,可大家又不是朋友,巴不得这B级土系觉醒者能跟那个少年打起来拖延时间,那样他们就可以直接逃跑了。

    一个B级强者,应该能拖延一点时间吧?

    然而就在此时,空气系的觉醒者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西边有人来了,空气也在颤动!

    等等,那少年竟是没有去找队长,而是想要先杀掉他们五个人!

    ……

    还有一更,估计更晚一些了,没有修仙习惯的同学千万不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