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897、挺进安山(第三更)
    南庚城清塞军日子不太好过,黑羽军大举入侵时便如蝗虫过境一般,让刘宜钊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直接出动了一名一品级别的客卿混在军中,两军交战时差点便出手杀死了他。

    然而全部由修行者组成的军队毕竟不同,清塞军中早就有法器专门对付可以飞天的一品高手,一般情况下这些军械都会收拢在库中极其精贵,但刘宜钊此次便早有不好的预感。

    黑羽军来势凶猛,他很清楚这次黑羽军的进攻不同往日,所以一直命亲信随身带着能够对付一品的法器。

    如今南庚城被围困,刘宜钊眼见援军迟迟不到便心生退意,他并没有与城池共存亡的想法。

    原本应该成为南庚城增援的南州赤焰军此时就守在东方一百多里地的离阳关,如果对方真想增援的话恐怕两天就到了,但刘宜钊很清楚,对方不愿意冒险,想用清塞军试试黑羽军到底什么意图。

    至于北面的武卫军……刘宜钊从来都没对武卫军抱过任何期望……

    一名随从亲信低声道:“统领,黑羽军所图甚大,据传言西方天帝端木皇启开口,若黑羽军能攻占南州十座城池,便从黑羽军内再封十位城主,犒赏三军!”

    刘宜钊看了他一眼:“我自然知道这个消息,那赤焰军以为不增援我,他自己便能守住离阳关,半点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明白。”

    “那统领我们如今该怎么办?”亲信低声问道。

    “弃城,往北收拢武卫军的兵马,把南庚城放给黑羽军,我倒要看看那赤焰军能不能将黑羽军挡在离阳关外!”刘宜钊冷声说道,此时清塞军实力尚存,在黑羽军的大军真正压过来之前突围还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清塞军势必要损失大半,三万清塞军能剩下几千就不错了。可刘宜钊觉得损失大半也比全死在这里强,他不信那赤焰军敢私自做主不来驰援南庚城,这背后必然还有其他的猫腻。

    “弃城可是死罪,”亲信低声道。

    “如今有人要致我们于死地,这一走便是为南州所不容,说不得到时候要亡命天涯了,”刘宜钊叹息一声。

    刘宜钊眺望远山,思忖着是否有人想借黑羽军的手杀掉自己?然而这话他对谁都不能说,牵扯太大了。他倒是可以上秉天帝将赤焰军不作为的情况说明,但刘宜钊深知,自己恐怕见不到天帝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如果赤焰军背后真有人指使,那么对方一定不会让自己见到天帝。

    刘宜钊问道:“去田埂镇的人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亲信说道:“咱们最精锐的斥候摸去了您说的地方,只是那山洞里早就没了踪影,斥候说那地方应该是被黑羽军发现了,躲在里面的人倒是精明,并没有被黑羽军捉住。”

    刘宜钊松了口气:“好了你去准备吧,子时突围。”

    ……

    此时吕树在寨墙上看着外面的武卫军有点愁眉苦脸,一时虚荣和冲动答应庇护这些武卫军,结果高兴过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回去倒是可以跟陈祖安他们吹牛,自己吕小树就算来了吕宙也能随随便便混上一支军队的统领,土匪吕树一夜之间洗白上岸……

    可问题是这么多人吃什么啊!

    吕树让吕小鱼派安东尼出去远远的缀在黑羽军后面,随时观察着对方的动向,省的黑羽军什么时候杀个回马枪他们都不知道。

    就在此时吕小鱼皱眉,她小声对吕树说道:“清塞军好像从南庚城突围出来了,和北面这支黑羽军正好撞上。”

    吕树平静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次的战争规模会很大,收拾收拾东西,肥皂的生产先停一停,花生要当粮食用了。”

    “嗯,”吕小鱼点点头。

    “山里的后路找好了吗?”吕树问道。

    “找到了,这安山山脉背后的纵深很长,我在找碱矿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处地下溶洞,规模很大,绵延十多公里的样子刚好藏身,而那附近有水源,也并不是很陡峭,”吕小鱼说道:“只是食物怎么办?”

    “好在前段时间疯狂的收购花生,阴差阳错的积累了食物储备,虽然老吃花生也不是事,但终归能撑一阵子,”吕树想了想说道:“那支黑羽军为了轻装简行并没有搜刮云安城,我猜叶晓明的私库里必然还有粮食和财富,刘谦之告诉我说叶晓明还有两个私人粮仓,你带李黑炭和刘谦之他们走一趟,把东西全装进空间戒指里,地方不够的话就让人背。小心那些武卫军,有人敢反水就杀掉。”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此时的吕树,准备带着武卫军进山了!清塞军一突围,便意味着云安城失去了最后的屏障,黑羽军全面占领这里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这支武卫军剩下的人他观察了两天,也许是种地一事成为无形中的筛选,这批人倒是挺愿意吃苦的。

    这让吕树明白,流浪儿里面也不全是好吃懒做的选手,有些流浪儿之所以成为流浪儿也是被逼无奈。那些好吃懒做偷奸耍滑的,都已经死在了黑羽军的铁蹄之下。

    天色刚擦黑的时候,等在寨墙上的路上忽然看到李黑炭扛着麻包眉开眼笑的上山而来,对方见到吕树便兴高采烈的说道:“大王,咱们发财了,这叶晓明真有钱啊!”

    吕树松了口气,他看到足足上千人都扛着麻包说明收获甚丰,这样一来粮食的问题可以稍稍缓解一下了。所以那叶晓明过来找自己要军饷支持,根本就是想赚钱,不是没有钱,恐怕云安城里的贵族和大奴隶主们都被他找过一个遍了。

    夜晚吕树清点了一下物资,主要还是武卫军的军粮最让人欣喜,叶晓明早就把武卫军当做了自己私有财产,屯粮扣饷什么来钱就干什么,他原本等着战争来临时靠着这一批屯粮涨价大赚一笔,结果现在全都便宜了吕树。

    “这批粮食省吃俭用应该够撑半年了,”吕树想了想说道:“也不知南州这边的局势什么时候能够稳定下来。”

    吕小鱼此时认真的记着帐,原来的小姑娘现在已经能够帮吕树当管家了,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认真。倒不是她喜欢做这些,只是帮吕树分担一点压力罢了。

    对于吕小鱼来说这更像是一场游戏,吕树想玩,那就陪吕树玩好。

    吕树转身看向背后的黑夜:“天色破晓就进山!”

    他身后的土匪与武卫军流浪儿们静静的没有说话,大家都在等吕树带着他们走出一条生路。

    这一刻,疲倦的他们谁也没想过武卫军这破烂的名声未来会变的多么辉煌,转折就从今夜开始。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