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818、飞来横祸(第三更)
    老虎背营地在天池以东,如果不是亲自来这里看一眼,吕树简直很难相信这是一场战争的前进基地。

    例如圣徒与主教还在更加外围的阿尔乔姆港,虽然在重要级上老虎背事实上也只能排第二而已,可问题是这里的乱象让吕树太震惊了。

    一个个松散的觉醒者们就像是雇佣兵一样散乱在营地里,地上到处都是酒瓶子,即便是各大组织的人也不管这种事情。

    大量的女性聚集在这里,甚至还有烟酒等等生意的专程赶过来,就因为这些觉醒者挥金如土。

    海外各大组织对于散修的约束力并不算太强,毕竟如果各大组织把他们当奴隶的话,这十几万散修哗变起来就麻烦了。

    这就像是一支杂牌联军,完全想要依靠人数取胜似的。

    或者说其实各大组织根本就不太在乎他们的死活,吕树行走其中甚至发现这些海外散修跟被洗脑了似的认为只要聂廷不出手,这场战争的胜利必然属于他们,因为他们似乎每个人都知道天罗地网在长白山的营地只有四万修士,而他们加上阿尔乔姆港的人足足有三十万。

    吕树意识到,当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个数字的时候,那就一定是有人在不停的散播消息。

    后来他发现,从老虎背营地出去的许多由各大组织带领的队伍甚至根本没有作战就回来了,这是他细心观察的结果。

    也就是说每天都有很多散修只是出去闲逛一圈就回来了,那些散修回来之后还会夸夸其谈的说一点危险都没有,或者是一起喝酒吹牛的时候说自己在面对天罗地网的时候有多么威风,天罗地网是多么不堪一击。

    似乎各大组织在给散修们营造出一种悠闲的假象,然后骗这些散修一部分一部分的进去送死,消耗天罗地网的力量。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起效果了,吕树估计自己说天罗地网打算杀的他们片甲不留,现在很多人都会当成一个笑话。

    那些死去的散修没法开口给其他人说自己的遭遇,于是就仿佛压根没死过几个人似的。

    吕树有点疑惑,难道那些死去的散修就没什么朋友在营地里惦记他们吗?

    然而他忽然发现,这些散修之间又互相不太熟又特别喜欢抱团取暖,彼此熟悉的基本都在一个队伍里,要么灭了就这一群认识的人全灭了,没人惦记他们。

    而且这营地里的人数实在太多了,每天的生活排泄都导致营地里臭烘烘的,只不过大家似乎也习惯了这一点……

    在这里,吕树才感受到原来城市的下水工程和排污工程到底有多么重要,不然每天上百万人在同一个城市里排泄,那得是什么味儿……

    而这些散修每天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喝酒,第二件事情就是找那些依靠别人存货的女觉醒者。

    不光是女觉醒者,还有一些是专门来这里做生意的。

    酒免费喝,由各大组织提供。

    而那些专门来这里做生意的女人恐怕也是各大组织找来的,每天晚上甚至还会有舞会之类的活动,简直跟人间天堂一般。

    吕树行走在老虎背营地里皱着眉头,这群人简直是蠢,他刚才试图给一个人说天罗地网有多么恐怖,结果对方都不信了,就仿佛之前天罗地网对内部间谍以及某些海外组织大开杀戒的事情都几乎要被遗忘。

    “这特么各大组织给这群弱智喝的是假酒吧……”吕树无语了,他甚至怀疑各大组织往酒里掺了更可怕的东西,比如那些成瘾的药物,当然,吕树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

    因为这些散修似乎许多都有了酒瘾,但并没有瘾君子那样的癫狂症状,是因为剂量很小吗?

    这咋办?吕树来这里是想找出那个幕后执棋者的,或者潜伏在这里,在最关键的时候给海外各大组织一个致命一击。

    结果他根本找到对方的线索,面前全是乱糟糟的散修。

    不过吕树也找到许多各大组织的人,他们与其他散修是不一样的,平日里滴酒不沾,但是特别喜欢凑到人堆里聊天,而且一开始聊天就总能抓住话权滔滔不绝。

    吕树紧紧的盯着他们决定先安心潜伏下来,擒贼先擒王,他觉得自己一定能找到某个重要的机会。

    夜深了,吕树在营地边缘最靠近山林腹地的位置搭起自己的帐篷,这个位置方便他如果被发现的话可以立刻逃入山林,这里便是距离天罗地网营地最近的位置了。

    不过被发现的几率实在不大,他现在带着兜帽走了一圈,根本就没人认出他来,似乎就连各大组织都对“第九天罗”的普及度还不太高。

    吕树这就有点不服气了,自己就不是天罗吗,凭啥不宣传自己?!

    然而他刚扎好帐篷,忽然听到山林里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吕树愣了一下,这巨响怎么回事,难道是野兽出逃?不对啊,长白山里的野兽不是快跑光了吗?

    而且……这轰隆隆的声音有点似曾相识,吕树感觉自己好像在哪听到过。

    就在下一刻,吕树看着树林边缘慢慢长大的嘴巴,那一个个青铜甲士从树林之中掩杀出来,面甲已经拉了下来,他们宛如从深渊地狱里杀出来的死神。

    青铜甲士成编制作战,组成了山海一般的冲击洪流,悍不畏死!

    吕树简直没法更熟悉这一幕啊,这青铜洪流不还是他亲手锻炼出来的吗,也正是他组成了青铜洪流才让聂廷他们知道,这青铜盔甲在集团作战时到底有多么可怕,而如今两万甲士齐至,那轰隆隆的脚步声仿佛甲士们在发出疯狂的呐喊。

    吕树心中一阵触动,如今的天罗地网……

    还没等他思绪结束呢,忽然最前方的一个青铜甲士剑指吕树:“擅入边境者死!”

    “谨防伪装,非青铜甲士者,杀无赦!”

    吕树:“???”

    “我特么!”吕树当时就蛋疼了,这尼玛自己是被误伤啊,然而现在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乱阵之中自己高喊自己是第九天罗到底有没有用。

    吕树转身就跑连帐篷都不要了,飞来横祸啊这是,这特么这次自己人设并没有崩啊,还能不能好好潜伏一次了!

    ……

    第三更来了,求个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