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三千多名武卫军自愿与吕树达成盟约,奉吕树为主?这是个很难的问题。

    因为在张卫雨看来,这些流浪儿恐怕已经习惯了没有拘束的日子,虽然盟约是个比较宽松的束缚,但那也终究是束缚。

    可是如果没点防范手段,他们又不愿意拿出那五部功法来,这功法随便拿出去一部都价值连城,可能便意味着一个顶级贵族的崛起。

    有时候张卫雨也在想,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把这种东西拿出来,竟然还答应了吕树一个条件……

    “我觉得还是想要提前铺垫一下,”张卫雨对吕树说道:“这可是要接纳三千多人的盟约,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引起哗变,那一切就不用提了。”

    吕树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坦率的告诉他们比较好,由他们来自己选择一下。”

    吕树和张卫雨的立足点就不一样啊,现在张卫雨他们已经开始幻想,如果真的把武卫军调教好了,以后说不定派上大用场呢,万一成为一大助力呢?

    而吕树不一样啊,他现在就是求自保,等战争结束了自己拿到正式的统领文书后就给自己写一封选荐信去剑庐报道,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吕树有信心在一年内冲上一品境界。

    张卫雨之前说过,选荐进入剑庐的大多数都是二品,二品以下的选手都不敢去送死,而吕树如果进了一品,必然能在剑庐选拔名额中有一席之地。

    所以吕树是过客,只求自保,还有之后生产肥皂赚钱。

    对于武卫军的实力提升那是顺手的事情,主要还是把武卫军当生产大队来看的……

    所以态度不同,就导致吕树觉得就算有人因为要立下盟约这样的事情离开也无关紧要。

    张卫雨冷笑起来:“这是你自己的军队,当然由你自己来选择,但是这后果你能不能承受就是个问题了。”

    吕树满不在乎,自己有啥不能承受的,主教就在身边,还有安东尼、小鱼、贾桑伊,这特么武卫军里谁能翻起什么风浪。

    于是吕树把武卫军全部召集过来,而张卫雨等人就在旁边冷眼旁观,等着吕树把事情弄砸。

    武卫军的士兵们一脸懵逼的集结过来,有人还卷着裤腿,脚上都是泥巴,这是刚从梯田那边过来的。

    如今吕王山的山坡已经被压出了一大块平整的地面作为校场,平时早上跑操的时候就在这里。

    吕树站在校场上看着武卫军所有人朗声说道:“开诚布公的讲,因为我要送大家一场机缘,所以我需要对武卫军有绝对的掌控权,这事就像是做生意一样,我不能干赔本的买卖。原本可以强迫各位成为我的奴隶,但我本身并不喜欢控制谁,相信各位也不想失去自由,所以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就在此时,吕树话还没说完呢,李黑炭忽然高呼:“大王,我愿意做奴隶!”

    张卫雨愣了半晌,这是吕树私下里安排的套路还是自发的啊?

    然后还没等他看清楚情况,武卫军里一大堆人高喊:“大王,让我们当你的奴隶吧,我们不需要自由!”

    这次连吕树都懵了,眼瞅着一大群人争先恐后的生怕当不成他的奴隶一样,只有吕树自己清楚,他可没安排过李黑炭说这样的话啊!

    张卫雨他们完全看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们都是聪明人,所以完全能看出来武卫军的这群人完全是自愿的啊,没有人威逼他们。

    就算是李黑炭出来带头,可问题是大家都有独立的心智,不至于一句话就给带成这样啊,所以这些武卫军的士兵……是特么真的想给吕树当奴隶啊!

    张卫雨他们有点看不懂这世界了……

    然而他们从始至终忽略了一个问题,倒不是说吕树如今在武卫军的地位有多么崇高,或者多么受爱戴,而是张卫雨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去理解奴隶们的心态。

    这些人在乱世里求的便是一条生路,吕树在这段时间里所展现出来的东西,有两点是武卫军士兵们最看中的,一是吕树并不苛刻,说实话就算进了山里逃命,他们过的都比在武卫军或者是当奴隶的时候自在与舒服。

    另一点则是吕树的强大,所有人都在想,那个围着粉红围巾的仆人都是一品,那吕树得是什么实力?而且是什么样的背景能让吕树把一品强者都收做仆人?

    一品啊!这要等战乱平定后,自己这些人作为吕树的奴隶,在武卫城岂不是前途远大?

    而且,大家总觉得吕树与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不同,他从来没把谁当过蝼蚁,因为他始终以诚恳的态度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他们担心的不是失去自由怎么办,而是担心吕树精神力不够把他们所有人都收做奴隶。

    精神力是个很宽泛的定义,也没有人专门修炼它,甚至没人知道该怎么修炼它,但是它在吕宙世界却承载了“奴隶数量”这样的重要指数。

    所以,张卫雨他们与武卫军之间,是有意识形态的差别的,他们身为内殿直高高在上,就算落魄了也有自己的骄傲,而武卫军的这些人可不一样……

    吕树耐心解释道:“大家不用当奴隶,我相信各位以后一定会感谢我今天做的决定,你们也会意识到自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话还没说完呢,底下有人高喊:“不行,我们就是要做奴隶!”

    张卫雨喃喃道:“这特么都疯了吧!”

    旁边另一位内殿直蛋疼道:“难道是我们错了?”

    眼瞅着吕树还在跟大家耐心解释着,而武卫军则群情激昂。

    一个是死活不想收奴隶,另一个则是死活要当奴隶,之前张卫雨他们担心的哗变还是特么的发生了,但却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发生着。

    只不过吕树有自己的坚持,他最终还是拒绝了武卫军等人的请求,而是选择签订灵魂盟约,他认为,终有一天,这些人会感谢自己今天所做的决定。

    而盟约已经满足了他对于掌控武卫军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