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31、张卫雨的猜测(第一更)
    黑夜里,刘宜钊轻松的行走在吕王山,这么多年来他难得有如此轻松的时间,肩负着使命,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

    从十八年前开始,他不再是为自己而活了,而是为了使命。

    这些年来追求他的女贵族和女奴隶主也有许多,但刘宜钊始终孑然一身,只因为他担心自己说梦话的时候说出什么秘密来。

    他最怀念的便是在御龙班直的时光,无忧无虑,只需要王说什么,他们便做什么就好,不用去思考那么多。

    其他的荣誉、亲人、生活,王从不会亏待自己的下属。

    如今一切都像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他似乎又可以无忧无虑的当一个踏踏实实的马前卒了,现在的斥候工作,他就很喜欢。

    忽然间他心中有感,到了一品,便是有人盯着自己看都能有所察觉。

    然而当他转头看去的时候,赫然看到几个黑羽军的斥候正一副若无其事似乎完全没有发现他的样子,准备走开……

    惹不起惹不起……

    黑羽军的斥候心里念叨着,我没发现你,我真没发现你,然而一切都晚了……

    当他们看到刘宜钊朝自己飞过来的时候,斥候们都觉得这山里藏着的军队也忒不讲理了吧,一品高手被人盯住就会心有所感,所以一品斥候永远不存在被发现后却发现不了敌人这种情况。

    总不能一路都拿余光去侦查吧,那还要个屁的斥候……

    黑羽军的斥候临死前抽出一支纸筒,使劲拉开纸筒前端的一个盖子后,纸筒冒出绚丽的红色火花,而后他将这纸筒使劲朝天上扔了出去,希望附近的黑羽军能够看到这个信号,将刘宜钊围杀在这里。

    以他四品的实力,这纸筒轻轻松松便能扔上数百米高空被附近看到。

    然而,纸筒还没高过树林的树冠,就被刘宜钊给截了下来。

    黑羽军的斥候们内心一阵绝望,这特么简直不讲道理啊。

    与此同时,黑羽军枕戈待旦的时候武卫军并没有闲着,这便是地形的优势了。

    黑羽军又不敢进入溶洞,于是白天的时候武卫军可以放心大胆的分批休息,而黑羽军却不行,他们要时刻防备着被武卫军偷袭。

    到了晚上,黑羽军必须打起精神来,而武卫军则生龙活虎的跟打了鸡血一样!

    平常武卫军是实行宵禁的,难得有一天能晚上出来活动,简直跟特么小孩子过年了一样,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不睡觉不修行了,不仅不困,甚至还有点想放鞭炮!

    吕宙,也是有春节的,老神王规定正月初一的那一天为春节,万象初新,所有人都可以在新的一年里忘掉过去,开始未来。

    于是,武卫军大半夜的就出动了,白天进行偷袭的那群人则开始休息,等待着白天的到来。

    虽然吕树说,没有战术就是武卫军的战术,但事实上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战术,现在他们分成了两队,一队跟随刘宜钊和安东尼,一队跟随吕小鱼和主教。

    而吕树,则消失在山林里,他决定尝试一下自己如今单修练体的成果。

    张卫雨想要阻止吕树这么干,万一吕树遭遇一品高手的伏击,那就完蛋了。

    要知道吕树现在就是武卫军的精神支柱,如果吕树没了,那一切就完了。

    然而当他看到吕树的神情时便觉得不对劲,他看到吕树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自信,张卫雨疑惑道:“你已经二品了?”

    “没错,”吕树点点头。

    “可就算是二品,也打不过一品啊,”张卫雨说道。

    “放心,我心中有数,”吕树笑道。

    张卫雨发现,吕树没有半分胆怯,没有任何一个修士在晋升新等级后的不确定感。朝堂之中曾有人说,修行如做官,你刚升到一品的时候便仿佛当了一方城主,这时候你从来都没有当过城主,也不确定自己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所以要慢慢的适应自己的角色。

    修行也是如此,刚晋升之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够达到什么高度,对敌时便会有犹豫。

    但吕树没有这样的情况,丝毫没有。

    张卫雨平静问道:“你以前是否早就到达过这个境界?”

    吕树愣了一下笑着看向张卫雨:“没错,这在未来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刚遇见你时是实力跌落谷底,并不是从未修行过。”

    吕树坦诚相告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了局面,而且未来要解锁星图,必然会让对方发现的。

    这下子张卫雨感觉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原来如此,原来这少年早就是个高手了。

    只是张卫雨忽然在想一个问题,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年纪这么小便能有这么高的实力,还有吕小鱼,那女孩身上也似乎藏着巨大的秘密。

    原本张卫雨曾猜想过一个似乎最不可能的答案,也是他所希望的答案,毕竟吕树出现在田埂镇如此敏感的地方。

    可问题是吕树功法所体现出来的一切特征都和那个答案对不上号啊,但凡是有一点原本的特征,那张卫雨都敢大胆猜测,可惜没有。

    吕树走出了溶洞,手上连剑都没拿,仅仅拿着一根树枝。

    那树枝上甚至都没有仔细把枝杈给折掉,吕树哼着小曲走路时,那树枝上的叶片还会跟着晃动。张卫雨无语了,这也能算是武器?这到底是彪啊还是艺高人胆大?

    可那月色下的少年身上,偏偏满是剑意,犹如刚刚经溪石磨砺,准备杀人。

    此时,一名黑羽军的一品指挥使腾身飞上天空,手中所持的长矛直至山头。身边的士兵不停的在死去,他心中满是戾气想要毁掉眼前的山脉,连同那山脉中的溶洞!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最多毁掉一座山峰,还有着力竭的危险,但他必须要给自己的士兵创造出一片可以休息的地方,不能无时无刻都得担心着不知道哪个洞里忽然钻出来的武卫军。

    可他还没出手便被刘宜钊拦住了,两人飞在天空之中,刘宜钊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尽情搏杀而不用去担心全局,也不用分心指挥,就像当初自己在御龙班直时一样。

    刘宜钊因实力境界而青春常驻,与他在御龙班直时一般,仍旧是少年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