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71、精神病人(第二更)
    钟玉堂和陈祖安他们面面相觑,这咋连天帝都冒出来了,陈祖安乐呵呵笑道:“这货是从天庭来的?不知道他认不认识孙悟空啊?”

    “少在这贫,”钟玉堂瞪了陈祖安一眼,自从吕树从洛城消失之后,钟玉堂终于找回了权威的感觉,吕树在的时候,他感觉说话大点声都可能受到生命威胁……

    然而,虽然找回了权威,钟玉堂却并不开心,他更宁愿过以前那样的日子。

    就在此时一个白色的影子蹿了出来,钟玉堂看过去:“小凶许,确认了么?”

    毛茸茸的小凶许拿出小本子写道:“确认了,就他一个,实力不算太强,我有九成把握让他入睡。”

    这时候小凶许头顶上一撮紫色的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还有十多个小弟跟在它的身后。如今小凶许孤零零的留在地球担负起维护治安的重任,主动配合天罗地网。

    当初它找到钟玉堂的时候,钟玉堂还挺诧异的。

    其实大家都知道小凶许的存在,但都刻意视而不见,哪怕变异生灵闹的再凶的时候,天罗地网也从来没对小凶许采取过什么措施。

    现在想来,其实那时候大家就已经很信任吕树了,包括信任他身边的人,哪怕是动物。

    当时钟玉堂问小凶许为什么要主动帮天罗地网,小凶许就写字说:“要把吕树的精神花扬光大!”

    钟玉堂看到后愣了好半天。

    此时,钟玉堂沉声道:“事关人命,九成把握不够,万一你失败了导致人质死亡就不好了。”

    小凶许想了想笃定道:“十成把握!”

    结果刚说完,无线耳机里面传来兹啦的电流声响,而后所有正在听着里面动静的人都仿佛受到某种奇怪的法则影响,时间都似乎慢了下来。

    下一刻,曹青辞手中提着那个身穿盔甲的怪人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别墅的窗户破碎了,刚才曹青辞便是干脆了当的从窗户突破进去,而后将这个人毫无悬念的碾压掉了。

    不过,就连钟玉堂都不知道曹青辞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如今曹青辞隐匿行踪的手段更加诡异了。

    曹青辞提着那个昏迷的人走过来说道:“审讯一下吧,看看怎么回事,我觉得不像是神经病那么简单。”

    钟玉堂没有责怪曹青辞擅自行动,说实话曹青辞这些年执行的任务比钟玉堂还要多,在这种事情上钟玉堂的判断力虽然出色,但还不如曹青辞。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曹青辞是聂廷的亲传弟子,搞不好哪天就成天罗了,不论是贡献还是实力,曹青辞都有了。

    如今曹青辞,是道元班到现在唯一的一个A级,永远领先别人一步。

    钟玉堂带着人回洛神修行学院了,现在洛神修行学院有四分之一的区域是作为豫州天罗地网总部来使用的,功能齐全。

    他坐在车上的时候就在想,虽说精神病人很多都是能够逻辑自洽的,但这货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没有暴力倾向,没有性格方面的极端反应,表现很正常。

    就像是一个……迷路的人。

    钟玉堂不是寻常之人,寻常之人也当不了天罗地网在豫州的大管家,他在第一时间便向上面报告了这件事情。

    当天晚上洛神修行学院的学生们正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呢,忽然听到天上响起破空声,有人抬头便看见一个人影飞过,赶紧激动的喊起来:“是陈天罗!陈天罗来了!”

    如今天罗在天罗地网内部就像是精神领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粉丝,让人比较意外的是,那个貌似最讨人嫌的第九天罗,反而粉丝最多。

    陈百里到来的时候,聂廷已经在了,学生们甚至没发现聂廷是何时到的。

    聂廷起身与陈百里一同向里面走去,然后站在一面玻璃外面看着里面的审讯室,钟玉堂就坐在那个身穿盔甲之人的对面,而这个身穿盔甲的人则被天罗地网用特殊材质的镣铐禁锢在原地。

    “我问你答,”钟玉堂慢条斯理的说道:“叫什么名字?”

    那人冷眼看着钟玉堂:“谁指使的,梁家?钟家?这是哪里?”

    钟玉堂并没有生气:“叫什么名字?”

    结果那人还是自顾自的说话,反问钟玉堂:“你们可知道我为天帝办事,天帝若发现我不见了是什么后果?你们几个大贵族担待的起吗?”

    钟玉堂忽然感觉心好累,跟精神病人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呢……很多人不理解精神病院的医生有多么难,现在钟玉堂反正是理解了。

    这次,钟玉堂没有再纠结对方的名字,他朝外面挥挥手,早就等着的精神病医生走了进去。

    人家精神病医生就很有技巧了,压根不问名字,直接顺着此人的话继续问:“你为什么认为我们是梁家或者钟家的人?”

    那人皱眉:“你这白色的褂子怎么看起来这么古怪?你们穿着为什么都如此古怪?我任转运使一职除了跟你们梁家和钟家有矛盾,其余的大贵族谁会费尽心机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

    医生好奇道:“天帝是谁?”

    对方冷笑起来:“你这是对天帝大不敬!”

    医生忽然也冷笑起来:“天帝算个屁,我哪知道天帝是哪根葱?”

    “大胆,我端木天帝岂是你能侮辱的!?”那人勃然大怒。

    钟玉堂静静的站在聂廷身旁听着精神病医生诱导对方说话,还别说,真挺有用的……

    钟玉堂这时候有点心虚,这别是个真的精神病人吧,他可是把聂天罗和陈天罗都喊来了啊,这要真是个精神病人就闹笑话了。

    聂廷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情况一时间僵持下来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人在说什么,看起来就像是个正常的精神病人。

    然而就在此时,聂廷忽然隔着隔音的玻璃问道:“你听说过吕树么?”

    那玻璃明明是隔音的,可是竟然格挡不了聂廷的声音,仿佛那声音便是一种法则,远远超越了普通物质的界限!

    里面那人愣了一下:“谁在说话?等等,吕树这个名字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