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12、海量负面情绪值(第一更)
    武卫军一个个排队过来,每个人都从张卫雨面前的大锅里领走一捧白皙的油脂,涂抹之后,仅仅十多分钟便感觉浑身舒畅。

    普通人抹这个是没感觉的,因为它以野兽身体里的灵力为基石,又增加了恢复经脉伤痛的药草。

    这一点与地球是不同的,虽然地球上也有变异的生灵,可变异时间尚短,大家还不知道哪些草药发生了改变。

    吕树好奇道:“为什么不第一天就开始熬制这药膏呢?”

    “第一天的修行程度根本不至于用这东西,”张卫雨解释道:“而且以后也只是每周给他们用一两次而已,视修行强度以及他们的承受强度而定。”

    “咳咳,”吕树好奇道:“这玩意能卖吗?”

    张卫雨看着吕树无语了半晌:“这东西的药效熬制出来一天一夜便会消褪,根本无法运输和储藏,所以你就别打它的主意了。”

    “好吧,还是我的肥皂更靠谱一点,”吕树遗憾的砸吧砸吧嘴。

    张卫雨心说,难道在你眼里不能卖的东西,就是不靠谱?!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99!”

    他忽然感觉把张卫雨留下来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张卫雨在各个方面的经验都比吕树他们要强多了,尤其是眼界的层次。

    这个世界与地球不同,这里的修士修炼了太久,生产力方面他们确实落后了,可修行这件事情,实在比地球领先了太多。

    要知道这里林立着无数的贵族豪门与奴隶主,如果说每个家族都有一部功法的话,那么功法恐怕没有十万部,也得有八万部。

    只不过功法有高低,悟性也有高低,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巅峰。

    而且修行者生命很长,先来着霸占着资源希望天长地久,可后来者总要上位,于是战争时有发生。

    所以在吕树看来,吕宙世界的战争是一种必然,只要还有新的强者出现,就一定会和旧的利益既得者发生冲突。

    所以,吕树也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吕宙世界。

    吕树把识字的文化课定在了上午,不过他没有让这些从一二三四这样简单的字学起,而是直接让他们学习复杂的东西,比如直接从一段话一段话开始:“我梦想有一天,武卫军会真的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我梦想有一天,在这肥沃的吕王山上,在这吕宙里,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有一个梦想……”

    当张卫雨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愣了半天,他没想到吕树所图甚大,竟然是想要颠覆这世界的阶级?

    然而吕树压根没想那么多,他只是想让武卫军的民智觉醒而已。

    这吕宙世界的奴隶制是无法推翻的,也许地球历史上有太多民众掀翻世界的例子,可这吕宙世界不同,因为奴隶主控制奴隶,用的是真真正正的功法与利益。

    奴隶背叛不再没有成本,他们要先熬过痛不欲生的那个阶段,而这世上有99%的奴隶都熬不过去。

    所以,吕树从来没想过要改变这个世界,他想要改变的只是武卫军而已。

    但张卫雨并不这么想啊,他现在是真的有点佩服吕树了……

    越是和吕树接触,他便越发的感觉到吕树的与众不同,那种不同是存在于骨子里的东西,是思想的核心。

    如果让吕树知道张卫雨的想法,会觉得这不废话吗,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然会与众不同了……

    而武卫军那些曾经身为奴隶的流浪儿们,在经历过吕树拒绝认奴却又无私传授功法之后,当他们开始学习这句话的时候,人人生而平等这六个字差点就击穿心脏。

    即便他们没什么文化,也觉得这六个字似乎很美好。

    就在这时候吕小鱼从外面回来,她将一大堆蓝色的本子凭空扔在地上堆砌成小山,然后说道:“附近城池里只能找到这些东西,已经没有商铺在营业了,很多居民都离开逃难去了。”

    吕树看了一眼,看起来像是账本一样的东西,纸张有些泛黄且粗糙,这吕宙世界的造纸工艺并不算多么先进,但似乎因为老神王的关系,造纸行业却要比生产行业领先了许多……毕竟要刊印那么多的王词王诗……

    下课之后李黑炭好奇的凑过来:“大王,这是干嘛的?”

    吕树乐呵呵笑道:“这是给你们写作业用的!”

    李黑炭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吕小鱼挺喜欢这个李黑炭的性格,她更喜欢和耿直没心眼的人相处,所以整个武卫军里李黑炭也是难得能和吕小鱼打招呼的人。

    在其他人眼里吕小鱼就是大管家,冷冰冰的只会对吕树笑。

    经历过应试教育的吕树同学认为,作业虽然不能太繁重,但还是要有的。很多人不理解,难道就一定要写作业吗?为什么不能在课堂上就解决这些问题?真的有必要下课后继续写作业?

    而吕树觉得很有必要,负面情绪值这种东西,吕树怎么会嫌多呢……

    当三千多人因为要痛苦的写作业而产生负面情绪值的时候,吕树就在后台眉开眼笑的数钱,他忽然在想要是回了地球,要不要主动去管一些天罗地网的成员?比如说让他们写点作业啥的?

    吕树心想,也不让你们白白的写作业提供负面情绪值,自己回地球临走时看在这段时间的情谊上,一人发你们一颗洗髓果实再送一场大机缘,这就算是你们的预付款了……反正走的时候就跟这吕宙世界再无瓜葛,也不怕什么了。

    事实上武卫军每个人给吕树提供的负面情绪值远远不止1000。

    一群大老爷们刚刚开始学写字,简直急的想抠脚……仅仅一天的作业,就让李黑炭给吕树提供了九百多的负面情绪值……

    当然,第一天肯定多一点,等大家习惯了作业这种形式后,越往后会越少。

    但吕树不在乎,到时候,他还可以再开一门算数课……

    吕树对负面情绪值的渴望,就是武卫军提升文化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