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848、拘了个A级(第二更)
    李弦一回忆着当年的情形:“在你们到来之前8个小时有人找到了基金会告知会有放逐之地的人来入侵地球,当时我们起初是不信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潜移默化的就信了,直到今天我都没想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几句话便说服我们的,我也曾怀疑是一种催眠的能力,对方强大到让我们都无声无息中了招。”

    “择梦的梦境空间塑造早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入梦者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梦里,可能连什么时候入梦、什么时候出梦都分不清楚,”云倚解释道:“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那七名同伴其实不是意外或者生病死亡?如果当初择梦真的没死,那我敢肯定他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切。他没杀你,只是杀不掉你而已。”

    李弦一沉默了一下,当年死去的老友都是D级甚至是E级,只有他一个人是B级,原本修行者哪有那么容易死亡,然而想到大家都跟他一样坏了根基,当初也并没有多想。

    偶尔想起来,也在怀疑是不是傀儡师干的,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傀儡师内部有没有问题。

    虎执对云倚说道:“现在基本能确定的就是,择梦确实没有死,看来去年我们弄错了方向,你还记不记得老神王曾经剥夺过一个背叛他的傀儡师的能力。”

    这话里的内容李弦一根本就没有听懂,但是云倚却懂了!

    他们去年也怀疑过择梦没死,但是转瞬发现小凶许竟然继承了择梦的能力。他们本来并没有找到吕树,但是当洛城出现大范围造梦事件的时候他们开始关注,又是新王十八年前失踪的城市,又是标志性的造梦手段,他们两个真是想不注意到吕树都不行。

    也正是那个时候,云倚和虎执才确定了吕树的身份。别人或许注意不到这个,但是他们两个寻找新王已经十七年的时间,怎么可能错过如此重要的消息?

    傀儡师的传承都是王给的,一个傀儡师死去后会有新的傀儡师出现。

    两千多年前曾有傀儡师背叛王,结果被强行剥夺了一切神王赐下的能力,由新的傀儡师继承,那个旧的傀儡师只剩下实力境界,却失去了自己的天赋!

    他们看到小凶许的时候以为择梦是死了所以才会自动由亲近吕树的小凶许继承,却没往剥夺方面去思考,因为他们并不了解神王的能力,所以一开始便认定剥夺能力是一种主动的意识,但那个时候吕树似乎并没有觉醒王的意志,直到今天也没有。

    云倚和虎执当然不会告诉李弦一和卡洛儿真相,但他们自己非常清楚,也许择梦现在已经失去了造梦的能力。

    那么这么大一场修行界的浩劫也就说得通了,搞不好就是择梦在为自己寻找一条出路。

    让一个有为所欲为能力的造梦者忽然失去了以前的强大根基,虽然还有实力境界,但这就像是一个原本叱咤风云的富豪只剩下钱,却没了权力与社会地位。

    寻常人当然觉得有钱就好了啊,但富豪可不这么想!

    一段段秘辛当傀儡师与李弦一心平气和的交流之后,似乎一些真相都即将被解开。

    云倚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择梦,那么对方这么做到底是要干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听见了咔的一声,仿佛有一层巨大的玻璃开始破碎了似的。

    李弦一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那声音宛如响在内心,而不是外界的声音。而云倚与虎执豁然回头看向老虎背要塞的战场方向:“坏了!”

    ……

    黑色的匹练在天地间展开,聂廷一直在静修,一方面是为了思考一条出路,但另一方面却是在养刀。

    聂廷本就是东方第一高手,可东方两个字值得商榷,不是说东方还有比聂廷更强的人,而是那时候他还没跟圣徒等人交过手,所以不确定他是不是世界第一高手!

    这久违的一刀荡阔出来,主教根本不敢力敌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动弹了,那强大的气机将他牢牢锁在那里,聂廷虽然从神藏境跌了下来,可神藏境的眼界还在!

    原本强大不可一世的主教,竟然眼瞅着就要死在这一刀之下了。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A级与A级之间,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差别?

    很多人等着一场世纪大战,可为什么这一出手就是碾压……看起来简直有种儿戏的感觉。

    但正是这种儿戏的感觉让各大组织所有人都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被人撺掇着过来招惹天罗地网到底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事实上只有少数人意识到,当聂廷被逼的自断根基自降境界的那一刻,这场战争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倾斜了。

    圣徒和弗朗西斯科想要一起来帮主教扛这一刀,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如果就这么轻松的被聂廷杀掉一个A级,那后面也就不用打了!

    他们不是在帮主教,而是在帮自己!

    只是就在这一刻陈百里与混沌都飞身各自迎向了圣徒和弗朗西斯科。

    陈百里卷动着拂尘对圣徒哈哈大笑道:“你的对手在这里!”

    这一刻老爷子豪气万丈,虽然聂廷自断根基的事情他有点黯然,可现在就是天罗地网最耀眼的时刻!

    老爷子意气风发的看向身边的混沌,还没等他飞到圣徒身边呢便看到混沌也不甘示弱的开口了:“嘤嘤嘤!”

    所有人都看向吕树,吕树一脸的莫名其妙:“你们看我干嘛,不是我教的!”

    然而也正是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惨叫,那似乎曾经站在修行界顶端的主教竟被聂廷一刀就砍死了,那一刀之后主教身上溢出鲜血来,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地面坠落而去。

    吕树愣了半晌:“这也太草率了吧,这就死了?!”

    所有人都以为主教起码能抵抗几下,好歹挣扎个几小时几十分钟神马的,结果这一刀都没扛住啊。

    这一幕让吕树感觉就像是自己杀那些普通B级一样稀松平常!

    聂廷站在要塞之上转头对小鱼笑着问道:“拘到了吗?”

    小鱼乖巧的点点头:“拘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