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64、投奔亲戚的难民(第一更)
    商队老板清清楚楚的从吕树那里感受到了威胁,他想了想说道:“我跟你捋一捋啊,你是掏了钱进来商队的,希望我们能把你们捎带到王城去,对不对?”

    “对,”吕树点点头。

    “现在我不仅不要你钱了,还得给你钱,让你保护我?”商队老板宋博问道。

    吕树大手一挥:“你就说你需不需要保护吧?”

    宋博无语了半天:“需要。”

    “50万,”吕树说道。

    “来自宋博的负面情绪值,+666!”

    甭管这位叫做宋博的商队老板怎么想,吕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人,一日为匪,终身为匪,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就在此时,远方的战斗声响慢慢平息了下去,宋博眼巴巴的看着战斗的方向,结果直到天亮的时候孙仲阳等人才终于回到商队里来。

    这一战是孙仲阳他们胜利了,然而情况却不容乐观,吕树发现这12人伤势很重,尤其是孙仲阳。

    吕树如今身经百战,所以单看孙仲阳的伤势便明白对方在这一战里承受了最大的压力。

    但孙仲阳毕竟是一品高手,还能撑着保持清醒,另一位王城天才干脆已经陷入昏迷,只能被朋友背在身上。

    孙仲阳疲惫的看了一眼吕树他们,而后对宋博说道:“立即启程,给我们准备好车马,我们需要疗伤。”

    宋博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当然这也是吕树所担心的,孙仲阳等人虽然将这一批大奴隶杀掉了,但是自己也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

    “他们恐怕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战斗能力了,”吕树对吕小鱼低声说道:“一品高手放弃了飞行的手段,说明他已经油尽灯枯了,这要是后面再有人来袭,恐怕他们一个能出手的都没有,还是太年轻气盛了。”

    明明孙仲阳等人都要比吕树大好几岁,结果偏偏吕树说孙仲阳他们年轻气盛的时候毫无违和感,宋博下意识的问吕树:“那我们怎么办?”

    说完这句话宋博就想扇自己,自己问吕树干嘛啊,怎么就潜意识把吕树当成依靠了啊……

    然后宋博便看到吕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先赶路吧,出现状况再说。”

    大家都处于忧虑之中,孙仲阳他们原本是商队里的护身符,结果却招来了难以预料的灾祸,只是大家现在同在一条船上,吕树估摸着昨晚一战必然有人在暗中旁观,自己现在想要脱离干系也晚了。

    但吕树真的是一点都不慌,甚至还想知道即将到来的敌人身上有没有钱。

    剑道不同于星图的修行,星图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获得负面情绪值就好了,然而剑道不同,吕树现在慢慢达到二品的巅峰便第一次感觉到“关隘”的意义。

    以前总听李弦一说,二品往上靠的是悟性,一品便是正式接触天地的起点,也是每个人正式踏上追寻“道”的起点。

    而吕树从未真正达到过一品的境界,他现在就如同聂廷卡在一品巅峰时那样,那时候的聂廷主动前往昆仑虚想要凭借屠龙之战来获得新的感悟,从而一举破关。

    结果那头老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或者可以说聂廷比想象中的还要强,所以聂廷并没得到自己想追寻的东西,无法印证。

    而现在吕树也处于这样一个时期,他的剑道,也需要印证。

    所以孙仲阳给他说加钱的时候,孙仲阳以为恶心到他了,但事实上,吕树现在压根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

    而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下一次敌人到来前将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然后孙仲阳等人就发现,商队里面供人乘坐的马车都已经毁在第一轮的箭雨里了,剩下的都是用来运输货物的敞篷板车……

    整个商队里面只剩下一辆能够遮风避雨的马车,是吕树的……

    孙仲阳他们坐在摇摇晃晃的板车上忽然想起吕树和吕小鱼扛着马车蹭蹭蹭跑路的情景,就有点生气。当时大家都一心想着跟战斗有关的事情,就吕树只顾着马车,结果大战之后大家都蓬头垢面的坐在板车上,一个个跟进城投奔亲戚的难民一样,吕树却能坐在马车里好整以暇的继续蕴养剑意……

    现在孙仲阳等人不像是王城贵子,吕树才像。

    但这也就算了,孙仲阳等人急着调息疗伤,坐板车就坐板车吧,但更恶心的是原本吕树很少从马车中出来活动,现在时不时就会出来感叹有个能遮风挡雨的马车真好……

    孙仲阳受不了这委屈便说要将吕树的马车买下来,吕树一句非卖品就回绝了。

    一架马车再怎么溢价也贵不到哪里去,还不如留着刷孙仲阳他们的负面情绪值,莫小雅咬着嘴唇看向吕树所在的马车,她觉得这少年太没有风度了。

    说书人的故事里,公子与侠女都是风度翩翩灿若惊鸿,莫小雅出王城前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幻想,然而当她真的出来时便发现,故事里都是骗人的,外面的世界只有脏脏的板车,还有像吕树这样的小人……

    莫小雅他们是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修行者,然而说到底也不过是没有真正见过大风大浪的小女孩而已,于是哇的一声就哭了,一边哭一边给自己疗伤……

    吕树有点哭笑不得,在他看来这点苦算什么啊,那些年里他所经历的事情都要比这些都惨痛。

    在天罗地网的那段日子里,他吃过苦也受过伤,甚至也伤到必须由卡洛儿背着的地步,还经历过真正的生离死别。

    大概这才是吕树说孙仲阳年轻气盛时,宋博感受不到违和感的根本原因,那是宋博便感觉,似乎这少年早已经历过了太多的生死与权衡。

    现在的吕树压根就不是孙仲阳他们这种空有实力却对世界依旧懵懵懂懂的少年,而是那个数万人敬仰的第九天罗!

    一架马车迎面而来,马蹄声哒哒哒的靠近着,吕树转头望向路的来处,那马车的车夫与他对视着,吕树的面色平静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