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04、稳住,发育(第一更)
    凌晨的时候,吕王山上月光毫无顾忌的泼洒下来。

    然而张卫雨等人正在睡梦中的时候便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他们从床上翻身起来透过窗子想要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别是黑羽军打进来了吧,不然怎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动静?

    这一瞬间,张卫雨他们觉得有点不对劲。

    然而慢慢的他们发现了更不对劲的地方,那些武卫军的士兵并没有慌乱,而是步伐整齐一致,三千多人的脚步声同时踩踏在地面上犹如战鼓在擂动,声势如潮。

    “他们这是干嘛呢?”张卫雨惊疑不定的说道。

    内殿直成员之一东晔也有点琢磨不透:“不像是黑羽军打来了,像是在进行什么集体活动,如果有军队打来肯定不是这个反应。”

    然后这时,外面就传来李黑炭憨厚的声音:“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本来打算出去看看情况的张卫雨又愣住了:“这是……暗号?!”

    “不对,你发现没,他喊着数字的时候,那整齐的脚步声正好踏在这数字上,”有人发现了端倪:“这有可能是在操练吧?”

    “也没见过这种操练方式啊……”

    既然确定并没有危险,张卫雨便带头走了出去,他们看到三千多武卫军正分成三十多支队伍,以每百人为一队步伐整齐的跑着步,虽然时而还会有人出现步伐凌乱,但这个人也会马上调整自己的步伐。

    而李黑炭等带队者的口号声,就是他们调整步伐的依据,一与二正代表着左脚与右脚的落地时机。

    张卫雨等人也是聪明人,瞬间便明白这种操练的好处,这是让军队更加有纪律性,而且也是精神状态的展现。这玩意在战场上不一定有多大用,可平时训练时却有奇效。

    而且他们比较惊异的是,吕树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稀烂的武卫军给操练成了这样。

    御龙班直内有三百内殿直,每人也是统帅一百的普通御龙班直,所以大家都是明白人:能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武卫军给训练的这么听话,本身就不容易。

    昨天晚上他们还在商量,如果武卫军这群人不听话,那就用重手段先给他们调教好了再说,结果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张卫雨看了半天都没发现吕树的身影,他等李黑炭带队经过身边的时候好奇问道:“统领大王呢?”

    李黑炭看着张卫雨吼道:“一!二!三!四!”

    张卫雨:“……”

    神经病吧,问你话呢!

    张卫雨现在最烦的就是这个李黑炭,臭硬臭硬的,你说他有坏心眼吧,他也没有……

    这时候张卫雨强行拉住李黑炭:“我问你话呢,统领大王呢?”

    “练剑去了,”李黑炭瓮声瓮气的说道。

    张卫雨点点头,吕树如今果然还在秉持着坚韧的性格在修行。

    大道长生,寻常人只看到光鲜的地方,却不知这种逆天改命的行为没有毅力根本做不到。正如他们讨论时所说,崛起之路上,毅力、机缘、资质,缺一不可,而吕树是真的一样都不缺,尤其是最重要的毅力。

    “还有事没?”李黑炭不客气的问道。

    张卫雨给气乐了:“你家统领大王就没管管你这臭脾气?”

    “管了啊,”李黑炭说道:“没管住。”

    吕树现在,确实放弃了……不过他也是很有包容心的,既然知道李黑炭是这种耿直性格,那么真要把李黑炭变成那种思前想后圆滑的人,才是吕树的损失。

    张卫雨听了李黑炭的回答后愣了半晌:“那你就不能管管你自己?”

    李黑炭听了一愣:“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家大王都管不住我,我能管住我自己?!”

    张卫雨:“……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

    张卫雨他们在旁观着跑操,这训练强度并不是很大,也跟实战没有太大关系,也许这就是吕树想要他们留下来的缘故,因为吕树自己也很清楚光是这样跑操并不能让武卫军成为战无不胜的强军,还需要结合其他的训练。

    早晨吃饭的时候吕树才重新出现,然后吕小鱼就拿着账册让吕树看了半天,俩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如今吕树他们管着整支武卫军的生活,那就要精打细算才行。张卫雨他们找上门来之后吕树也没跟他们谈事情,而是要先去地里看看再说。

    张卫雨忽然发现,仅仅一个夜晚过去,吕树的精气神就仿佛与昨天又有不同,这一日千里的进境实在恐怖了些,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刚修行的人啊。

    一般情况下低阶修士如果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修行,是会走很多弯路的。

    而吕树好像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似乎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终点在哪,一路走过去就好。

    张卫雨并不清楚,吕树如今所做的事情只是要补足自己练体方面的缺憾而已,如果此时星图打开,那么吕树的身体素质很有可能达到同级别高手的两倍还多。

    这种实力融合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原本吕树就碾压同级,等到这次补上了练体的缺憾,鬼知道能强到什么地步。

    “这里的庄稼长势更快一些,”吕树巡视着已经规模庞大的梯田说道:“大概三个月之后第一批庄稼就会下来,到时候就真的不用担心粮食问题了,不过缺盐的事情要解决,粮食都可以紧缺一点,但盐不能少。”

    吕小鱼在吕树旁边点头记在了小本本上,如今她是大管家,这些都是她要操心的事情。

    “圈养野兽的进度怎么样?”吕树问道。

    “这段时间刘宜钊他们进山打猎都尽量留了活口,但暂时适合圈养的只有一种山羊,这种山羊被群养的时候性情会温顺一些,其他的野兽被圈养后连饲料都不吃了,硬是把自己活活饿死,或者非常暴躁难以管理,”吕小鱼说道。

    “野兽终归是野兽啊,”吕树叹息道。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并不是所有野兽都能磨掉它们兽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