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72、吕树的线索(第三更)
    这次,包括钟玉堂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而且眼睛中都亮起了异样的神采,他们找吕树找了太久,找到几乎绝望。

    他们每个人都希望能重新见到那个少年,哪怕对被对方气死也无所谓!

    所有人都没想到聂廷竟然会突然试探的问了这么一句,而且好像还真有了一些线索!

    就在此时,钟玉堂发现就连聂廷敲击手指的节奏都乱了一下,那紊乱的节奏中,似乎在平静之中隐藏着聂廷的激动。

    所有人都没说话,容那个精神病人细细梳理自己的思路。

    这种时刻,所有人都有点佩服聂廷的思路,竟然猜测对方可能来自另一个世界后果断的问了吕树这个名字!

    只听那人自言自语:“你们为什么要问这个名字,感觉非常熟悉,我一定能找到你们的线索……等等,这不是武卫军那个统领的名字吗?”

    这一刻钟玉堂他们都傻眼了,什么跟什么啊,武卫军又是个什么鬼?这武卫军听起来和吕树根本就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陈百里皱起眉头似乎有点失望,他原本抱着很大的希望想要找到关于吕树的线索,结果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关系。

    或者……这个人真是个神经病?

    所有人都有些失望,因为大家都觉得可能是搞错了,但是聂廷并没有动摇,他平静道:“告诉我这个武卫军统领的事情,我告诉你这是哪里。”

    那个人冷静下来思索了片刻忽然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不过我有点饿,给我拿点吃的来。”

    毕竟吕树跟他没什么关系,他所知道的也是道听途说,如果是跟他本人有关的信息他肯定不会说,但是这武卫军统领吕树的事,整个吕宙现在怕是都知道了吧?

    聂廷对钟玉堂使了个眼色,拿饭菜。

    那人坐在审讯室里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也就是个二品的修行者而已,哪怕在西州也不算什么大角色,只是因为能力出色担当了转运使这个职务。

    当曹青辞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惹不起了。

    他现在最疑惑的是,他明明正统帅后勤部队给前线运输粮草,自己就是想去路边尿泡尿而已,一脚踩空就到了这里。

    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钟玉堂亲自给这人端去了饭菜,洛神修行学院的食堂饭菜吃着还不错,而那人吃下去第一口鱼香肉丝就惊了:“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好吃?!”

    钟玉堂有点牙疼,这没出息的样子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等那人吃饱了之后,沉默了片刻便说道:“武卫军统领,吕树,原来应该是个土匪山寨的大王,后来莫名其妙的成了武卫军的统领。在他当统领之后……我们黑羽军在渭北关,遭遇了武卫军……然后龙猛军……然后……”

    此时此刻,这人将自己听说过的关于吕树的消息大致说了一下,比如吕树如何带着武卫军在山里打黑羽军,如何恶心黑羽军,如何恶心贵族军,如何跟王城的赌坊联手坐庄,多么多么贱……

    钟玉堂倒吸一口冷气:“是他没错了……是他没错了……”

    钟玉堂忽然激动起来,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全都激动了起来:“找到了!终于特么的找到了!”

    聂廷眼睛中也有了笑意,起码大家知道吕树现在不仅没事,而且过的还挺好的。

    只是大家仔细一想又觉得有点无语,这第九天罗真是到哪都不闲着,按照这人形容,其实那个吕宙的时间和地球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吕树这才去了多久啊,竟然都特么搞出来这么大的事情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吕树现在手里控制着一支完全由C级以上实力组成的军队?还有四个A级打手?怎么会这么强悍……

    而且,吕树在那边混的风生水起,竟然连那边的正规军都能刚上一刚了,听的陈祖安简直心怀激烈,恨不得现在就去那个什么吕宙跟着吕树闯荡江湖!

    想想都觉得有意思啊!

    这时候那人继续顺着往下说道:“这武卫军的统领吕树也算是个奇人,竟然硬生生把一支稀烂的武卫军给带出来了,一开始那些南州的大贵族不买他的帐,后来他就假装土匪去打劫人家,他那个匪号叫什么来着……对,叫脱贫致富!”

    聂廷:“……”

    钟玉堂:“……”

    陈祖安:“……”

    成秋巧:“……”

    神特么脱贫致富!这特么要不是吕树,他陈祖安直播砸蛋!

    “我树兄真是天字一号的大幺蛾子,”陈祖安感慨道:“就没有他消停的时候……”

    聂廷此时忽然说道:“跟他确认他来到这边是出现在哪里,那里可能就有联通两个世界的通道。”

    “这个小凶许确定过,”钟玉堂说道:“就在龙门山上,那里就是我们既定的遗迹出现位置,结果现在发现,那里有强烈的能量波动可能并不是因为遗迹,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条通道。不过我们试过了,再强烈波动之后,那里已经是正常的空间了,根本找不到什么通道。”

    “守好那里,封锁整个龙门山,”聂廷皱眉说道:“还有做另一手准备……在洛城基础上建立要塞!”

    钟玉堂平静道:“您是担心……那边的人还会过来?”

    “一切皆有可能,我看了你的报告,最近龙门山上的波动越来越频繁,也许是因为空间门越来越不稳定,两个世界发生了碰撞,”聂廷看了钟玉堂一眼:“也许有一天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然而等到那时候再修建,恐怕就已经晚了。”

    “恩,”钟玉堂点点头:“我开始准备,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这个任务。”

    “把小凶许找来,我有事问它,”聂廷说道。

    结果这时候钟玉堂愣住了:“等等,小凶许呢,刚才路上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啊。”

    就在此时,龙门山上再次传来能量波动,聂廷骤然望向南方,目光似乎能够穿透一切建筑看到六十多公里外的龙门山:“不用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