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62、贪生怕死吕小树(第一更)
    箭雨来的有些突兀,吕树跑的也有些突兀,刚才孙仲阳还信誓旦旦的说吕树不会跑呢,结果这就已经跑了。

    可你跑归跑,扛马车干什么啊?

    事实上这一轮箭雨并没有多大的威胁,起码二品以上的高手都绝对不会死在这种手段上,所以吕树判断的很清楚,人是肯定没事的,马和车要是坏了,后面那么长的路程就有点难受了啊。

    要知道现在吕树每天都是在马车上蕴养剑意的,没了马车他就得走路,到时候别说辛苦的问题,光是修行的进度都要被耽误下来。

    不光是孙仲阳没有想到吕树会这么做,就连远处埋伏着的大奴隶们都没有想到……

    有人小声疑惑道:“那马车里不会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不过不要多事,雇主说了杀掉那12个王城天才就行,他们就已经够难缠了,”有人冷声说道:“一切以任务目标为主。”

    这群人是非常专业的,这些年来早就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所谓的高手了。

    商队这边不停的有人死在羽箭之下,只不过死亡的人都是商队老板的努力罢了,孙仲阳他们倒是没事。

    商队老板也很痛苦,一旦自己的奴隶死完,这余下的货物只能丢弃在路上,但是商队老板心里燃起了另一种希望:孙家从来不亏待下人,如果他真是因为孙仲阳在商队里面而导致他商队损失惨重,孙家未来一定会加倍的补偿他。

    倒不是说孙家有多么宅心仁厚,而是大家都明白,只有这样,以后才有更多的人的愿意给孙家卖命。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就是,第一,孙仲阳必须活下去,第二,他自己必须活下去。

    商人重利轻离别,于是,商队老板看到自己身边被箭矢杀死的奴隶们也不是那么悲痛了,他的奴隶队伍并没有死完,还剩下一半,但马车恐怕有一大半都废了。

    就在商队老板心情复杂的时候,吕树和吕小鱼又扛着马车与马匹蹭蹭蹭的回来了:“他们会打过来吗?”

    眼瞅着吕树和吕小鱼手上的马匹和马车都没放地上呢,搞不好商队老板说“会”,俩人可能就又走了……

    然而孙仲阳却不甘心就这么算了,他冷声道:“与其等着对方找上门,还不如我们找过去一劳永逸。”

    商队老板大惊失色:“您是千金之躯啊,可不要犯傻跟他们硬碰硬!”

    只是,吕树原本以为孙仲阳是心高气傲、年轻气盛,以为自己一品便天下无敌了,但是他仔细打量着孙仲阳的神情,这年轻人沉着冷静,并没有什么冲动的迹象。

    吕树恍然明白了,这孙仲阳不是冲动,而是对方已经明白,敌人在暗,自己在明,这么耗下去根本不是办法,还不如趁自己最强盛的时候主动出击。

    如果实力弱就算了,但是四名一品、八名二品,这实力走哪去都没人敢小看。

    只见孙仲阳从空间装备中取出一柄赤红色的长剑倒提在手上:“跟我杀了他们,一切小心行事。”

    刚说完,他就看到吕树已经把马匹放在了地上,撸起袖子准备跟着他们一起去呢。

    孙仲阳愣了半天:“你这是干嘛呢?”

    “我去保护你们啊,”吕树理所当然的说道:“放心,收钱办事,我是有职业素养的。”

    “算了你不要去了,太危险了,”孙仲阳摇摇头,他虽然想恶心吕树,把这货留在队伍里,但是真遇上危险还是不太想真把吕树给牵连进来,所以他拒绝了吕树同行。

    吕树觉得自己既然收了钱,就要办事是不是,不然自己的品牌怎么站得稳?

    这时候莫小雅忽然问道:“你武器呢?你连武器都没有吗?”

    吕树四下里看了一眼,他原本可以随便找根树枝的,但是他觉得孙仲阳他们肯定听说过武卫军统领一根树枝杀敌的事情,所以树枝这种特征极其明显的特征肯定不能暴露啊,吕树为了保住自己的人设,还是好好思考过的。

    然后吕树看向商队老板:“我救过你一命。”

    然后,便是长久的凝视。

    “来自宋博的负面情绪值,+666!”

    商队老板刚开始想假装没听到的,他觉得自己只要表现出拒绝的意思,这少年应该就会放弃了,结果他低估了吕树。

    商队老板无语了:“我这里也没有什么武器啊。”

    “我救过你一命,”吕树平静的说道,然后继续凝视。

    “来自宋博的负面情绪值,+666!”

    然而还没等商队老板拿出武器来呢,孙仲阳先等不急了,这特么等吕树拿到武器,对方估计都跑的没影了吧。

    孙仲阳觉得自己虽然生这个少年的气,甚至还已经有点看不起这个少年了,但对方确实是因为自己才卷入这个事情里。

    他孙仲阳虽然是王城子弟,但绝对不会做牵连无辜的举动,所以他还是想让吕树留下,孙仲阳开口说道:“你……”

    “好,我留下,”吕树平静说道。

    孙仲阳:“……”

    “来自孙仲阳的负面情绪,+888!”

    这次孙仲阳啥也不说了,直接带着其余的王城子弟冲向箭雨飞来的方向,而吕树心安理得的坐下来继续端起自己的荞麦面,还抬头问商队老板:“还有面么?”

    “有有有,”商队老板苦笑起来,这少年大概是自己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古怪的那一批人里的佼佼者……

    吕小鱼也捧着面碗,低声问道:“真的不帮他们吗?”

    吕树一边吃面一边含糊的说道:“帮肯定是要帮的,不然他肯定不给钱,但问题是这次对方肯定有后手,我们得看清楚情况再说,别钱没赚到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那多不划算。”

    莫小雅临走前看吕树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仿佛吕树在她心里已经成为了一个贪生怕死还贪财的小人。

    王城天才们与那些受雇佣的大奴隶们这一打便是一整夜,吕树在远处轰鸣声中修行着自己的剑道,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