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19、误会闹大了(第二更)
    吕宙世界上,老神王曾带兵围剿一位枭雄,他围困住对方之后让士兵在对方军阵四周吼战歌,让对方身陷绝望之中,从而一举击溃了对方的斗志。

    如果吕树知道这事,一定又会说老神王有点不要脸……

    而现在,刘宜钊忽然感觉自己就好像是那位枭雄……可问题是四周唱的也不是战歌啊,而是山歌!

    这特么,他也想感受一下作为枭雄穷途末路的感觉,仿佛说书人口中传颂的霸王一般。

    可问题是,山歌里面哥啊妹的简直让他分分钟出戏,这完全不是一个感觉啊!

    画风就不太一样好吧!

    然而山上唱歌的武卫军没办法啊,他们又没有接到停止的命令,这段时间训练武卫军别的学没学会不清楚,但令行禁止是学的非常好了。

    大王和指挥官不说停,那他们就不能停……

    唱歌的几个武卫军在安静的山谷里硬着头皮继续唱,而其他人则看着他们唱……那巨大的画面差异感,让几个唱山歌武卫军士兵也快崩溃了……

    忽然间,他们如释重负,因为他们心中已经收到了大王的新指令,可以停了。

    李黑炭从溶洞之中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就这么孤身一人的站在清塞军所有人面前:“我家大王说了,你们绕道东行,我们便放了抓到的清塞军,去与你们汇合。”

    刘宜钊愣了一下,对方的条件就这么简单?竟然只是让他们绕道而行?这不符合常理啊,这时候打败了清塞军,不该是享受利益的时刻吗。

    战场中投降的一方被收做奴隶这是惯例,只要收做奴隶,管你心里服不服,以后都只能为新的奴隶主而战。

    刘宜钊不解:“为什么不接收清塞军?”

    李黑炭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武卫军没那么多粮食养活你们!你们走吧!”

    远处吕王山上的吕树忽然捂脸叹息,这特么可不是他让李黑炭说的。

    原本多么装逼的时刻,他可以说我们钦佩你们清塞军的气节啊什么的,搞得像是英雄惜英雄一样说不定以后还会被吕宙的史书记载呢,传成一段佳话。

    结果现在搞的,所有人都知道武卫军很穷了……

    到时候史书会怎么说?武卫军因为贫穷,拒绝接受投降……这听起来就很丧啊!

    可刘宜钊却并没有走:“我可否见你们家大王一面?”

    吕树在溶洞中练剑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皱眉思索,对方见自己干嘛?他通过盟约给李黑炭传信,李黑炭说道:“大王说不见。”

    就在此时,刘宜钊忽然凭空扔出来数沓大额神钞出来:“这是我清塞军在南庚城十多年的一半积蓄,愿换与大王见一面的机会。”

    李黑炭肃然起敬:“你肯定能和我家大王成为朋友!”

    吕树在溶洞里差点就破口大骂了,这种话能直接说出来吗?!

    刘宜钊衣袍一振便乘风而起,朝着吕王山飞去。

    等他抵达的时候,张卫雨等人并没有出现,但吕小鱼已经带着主教及时赶了回来。

    刘宜钊看到吕树和吕小鱼的时候便心中一阵诧异,他并不是没有见过这两人啊,只不过两个多月前见到的时候对方还是个无名的小修士,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大王?

    当时刘宜钊曾诧异的看过吕小鱼一眼,因为他是易感知体质,所以能感受到吕小鱼身上的二品波动。所以那时候他知道吕小鱼一定不是普通人,毕竟能在这个年龄修到二品的,他知道只有大豪门那些嫡系继承人才有这样的条件。

    寻常人即便天赋卓绝,没有资源也是很难办到的。

    但刘宜钊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时隔两个月之后再见面,双方的身份已经互换,而吕树身后的那个围着粉红色围巾的老者,一身能量波动与他不相伯仲。

    吕树乐呵呵笑道:“不要轻举妄动,你一动,清塞军就全完了。”

    “大王不必多虑,”刘宜钊笑道:“我来不是为了擒贼擒王,而是想看看打败我清塞军的大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既然大王在此,那张卫雨大人想必也在这里吧。”

    看到吕树的一瞬间,刘宜钊就明白武卫军的功法出自何人手笔。之前他曾问过张卫雨,吕树和吕小鱼是否和张卫雨有关系,可是张卫雨说没有。

    但是刘宜钊身处高位心思并不简单,他习惯性的将人与人关系往复杂了想,这才能在朝堂上安身立足。

    于是,他便以为,张卫雨其实一直都跟吕树在一起,帮助吕树完成了武卫军的蜕变。

    事实上吕树能撞见张卫雨,也真是巧了……但刘宜钊并不这样想!

    所以,吕树忽然发觉刘宜钊竟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那种激动不是愤怒,而是兴奋……

    什么情况,吕树觉得这老小子有点不对劲啊……他不知道的是,刘宜钊非常清楚张卫雨什么身份,当年张卫雨身为御龙班直的大统领,统帅三万御龙班直,为内殿直之首。

    这种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帮其他人练兵?而且张卫雨等内殿直的大人一直枯守田埂镇,这总该有点原因吧,他回去以后便命人调查了张卫雨,竟发现张卫雨这么多年来即便再难,也从未离开田埂镇半步,他们到底在等待什么?

    而现在,张卫雨他们竟然一起离开了田埂镇,说明了什么?说明张卫雨他们等到了啊!

    那个人,也是他刘宜钊在等的啊,难怪当年那人会让他在南庚城安心等待,隐瞒实力,现在想想,南庚城不正是距离田埂镇最近的城池吗?

    似乎……一切都对上了!自己这十多年,并没有白等!

    吕树和吕小鱼面面相觑,他俩觉得有点不对劲啊,刘宜钊这货说要来见他,怎么忽然就开始发呆了,还时不时的发出傻笑声,笑的吕树都有点毛骨悚然了……

    这时候张卫雨等人从溶洞走出,这些人也是鬼精,当他们看到刘宜钊那兴奋的样子时……

    张卫雨拍了拍脑门:“完了,刘宜钊恐怕真的是自己人,这误会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