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军统帅这两天一直在反思,自己是来打仗的啊,明明已经打下了这么多城池,怎么打着打着,就开始暗箱操作开始赌博了?!

    原本黑羽军统帅也不太相信这武卫军,但之前刘宜钊的一番话说服了他:“我们武卫军以后是要赚大钱的,想要赚大钱就一定会守信用,绝对不做一锤子买卖。信誉你懂不懂,有了这次的信任基础,以后我们再合作的时候大家才能放心。”

    黑羽军统帅心想,这武卫军竟然已经开始盘算着下次合作了吗?

    但这仍旧不是黑羽军统帅信任武卫军的基础,毕竟你们已经和赌坊联手坑死那么多人了,凭啥一句话就相信你们?

    结果当黑羽军统帅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刘宜钊又拿出来一张押注武卫军不会出兵的下注单据,单据金额两百万神钞,这算是武卫军现在的所有存款了,还是刘宜钊当初清塞军那边攒下来的。

    直到这个时候,黑羽军统帅才算真的信了武卫军,然后就在想,这武卫军所图甚大啊,现在就开始打造自己的诚信品牌了,怕不是为了以后继续和别人联手坐庄?

    然后,当武卫军大摇大摆的从云安城买走了三百头猪和三千多坛酒之后,黑羽军统帅又托友人加了五百万的注。

    有亲卫怂恿,这武卫军摆明了是要犒赏三军庆功的样子,这是黑羽军的好机会啊,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进山?

    黑羽军统帅心思一动,但转念便熄灭了:“你确定进山就能找到他们吗……”

    要能找到他们,之前那几场仗哪还用打的那么被动!

    其实吕树最开始让刘宜钊找的人是几大贵族,因为如果他配合这些贵族对黑羽军里应外合,搞不好真能把黑羽军弄死在南州境内,他们武卫军本来就是在南州混的嘛,黑羽军名义上还是敌人。

    结果那些大贵族现在打定心思要撇开武卫军,于是一口回绝了武卫军。

    这吕树就不太乐意了,你们不跟我吕树做生意,就是看不起我吕树啊!于是,他就跟黑羽军做了这一笔生意。

    而且吕树是认真在做生意的,以前赚负面情绪值的时候他都在注重可持续发展,现在当然也要这样了啊。

    在吕宙说不定还要呆一段时间呢,有诚信才好赚钱是不是?说不定离开吕宙的时候还能带好多土特产回去,比如灵石啊、盔甲啊、武器啊之类的……

    但是这场大战将起,武卫军就真的缩在吕王山里不出兵了?也不行。

    赌坊开的赌盘是,武卫军会不会出兵,与大贵族军队里应外合。

    后半句至关重要,因为武卫军只要打的不是黑羽军,那就不算是里应外合出兵!

    所以,武卫军是可以明目张胆打贵族军……

    但是武卫军与大贵族同属南州,这要明目张胆的打了大贵族们,万一以后天帝出来问罪了怎么办?

    于是渭北关以北忽然出现了一小股叫做脱贫致富的流匪,四处打劫大贵族们的辎重粮草,非常猖獗,各大贵族的军队损失惨重……

    这支名叫脱贫致富的流匪冒出来的时候各大贵族都无语了,他们当然知道这是武卫军,可这支脱贫致富的土匪一没穿武卫军的盔甲,二是他们根本抓不住对方的人,半点证据都抓不到。

    这群脱贫致富的流匪还全都蒙着脸,打定注意就是只抢辎重粮草,别的什么都不干。

    当脱贫致富一次出兵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蒙面李黑炭与蒙面刘宜钊所带的队伍,大贵族的军队统领当时就急了:“你们武卫军竟然……”

    话还没说完呢李黑炭也急了:“我告诉你别污蔑我们啊,我们就是土匪,我们的理想就是当土匪,你要是侮辱我们的理想,我们就打人了!”

    贵族军统领:“……”

    这个消息也被传回了王城,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武卫军和大贵族的军队在内斗,但是又没什么证据。

    反正这事跟赌盘扯不上什么关系,大家也就不在意了。

    只是王城这边所有人都非常感慨,这场南州与西州的战争真是太精彩了,打着打着连脱贫致富这种土匪番号都打出来,简直神奇……

    你们武卫军还能不能干点正经事了?脱贫致富这种番号你们是认真的吗?

    好了,这一次,全吕宙都知道武卫军很爱钱了。

    而吕树觉得,他把青龙寨的番号都放弃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就在这个艰难的环境里贵族大军挺到了渭北关前,也就在这个过程里他们发现,不是黑羽军弱,而是大家真的拿这个武卫军没什么办法……

    天知道现在的武卫军为什么会这么强?!

    大贵族们都憋着气,心想等这场战争结束一定要去天帝那里举报这支武卫军,就这么一根搅屎棍子在战场上,太影响战争体验了!

    吕树这边领着武卫军远远的在山上关注着这场夺关之战,他想了想说道:“虽然换了脱贫致富这个旗号,但是难保天帝文在否真的不会追究,所以我们武卫军还是得想好退路。”

    张卫雨无语了半天:“难得你也知道这个主意很馊啊?”

    吕树一本正经的说道:“战场上瞬息万变,哪个统帅能确定自己的策略一定是对的?”

    “可人家知道错了会改,你呢……你们放开我!”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想了想说道:“收拾好山里的粮草和值钱东西,如果这场战争在剑庐选拔开始前结束,我们就要离开吕王山了,当然,如果剑庐选拔在这之前便开始了,一切就都不是问题,还没人敢拿剑庐传人怎么样。”

    “那如果这场战争结束的时候,剑庐选拔还没开始,我们去哪啊?”吕小鱼好奇问道:“现在粮食倒是不用担心,够我们吃五年的了……”

    吕树惊讶了一下:“我们抢了这么多吗?”

    吕小鱼默默的点点头:“贵族军从上周开始就已经在省吃俭用了……”

    “如果战争结束时剑庐选拔还没开始,我们就打到西州那边去,等剑庐选拔开始了再回来……”吕树平静说道。

    谁都想不到,武卫军这会儿就已经开始做反攻的打算了,造孽太多,南州好像有点待不下的样子了……

    ……

    月票呢,那么大一堆月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