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偷听我们说话干嘛?”莫小雅很生气,她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偷听别人说话竟然都这么理直气壮!

    “奥,”吕树想了想说道:“我怀疑你们中间有内鬼,所以就来听听,试试能不能把这个内鬼给找出来。”

    孙仲阳当时面色就变了,他沉声说道:“你可明白你在说什么吗?我们二十多年的友谊岂容你这样污蔑?”

    “我也只是怀疑而已,”吕树乐呵呵的笑道。

    “请你离开我们这里,我们的友情不需要你来质疑,”孙仲阳冷声说道。

    “行,你们继续聊,”吕树挥挥手就带着小鱼走了,徐沐君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他才懒得跟孙仲阳讲什么道理,结果才是重要的,孙仲阳他们相不相信并不重要。

    孙仲阳他们有点牙疼,这时候他们忽然发现,现在不该是跟吕树算账的时候吗,那少年偷听大家说话的事情还没算呢,怎么就让他走了?

    莫小雅更生气了:“孙仲阳,你让他走什么啊!”

    孙仲阳想了半天感觉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就背上了一个大锅:“我……我不是觉得他质疑我们友谊很生气吗……”

    “来自孙仲阳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莫小雅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所有人都很牙疼了,他们确实拿这个叫做乐于吕的少年没什么办法,若是没受伤还好,现在受伤了打都打不过……

    现在,孙仲阳甚至不知道吕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队里有内鬼。

    这是个很恶心的事情,孙仲阳相信他们二十多年的友谊一定不会出现这么卑劣的事情,但……万一呢?

    然而这一次,吕树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之前大奴隶们出手前就是先对他出手进行警告,后来孙仲阳等人受伤后立马来了杀手,等级并不高,其实就是为了杀掉商队老板宋博。

    对方很清楚宋博实力不过是个花花架子的二品,而且也很清楚宋博如今最想买的就是马车,所以派两个二品过来又有马车诱惑,杀宋博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结果却被吕树搅合了。

    这中间有很多吕树觉得很古怪的地方,所以小心无大错啊。

    商队在旷野中行进,孙仲阳等人依旧在板车上摇摇晃晃的修行疗伤,莫小雅他们在破着大洞的马车上。

    商队里的奴隶们一个个疲惫至极,宋博手下这些奴隶也都是身经百战的,看家护院、走马行镖,以宋博的身份肯定要买那些最好的奴隶来保护自己。

    但奴隶再好,也无法插手一品高手之间的战斗。

    这时候宋博会感觉,还是自己的实力高强才是根本。

    商队里所有人都蓬头垢面的,之前商队也路过了好几个小镇,然而宋博怕节外生枝就没有进去,干脆一口气走到王城好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商队路过小镇或者城池的时候宋博都会派手下的奴隶去补充一些事物和淡水,不会进城。

    就在吕树说可能有内鬼的第二天,商队里的奴隶匆匆离开,宋博给大家解释说距离官道不远就有一个小镇,所以让奴隶去买点事物。

    结果宋博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然后他一转头,发现吕树、吕小鱼、徐沐君也在默默的看着自己……

    宋博当时头皮就麻了,他问吕树:“你看着我干嘛?”

    吕树淡定说道:“平日里最容易跟外界接触的就是你了,你就坐在这里,昨天一天对方都没有什么行动,很有可能是在等待着什么时机,你那奴隶等会儿买回来的食物谁都不许动,你先吃一口再说?”

    宋博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平时也在担心买回来的食物会有毒,所以都是让自己手下的奴隶试吃的,结果现在变成了他要试吃。大家都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下毒这种事情非常有可能发生,所以如果是自己试吃,自己很有可能忽然就跪了……

    孙仲阳忽然冷声道:“不要疑神疑鬼,我们的食物和货物毁了那么多,因为车马被毁的原因还丢弃了不少,若是不买外面的食物,根本就不用下毒,饿都饿死在路上了。而且宋博为我孙家做事几十年,我孙家很信任他。”

    吕树瞥了孙仲阳一眼,说实话他对这货没有什么恶感,因为孙仲阳确实有大家族子弟的风度,为人处世很磊落和公正。

    所以吕树便明白孙仲阳能成为莫小雅他们这一群子弟中隐隐的领袖不是没有原因的,是因为大家都服他,这孙仲阳还是有点人格魅力的。

    如今孙仲阳见吕树为难宋博便看不下去了,这一路上宋博鞍前马后的他都记在心里,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先怀疑人家呢?

    吕树摊了摊手:“那你说,有毒怎么办?”

    这时候宋博手下的奴隶回来了,捧着用油纸裹好的包子。宋博想了想:“那就这样,也不用人试吃了,我以银针验毒的方式来确定这包子是否有毒,若有毒,我以死谢罪,还望孙家善待我妻儿老小。”

    说着宋博便抽出一根银针插进包子里,等到银针拔出来的时候,银针竟然真的黑了!

    这次,孙仲阳也没话说了。

    那捧着包子的奴隶张大了嘴巴犹豫半天也没敢说话,还是旁边的吕树沉吟两秒说道:“你是不是傻,这特么是豆沙包!”

    吕树就纳闷了:“谁告诉你们银针能验毒啊?”

    宋博愣了一下:“老神王写的水浒传里说的啊。”

    吕树忽然就感觉这老神王是真的闲,水浒传这么长的东西都抄?!不过没啥说的,地球上银针能验毒也是从水浒传这里出来的,结果一大堆人把银针都给传神了,搞得好像银针就是武侠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里百分之百能验毒的特殊道具一样……

    然而银针验毒这个原理原本是针对砒霜的,吕树还真不信砒霜这种东西能对一品修行者能有什么效果……

    吕树感觉就看一品高手那强大体魄,吃砒霜搞不好能撑死都毒不死,充其量也就是拉个肚子,第二天还能活蹦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