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03、功法传承(第三更)
    “哪里能抢到……找到天花板比较高的功法?”吕树问道,他觉得张卫雨应该知道这种事情。

    张卫雨听到抢字的时候就挑了挑眉毛,不过并没有去深究这个话语。

    所谓的天花板比较高,就是指上限能达到什么品级,如果功法只能修行到一品,那么天花板就是一品。

    现在大奴隶主手里的功法多是只能到四品的,而贵族则多是能到二品的,只有真正的大贵族豪门才能达到一品,所以功法决定了阶层,想要突破这个阶层难如登天。

    “有倒是有,但都不合适,”张卫雨瞥了吕树一眼:“有贵族门庭落寞,自己虽然掌握着功法却没有后继之人能够撑的起来,也就是俗话说的资质不够。这样的贵族其实也不算少,所以贵族老爷们吸取教训后为了家族千秋万载,所以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的子嗣香火旺盛起来。”

    “那不孕不育的怎么办?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吕树愣了半晌。

    张卫雨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但是很好理解……而吕树所知,事实上地球那边很多不孕不育可不是因为女方,而是因为男方确实不行,只是他想不明白怎么如此高阶的修士还会遇到这种问题吗?

    张卫雨想了想说道:“吕宙世界在经历了太久的修行时代后,繁衍也渐渐与历史上不同,一开始人类繁衍,强大的个体结合出的新生命也就跟普通人一样,慢慢的就不一样,我曾见过新生儿诞生下来后便有六品的实力,天生力大无穷。”

    “怎么感觉像是孕育怪物一样,”吕树表情有点古怪。

    “这比喻不靠谱,”张卫雨翻了个白眼:“但是后来,子嗣虽然先天越来越强大,结果莫名的繁衍数量却在减少。后来许多人非觉得问题出在女方身上,认为是女方实力境界太低承载不了强大的个体生命,所以现在四大都和王城的贵族之间都喜欢培养强大的女性,甚至买卖强大的女**隶,但这件事情还没有定论。”

    吕树心想这跟地球一样啊,自己没能力生就怪老婆呗……

    而且这吕宙的人类怕不是已经开启了另外一条进化之路?怎么有新生儿一出来就赢在起跑线上了……说实话现在地球那边达尔文的进化论都被推翻了已经,谁也没法说清楚人类的进化之路到底是怎么样的。

    原本达尔文说人类由哺乳动物进化而来,也就在三百万到五百万年前开始这一进程。

    然而问题是后来达尔文的进化论面对了很多的考验,例如1822年就有探险家发现了三亿多年的人类脚印,1986又发现了两亿年到六亿年前的人类痕迹。

    所以各种论点纷呈涌现,有人说是进化来的,有人说是天生的物种,唯一的结果就是人类已经搞不懂一些问题了,把这些问题总结一下会清晰一些: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来,我在干什么?

    “也有些大贵族是因为战争,子辈还没成长起来,父辈就已经陨落了,”张卫雨补充道。

    “扯远了啊,”吕树脸一黑:“我问你功法呢。”

    “有些贵族豪门没了子嗣,王城倒是有很多没落贵族在卖功法,可你现在来得及去王城么?”张卫雨问道。

    “确实来不及,”吕树点点头,这里距离南都都还有一万两千里,更别说距离王城就更远了。

    吕树发现张卫雨他们其实还藏着一些话没有说,但大家现在彼此戒备着,慢慢来吧。

    ……

    夜晚,吕王山上寂静了下来,吕树要求所有武卫军将士除巡逻人员外,亥时必须回到营房之中休息,禁止喧哗。一开始武卫军也不太适应,大家以前的作息都很自由啊,不过慢慢也都习惯了。

    张卫雨等人在武卫军给他们安排的单独营房里窃窃私语,不光如此,甚至还有人凝神在门口守卫着,以防有人偷听。

    “这小子靠谱么?”有人问道。

    张卫雨想了想:“小事靠不住,大事靠得住。”

    “怎么说?”

    “这少年吧,”张卫雨回忆起来就有点五味杂陈:“不危及性命的时候你就甭指望他,不气你就不错了,但是大事发生的关键时候他能站出来。”

    有人嘀咕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步伐和身体力量应该是四品无疑,然而我到现在还搞不懂,一个四品是怎么收编武卫军的,他身边的小姑娘是个二品,那围着粉红色围巾的有些厉害,可能是靠那个大奴隶才能掌控局面的吧。”

    张卫雨摇摇头:“你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我和他分别的时间也不过才一个半月左右而已,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入六品!”

    “等等,”有人小声惊呼了一下:“你是说他用一个半月的时间从六品修到了四品?你们当初用了多久?”

    “我一年半。”

    “我一年!”

    “我半年!”

    然而说了半天,就没有人低于半年的,要知道,他们这群人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而且他们不清楚,吕树中间为了处理肥皂生意浪费了几乎一半的时间,如果他是全力突破,恐怕不到一个月就能完成这六品到四品的跨越。

    剑道境界便是吕树如今最大的依仗,与天地合道便是吕树修行的根本。

    “你们说,他有没有可能达到那个高度?”张卫雨小声说道。

    “你是说……大宗师?!”有人惊疑道。

    “如今全吕宙大宗师也才十人左右吧,你觉得他能到?这需要气运机缘与毅力、资质缺一不可!”

    张卫雨看着他的老友们说道:“毅力这个我最有感受,那时候我以为他就是个普通的小白脸奴隶,结果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哪怕把自己身体练废掉都要坚持,我当年是没这个毅力的。机缘!资质!毅力!你们觉得他缺么?”

    “好像不缺……”

    “老张,你直接说想要干什么吧?”有人说道。

    “你们知道我进御龙班直之前是贵族子弟,”张卫雨说道。

    有人嬉笑起来:“快别显摆你那身世了,老子们都听腻了!”

    “我的意思是,我进入御龙班直后虽然修炼的是老神王赐下的功法,但我家的功法并没有丢,而且那是能修到一品的功法,”张卫雨说道。

    “老张,你可想清楚,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要给他?”有人震惊了。

    “我知道你们还有人跟我一样,当年谁手里还没点功法,只是我们有了老神王的恩赐后看不上罢了,”张卫雨笑道:“这些东西如今在我们手中有什么用?就算还能修行我们也用不到,那么……不如送个人情,换一场豪赌,赌他未来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如果是卖给他的话,别说他现在买不起,就算买得起了,以后也只当这是等价交换不会领情。”

    “那就送给他,看看这支稀烂的武卫军在他手里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

    求月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