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背营地里一场血腥的杀戮之后回归于寂静,满地的尸体,满地的断剑。

    这是个修罗场,满目疮痍。

    青铜甲士们一个个盘坐在地上休息,即便散修们已经被彻底杀出边境他们也没敢完全放松,因为海外各大组织还有战斗的力量。

    如今他们已经奔袭一天一夜,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即便是修行者也有点扛不住,每个人都身心俱疲。

    有人摘下头盔就吐了,因为这是他们人生当中最血腥的一天,他们双手撑着地面,而地面上则是尸体与沾血的泥土。

    然而对于天罗地网来说,经过这一战才算是真正的可战之师了,每一个青铜甲士都将是悍勇之士。

    所有人身心俱疲,此时只想好好睡一觉,哪怕就在这个荒天野地里,哪怕在尸体旁边也无所谓。

    陈祖安一脸茫然的摘下头盔,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惆怅的望向远方:“我完了。”

    成秋巧坐在他的旁边问道:“怎么了?”

    “证实了,”陈祖安说道:“我刚才看到树兄的背影了,不会看错的,那就是他的帐篷。秋巧啊,来年看哥的时候记得烧几本漫画给我,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也行,我怕在下面太无聊了……”

    成秋巧:“没那么悲观吧,你把树哥想的太黑暗了,树哥不会杀你的,我觉得最多也就是个残疾……”

    “秋巧啊,”陈祖安平静的看着成秋巧:“你先别说话了,我刚才也就是开个玩笑,现在让你这么一说,我忽然真的害怕了……”

    只是玩笑归玩笑,陈祖安此时确实有很多感慨,以往他执行任务都是单独的,甲级资质天才们执行任务都是单独的。

    因为聂廷认为只有独自完成任务,在那种无依无靠的环境里才能真正的成长,才能学会依靠自己。

    而现在对于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又是另一课了:并肩作战的意义。

    忽然间远处传来声响,所有青铜甲士们都神情凛然起来,有人喊道:“青铜洪流还有能站起来一战的吗?”

    轰然一声,青铜甲士们竟然同一时间全都站了起来严阵以待,虽然剑都断了,但是人却没断。

    有人忽然喊道:“擅入边境者死!”

    结果还没等大家附和呢,就看到几只野猪狂奔而过……

    “特么的……浪费老子感情!”

    “野猪应该不用杀吧……”

    “哈哈哈!”

    青铜甲士们重新坐倒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在嘲笑大家刚才敏感的神经。

    一天一夜的作战,现在就算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将他们惊起。

    “刚才谁喊的擅入边境者死?快去杀野猪去!”

    “滚滚滚,”刚才呐喊的人无语道。

    这一战,两万青铜甲士阵亡一千七百余人,受伤五千六百余人,阵斩敌酋……难以计数。

    然而大家知道这场战争并未结束,也远远还没到高兴的时候。

    后勤部队的修士们到来,他们迅速的搭建帐篷营救伤员,当青铜盔甲卸下之后,救治者发现有些青铜甲士其实已经受伤很重了,冻伤、烫伤,还有各种元素系对他们造成的伤害看起来极为恐怖。

    大家甚至都不理解这些青铜甲士是如何撑下来这一天一夜的。

    “先救我旁边那个,他比较弱,我感觉他快死了,”有人被救治的时候说道。

    “滚,老子屁事没有比你强多了,兄弟你先救他,我没事……”说着说着,这货直接昏过去了。

    医疗人员一脸惆怅,满地青铜甲士都让先救别人的,搞得好像每个人都快死了一样……

    地面被土系觉醒的天罗地网修士迅速翻平,那些散修的尸骨全都埋在了老虎背的泥土之下再也见不到了,而地面上的泥土终于重新恢复成了正常的土黄色。

    一个个帐篷搭建起来,炊事班那里飘来了饭菜的香味。

    不得不说,后勤也由低阶修士负责最大的好处就是,虽然他们实力并不强,但是随军翻山越岭却一点不成问题。

    秉承基金狂魔的传统,老虎背营地仅仅在半天时间内便焕然一新,各种各样觉醒种类的人才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效率高到可怕。

    然而这还并没有结束,青铜甲士们脱去盔甲后等着吃饭的时候赫然发现,这些后勤修士竟然开始打算在老虎背上快速修建一座简易的防御基地。

    而老虎背旁边的树木都被砍伐,使整个视野也开阔了起来。

    天罗地网的斥候,已经分散在林间,随时掌握着每个角落每个方向的动静。

    如果吕树在这里就会感慨,天罗地网就如同一个精密仪器般运转着,而那些散修全像是散乱无章的杂鱼,这种对比之下人少击败人多真的一点都不稀奇。

    而那阵亡的一千七百余天罗地网修士的遗体也都聚集在一处,所有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这些人昨天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而今天,他们已经为了某个信仰奉献一切。

    可如果让他们重新选择一次,也许他们还会义无反顾的穿上那套青铜盔甲,然后喊着擅入边境者死杀向长白山腹地,让所有敌人都肝胆俱裂。

    人不是活一生的,而是活某几个片段,就在那几个片段里一切都是美好的,而你拥有着最强大的勇气,还有最可靠的战友,以及最炽烈的信仰。

    如果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吧。

    吕树跟随着散修的队伍慢慢走着,此处距离阿尔乔姆港还需走上三天三夜的时间,他将在那里找到新的身份潜伏下来,然后找出那个幕后主使者,杀掉他。

    忽然间吕树听到身后遥远的方向传来怒吼声,似乎有数万人在一起唱着听不清的歌,驻足听去,似乎是一首送别。

    然而本身婉转哀伤的歌词竟被那数万人唱出了一种莫名的壮烈,就仿佛吕树能够看到有人唱着唱着就哽咽了,然后流着泪水嘶吼起来,就仿佛天空也要为之坠落。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这首歌似乎不太合时宜,可吕树却懂了。

    他毅然转身朝着最危险的地方继续前行,因为他是第九天罗。

    ……

    最近睡眠严重不足,明天很有可能调整一下,感觉自己已经到承受边缘了,具体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