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雨往里面走去,他们所住的屋子分为两间,一间是用来住的,还有一间小的是用来烧火做饭的。

    小屋子里面垒着一个大大的灶台,吕树正在里面烧水,张卫雨把锄头靠在墙根愣了一下问道:“干嘛呢这是?”

    “烧水喝啊,多烧点还能洗个澡,”吕树笑道。

    张卫雨大吃一惊:“喝水还用烧?直接喝不就完事了吗?还有洗澡你去河里啊,浪费我辛辛苦苦挑来的水干嘛?”

    灶台旁边有个大水缸,平时里面水都是装不满的,因为张卫雨身体并不算太好,能挑回来每天用的水就已经很吃力了,所以平时格外的珍惜水资源。

    水要是用完了,想再挑回来可就要跑三公里外的河边了。

    吕树乐呵呵笑道:“水可不能喝生的,那样多不干净,而且不用担心我把你水用完,水缸都快挑满了。”

    张卫雨不信邪一般的扒着水缸看了一眼,赫然发现水缸真的满了。

    他将信将疑的看着吕树:“你挑的?”

    张卫雨有点不信,昨天干活都干不动的选手,今天都有力气来回跑那么远的路跳水了?要知道挑水可不是什么轻活啊!

    吕树乐呵呵的不置可否,他从旁边拿来一只碗给自己晾上开水,说实话那生水闻起来就有一股子水腥味,他真的喝不下去。

    这些人在这个吕宙世界里一直都是这么生活的,荤冷不忌,可在此之前不知道是死了多少人才能对这些本土的细菌神马的产生抗体,他吕树初来乍到还没原本的实力境界,当然是要小心为好。

    张卫雨嘟囔道:“还是你们这种奴隶讲究啊。”

    吕树当时脸就黑了:“哪种奴隶?!”

    张卫雨没有搭话,反而似乎在回忆某些事情:“今儿你烧水这事忽然又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日子还不是那么难过,老神王还在的时候统一语言和文字,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这些也就算了,也不知道老神王为啥会忽然要求整个吕宙的臣民都不能喝生水,不能随地大小便,他还发下来许多书籍,说要让每个孩子都有书读,还弄了个考试,说让平民也有成为贵族的机会……老神王要还在就好了,这天下哪有这么乱?”

    吕树愣了半晌,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啊,他甚至都怀疑这位老神王去地球考察过!

    等等,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两边世界留着通道呢,人家作为这吕宙世界最牛逼的选手,去地球感觉就像是出国玩玩一样?

    鬼知道!

    不知道为啥,吕树忽然感觉那个所谓的“神王”好像离自己近了一些,不再像是一个高高在上接受膜拜的神明,而是一个人。

    吕树漫不经心的问道:“老神王还干嘛了?”

    这时候张卫雨忽然来了兴致:“老神王一生都是传奇,讲都讲不完,他征战三千载杀戮无数,可三千载后说不杀人便不再掀起战争,干脆利落。不过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都快被那些说书的给讲烂了,他有一次去东方天帝御扶摇那边,路经一座青楼……”

    吕树眼睛一亮:“这里有青楼?!”

    “你若还想修行就别去那种地方,”张卫雨不屑的看了吕树一眼继续说道:“当时神王经过时有个姑娘故意扔了一根用来支窗户的棒槌下去,想要吸引神王的注意。老神王抬头看了那姑娘一眼,那姑娘说相公你把棒槌送上来可好,回了报答捡棒槌的恩惠,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结果老神王把棒槌送了上去,然后要求那姑娘写了三十遍‘再也不扔棒槌’,哈哈哈哈哈……”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竟然还是同道中人?!不过吕树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应该能让那姑娘哭出来吧……不对,不能这么对待青楼姑娘……

    只不过经过张卫雨的描述,吕树忽然对这老神王产生了一丝好感,起码面对美色还是挺正直的嘛。

    等会儿,傀儡师的王是这个神王么?还是另有其王?应该不是这个吧,之前他问聂廷问石学晋问李弦一,问谁都是不能说,好像那个王非常可怕一样,但现在从张卫雨的视角看去,对方也并没有特别可怕啊,也许是自己没经历过对方杀戮征战的年代?

    到了夜晚等张卫雨睡了以后吕树开始继续练剑,张卫雨睡前还语重心长的告诉吕树做人不要好高骛远,点心会很快吃完的,想要出人头地,想要住镇上的红墙绿瓦屋子那就得踏踏实实的,明天就跟他继续种地去……

    吕树哭笑不得,但还是坚持自己的计划。

    他在柴禾中挑挑拣拣的,白天的时候都已经弄断了好几根,那是一瞬间爆发力量将细细的柴禾给意外的冲击碎裂了,吕树忽然发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力量掌控并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

    若想要气劲随心,剑意盈沛,首先得学会掌控自己。

    只有掌控了自己,才能掌控剑意。

    第二天早起张卫雨出门时看向吕树惊讶道:“你又在外面睡了一晚?”

    不知为何张卫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吕树的精气神竟然一天一个变化,当他刚遇到吕树的时候吕树还在昏迷当中,醒来之后神情也有些萎靡,可现在吕树哪还有半点萎靡的样子。

    吕树笑道:“今天还是不去种地,点心还没吃完。”

    张卫雨无语了半天:“就算昨天没吃完,今天也吃完了,做人要未雨绸缪!”

    结果就在此时,土路的远方竟然再次传来马蹄声,张卫雨慢慢的张大嘴巴,这特么不会是……

    只见昨天的奴隶又骑马而至,为首之人瓮声瓮气道:“我家家主命我等再送礼物过来,并且邀请你去府上做客,你可愿意?”

    吕树笑了笑:“东西留下,人不去。”

    那为首的奴隶策马返程:“我家家主说了,看在你好看的份上,不去也没关系,但她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去的。”

    ……

    第三更会在12点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