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没有喊其他人帮忙,而是自己一马当先的与混沌去杀人,其实在这件事情里面吕树还有自己的私心,因为他想私下里杀掉对方,而不是让所有人去审问。

    吕小鱼的功法曝光的太意外了,让吕树心生警惕,而有些东西,不光是小鱼身上的秘密,还有他身上的秘密,都不太想让别人知道。

    现在天罗地网已经一家独大,所以吕树把洗髓果实拿出来给聂廷的时候都是大大方方的拿。

    之前藏着掖着那是他吕树还没有自保能力呢,但现在能一样吗,他第九天罗根本不担心安全问题啊,除非是傀儡师出手!

    当然,即便如此吕树也不想让人知道他洗髓果实是可以无限提供的啊。

    还有,吕树总在想自己可以获取别人负面情绪值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吧,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

    吕树就担心那个人可能知道什么,所以他决定单刀赴会。有人给他制造了问题,那他就把那个给他提出问题的人杀死。

    如果那个人真的知道很多秘密,那就让对方将秘密带进坟墓里去吧。

    与此同时天池之上的虎执仰望着面前的世界树感慨道:“我之前一直以为这场战争幕后阴谋是诡术干的,没想到竟然是择梦,如今择梦只敢躲在幕后玩阴谋诡计,看来能力确实是被剥夺了,应该就是小凶许获得造梦能力的同时。”

    云倚沉默了好一会儿:“择梦的能力给小凶许用来卖Q币,有点可惜了……”

    “哈哈,我倒是觉得没啥可惜不可惜,择梦不也经过很久才学会怎么造梦吗,小凶许也可以学,”虎执憨厚笑道:“其实这样说来,傀儡师其实算是有新的同伴了,虽然是只凶许……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择梦表面挺老实的竟然这么会玩阴谋诡计。”

    云倚摇摇头:“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择梦的精神早就出了问题,但不提这个,单说他的能力。一个擅长造梦的人,一个能把现实场景推衍的栩栩如生的人,一个能把握人心让人身陷梦境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精神问题?”虎执好奇道。

    “我也不太确定,但他扮演过太多种人生,甚至连心理都扮演,很早以前我就发现他会偶尔分不清自我。”

    择梦实际上才是傀儡师中最会玩弄心机与算计的人,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对方才是最容易背叛的人。

    “如今天罗地网一家独大,世界也开始渐渐修复,待到聂廷能够出手的那一天,天罗地网在这里便真的无敌了,就连你我也暂时不是他的对手,”云倚轻声道:“需要沉寂一段时间,继续等待吾王归来的那一刻。”

    忽然间,刀阵峡谷有能量波动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两人之前因为赶来世界树旁边的路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刀阵峡谷方向有什么波动,现在发现诡术并不是真的不存在了才有闲暇关注其他事情。

    “有人在触碰刀阵!”

    云倚脸色阴沉下来:“八成就是择梦了,难道他的选择……就是想要回到那边去?”

    两人顿时身上笼罩起了黑色的宽大袍子,钢铁傀儡也从各自的空间中飞了出来伴随在左右:“今日可以清理门户了。”

    ……

    吕树站在混沌的脑袋顶上,双手紧紧的抓着混沌的犄角……必须抓紧点,不然容易被风刮下去。

    他遥遥的看到刀阵峡谷的上方,一枚枚刀阵碎片不停的上下翻飞,而那刀阵峡谷的悬崖边缘赫然站着5个人,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衣服上有黑暗王国的金色刺绣标记。

    吕树皱眉,怎么是黑暗王国的人?

    难怪刚才大战并没有看到黑暗王国的人,原来对方已经悄悄绕过了要塞,来到了刀阵峡谷这边!

    所以从一开始对方就没有打算参战,而是希望各大组织帮他们吸引天罗地网的注意力,并且削弱陈百里、聂廷的实力。

    而他们自己,从始至终的目标都只有刀阵峡谷之下的秘密而已!

    吕树忽然发现对方实力比自己想象中的强,那五人联手之下竟然没有一片刀阵碎片可以伤到他们。

    不过他们的个体实力好像并不强大,依靠的都是五人联手之力罢了,吕树稍稍送了口气,不是A级就好打啊!

    就在此时,其中一人忽然双指夹住了最后一枚刀阵碎片,而后转身手指微微一抖,那指尖的碎片便朝着吕树飚射过来。

    吕树从混沌身上一跃而下,落在了那五人的面前。

    这五人的面目都笼罩在兜帽里,为首一人慢慢走向吕树笑道:“你果然来了。”

    吕树看着那人竟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沉吟了两秒默默的把手往前一递。

    噗的一声,透明的承影便捅进了面前之人的心脏里……

    “来自择梦的负面情绪值,+1000!”

    “来自择梦的负面情绪值,+629!”

    “来自择梦的负面情绪值,+531!”

    “来自择梦的……”

    “来自择梦的……”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这大概是自己遇到的……最特么阔气的选手了吧,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临死前一口气给这么多负面情绪值的呢!

    其余四个人仿佛很震惊的看着吕树,他们似乎压根没想到吕树会这么干脆,这特么不是正在聊天么,怎么说捅人就捅人了呢……

    而吕树想的是,刚才看到这些人联手的能力很强,所以他先杀掉一个,对方的联手能力不就弱了很多吗?

    而且对方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走到自己面前,简直就是来送死的啊,不杀白不杀!

    吕树看向余下四个人:“你们当中谁是主使者?其余人可以死的痛快一点。”

    可就在这个时候,四人面面相觑却笑了起来,其中一人笑道:“我是主使者。”

    “我也是,其中好几步都是我来做的决定。”

    “但最重要的决定是我做的!”

    吕树看着这几个人当时就迷了,这怎么跟精神分裂的选手一样,他曾经看过一个短片来介绍精神分裂病人,而那片子中的不同人格便是如同当下一般争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