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现代思维与旧时思维的碰撞,吕树知道不讲卫生的后果,他有问过李黑炭他们平常是否生病,李黑炭说还会有人病死呢,甚至连死因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路山林跋涉中吕树他们遇到了不少强大的野兽,甚至二品的都见过,这就是吕树曾经担心的东西,因为灵气越浓郁,也就意味着受益者不光是人类。

    吕树路上就发现,曾在阴暗水潭里的蚂蝗就连三品修行者的皮肤都能钻透,那么寄生虫呢?肯定也有变异。

    他抓过一只蚂蝗来试验,那蚂蝗在沸水里竟然还坚持了一分钟才死,所以吕树要求他们喝水必须喝煮沸2分钟的。

    好在山下的这条河流清澈,又暴露在阳光之下,通常能达到沸水饮用级别的水源里都不会有这种东西,有蚂蝗的水源就意味着无法饮用,煮沸了也杂质极多。

    现在吕树要做的就是把他的那些基础知识灌输给武卫军的将士们,不管他们乐不乐意,现在吕树说了算。

    要知道这群糙汉子之前从来没讲究过这个,这行进的路上吕树都能看见有跳蚤和虱子在他们头发里面穿梭,实在恶心的不行。

    为了这群糙汉子的清洁问题,吕树还专门让李黑炭拿出来好几箱肥皂给他们用。

    武卫军的将士们在河里小声嘀咕:“大王是不是嫌弃咱们武卫军的人啊?这大老爷们光着身子被别人检查,太耻辱了。”

    “大王一直在盯着咱们,又非让咱们脱光了洗澡,不会是……”有人毛骨悚然。

    “我可不是屁股上有印记的那种奴隶……”有人震惊道。

    刘谦之听到后瞪了他们一眼:“大王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别废话!”

    吕树听到这些人说的话嘴角一抽,他终于知道张卫雨的语气为什么那么古怪了!都特么是吃了没见识的亏啊!

    这些武卫军流浪儿们一开始觉得天天洗澡很别扭,然而坚持了七天之后大家就觉得……真舒坦!

    以往就算洗过澡,回到营地里就又沾上跳蚤虱子了,痒啊痒的也习惯了。

    如今整个营地都格外的注重卫生后,所有人都感觉清爽无比,就好像精神都好了许多似的。

    之前还有人问,大王是不是嫌弃他们,等过了这七天,说实话他们也有点嫌弃七天之前的自己。

    吕树叹了口气,自己纠正这些武卫军的流浪儿真是得从头做起,一点都马虎不得。真想要让这支武卫军重新拥有战斗力,那就得先扭转他们的习惯和纪律性。

    整顿个人卫生这一步算是已经走出成效了,眼瞅着屋舍也渐渐有了框架,梯田也有一部分开始播种。

    吕树觉得虽然有点累,但还挺有成就感的。

    木头直接从山里砍回来,在这里,木材资源是最丰富的,而且都是修行者搬运起来非常方便。

    吕树看着刘谦之他们熟练的搭建营房就好奇:“很熟练啊。”

    “以前在武卫军里最不受待见的就是我们了,所以搭建营房之类的苦活全是我们来干,”刘谦之笑道:“我这副统领,就是带头干活的。”

    吕树点了点头,这些人干活确实挺利索,但有个问题,该如何让这些人拥有战力呢?

    说实话这群人纯粹的实力境界跟清塞军也差不了多少,军队都是这个样子,更讲究协同作战和意志等等综合实力多一些,而这些人偏偏缺的就是这个。

    万一黑羽军真的进来了,武卫军自己也好歹要有点自保能力吧?

    吕树有点头疼,要是有西吠或者是钟玉堂他们在这里就好了,就算拿这些武卫军当新兵训练,半年也有点模样了,可惜吕树自己以前并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当了几天老师也只是教个体实战的。

    他倒是能教这些奴隶剑术,但这东西没有经过剑阁的同意,吕树并不会将剑道修行的法门据为己有,心安理得的传授给别人。

    现在武卫军练兵的环境有了,可他不会练啊……

    先不管他们了,房子和田地弄好再说其他的,而吕树现在必须要修行了。

    他意外发现溶洞里面的灵气要比青龙寨还浓郁一些,索性一个人天天呆在溶洞里面修行剑道,快速的增进着自己修为。

    半个月后吕树吐出一口浊气,如今他剑道炼体的境界已经进入第四品,若是加上剑罡,三品也可杀!

    就在此时李黑炭在溶洞外面大喊:“大王,我们抓到了一群可疑的人!”

    吕树愣了一下,不是说这里人迹罕至吗,怎么还能抓到人?不会是黑羽军的斥候吧?

    他走出溶洞,经过的武卫军将士们见大王从溶洞里出来都会下意识的恭敬行礼,这不是被强权压迫和要求的,而是这段时间以来吕树处事公允,又从不克扣他们的军粮,每天虽然不至于吃的多好,但绝对不会饿着肚子干活。

    乱世里,没什么比一位愿意体恤下属的明主更珍贵的了,流浪儿似乎比寻常人更懂得感恩一些。

    不过现在还仅限于尊敬和卖命干活,吕树觉得自己真要拉着他们出去打仗,这群人保准跑的比变异兔子还快!

    吕树跟着李黑炭朝山坡上走去:“怎么回事?”

    “看起来像是普通人从南边逃命过来的五十多个人,”李黑炭想了想说道:“不过还得等大王你去确认一下,这些人饿的都不成样子了,但是很奇怪,我们给的水他们都不喝……”

    吕树皱了皱眉头,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那就最好把对方留下来,省的这群人出去走漏风声,让黑羽军知道这山里还有一支武卫军的参与力量。

    结果就在吕树看到那群人的一瞬间就懵逼了,而此时李黑炭说道:“有什么话你跟我们统领大王说!”

    对方看到吕树也有点懵逼:“咱们这才多久没见,你都成统领大王了……统领大王是个什么扯淡称呼……”

    吕树乐了:“我说张卫雨,你们不是躲在山洞里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张卫雨想起来这茬就牙疼:“黑羽军这次玩真的了,还好我们预感不对走的早,不然全得交代到那。”

    忽然间,张卫雨看着吕树,又看看旁边那群人对吕树的恭敬态度,明明两个月前还是个逃命奴隶呢,怎么摇身一变成了这么多人的统领?

    吕树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临走前你不是给我支招让我去武卫军吗?”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武卫军收编了!”吕树说道。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