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819、人间地狱(第一更)
    这原本是多么完美的一场潜伏,没人发现自己,自己也没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崩了自己的人设,结果整个营地就这么崩了……

    吕树觉得,也许这就是命运……

    吕小鱼给他准备的野外豪华帐篷,吕小鱼给他买的零食,都特么在帐篷里可是已经来不及拿了。他转身狂奔,散修们当然没他跑的快了。

    那些散修们压根就没想过老虎背营地会迎来如此沉重的打击,整个战场里许多散修喝的大醉根本连青铜洪流到了都不知道,还有些则是裤子都还没提上就被杀死。

    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而战争不需要仁慈。

    吕树穿过人群,他忽然用英语高喊:“退回阿尔乔姆港!”

    此时此刻吕树已经看清楚局势,当青铜盔甲拿出来的那一刻便注定这些散修是无法抵挡的,这是一场完全碾压的屠杀。

    别说散修了,就算是各大组织的精锐都恐怕未必能够占什么便宜,即便他们有人数优势。

    所以老虎背的营地已经完了,在青铜洪流出现的那一刻就完了,吕树现在要做的是:把人流引向阿尔乔姆港,然后他则顺理成章的躲在人群中逃到那边去。

    原本吕树没有去阿尔乔姆港的原因就在于那边已经被各大组织经营成了一个铜墙铁壁,他进去之后没有天罗地网的情报支持,稍微不注意就可能崩了人设。

    然而现在不是天赐良机么,如今正是潜伏阿尔乔姆港的好时机!

    不过……吕树还有点惦记他的帐篷,也不知道那个剑指自己的是特么谁啊,声音在面甲里面瓮声瓮气的似乎有点熟悉但是却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

    吕树受不了这委屈,可天罗地网人那么多,自己怎么找到那个要打自己的选手啊。明明青铜盔甲是他吕树搞到的,伪装者小队的事情也是他发现的,怎么就把自己给坑了?!

    就在此时吕树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第一个冲向自己的青铜甲士怒吼:“陈祖安在此,谁敢战我!”

    吕树:“……呵呵。”

    你特么完了。

    忽然间,刚刚还霸气无比的陈祖安顿时一阵凉意从背后脊椎那一条线顺流之上,陈祖安小声嘀咕道:“怎么突然有点害怕……”

    成秋巧在他旁边的青铜盔甲里瓮声瓮气的说道:“你看你脚底下的这个帐篷,是不是有点像前段时间吕小鱼给树哥买的那个?”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999!”

    “草,”陈祖安转头四顾想看看吕树在哪,难怪刚才看到那个脸都这在兜帽阴影下的少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办,我现在有点慌……”

    “没事的,你还不知道树哥的为人吗?”成秋巧安慰道。

    “就是因为知道他的为人,我才会慌啊……”

    很多天罗地网修士都有点好奇,之后的陈祖安再也没在战斗中喊过陈祖安在此谁敢战我这种话,听起来挺霸气的啊,怎么不喊了呢……

    ……

    青铜洪流在营地里冲杀着,仅仅是第一个冲锋便让那些散修明白,他们与天罗地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那是天壤之别。

    事实上很多人都以为天罗地网是打算肃清山林里的作战小队,然而没想到天罗地网其实从一开始便打算将整个老虎背的营地都给摧毁掉。

    散修们仓皇逃窜着根本无法组织起来有效的抵抗力量,各大组织混杂在散修里的人曾试图努力让散修回头杀敌,他们的说法是天罗地网这里只出现了两万人,而他们有十多万。

    可是当青铜洪流出现的那一刻便意味着各大组织之前营造的谎言瞬间破灭,散修们确实是层次比较低,绝大部分人都像是李典、王喆那样的选手,可问题是,就算是李典和王喆也不傻啊,好处可以占,但危险得别人去扛。

    战场上向来兵败如山倒,很少有人能够在败势面前力挽狂澜。

    吕树默默的随着人群向东边撤退,这些散修的人员基数太庞大了,这就意味着天罗地网不可能杀光所有人。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十多万散修可能会死在这里四、五万的样子,如果天罗地网到边境不继续追杀的话,那大部分人还是可以逃回阿尔乔姆港的。

    吕树并不觉得青铜洪流继续追杀是个好主意,因为那边已经有A级强者虎视眈眈了,如果追的太远搞不好还会落入圈套。

    他慢慢朝着各大组织混杂在散修里的那些成员,吕树盯他们已经很久了。

    就是这些人如今还在试图拉住散修回身战斗,然而吕树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之中,雀阴灰线也随着他的身影晃动,雀阴灰线从那一个个各大组织成员身体里穿透而过。

    混乱之中,甚至没人回去注意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雀阴灰线很细,细到吕树杀人之后很久才有血迹从口、鼻、伤口里溢出。

    吕树杀完人后佯装成普通的散修随着队伍撤离,而且他的速度很快,起码比大部分散修都快。青铜洪流就在庞大的散修队伍后面不停的杀敌,有些人连制式长剑都砍断了最后只能赤手空拳的战斗。

    青铜洪流奔袭一天一夜从未停歇过,每个人都很累了,可是胜利就在眼前,即便这是短暂的胜利。

    只要能把那些入侵的人杀死在长白山里,就算是力崩而卒他们也不在乎!

    血液将整个老虎背营地染红,地面上因为鲜血的深入而变的泥泞起来。一个个散修哭嚎着逃跑,这一幕让吕树宛如身处地狱,只是那些来自地狱的使者却让吕树倍感亲切。

    不知道为什么,吕树感觉自己似乎喜欢这样的场景,那浓郁的负面情绪萦绕在空气里让人沉迷。

    不对,吕树晃了晃脑袋继续跟随大队离开。

    忽然间有人拉住吕树的衣服,吕树豁然回头看向身后,雀阴灰线随时准备出手。

    却是一个漂亮的女性散修拉住了他,对方似乎还化了妆的,吕树不太理解这种在战场上化妆是个什么操作,不过吕树觉得这个女人的长相就算只是个普通人也会被人追捧吧。

    “你是散修里面速度最快的,带我走我就是你的,我很干净还没让人碰过!”女散修说道。

    ……

    还有两更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