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75、戛然而止的负面情绪(第三更)
    吕树有一些疑惑,就在他即将踏入树林面对那声名狼藉、远道而来的雇佣军时,他忽然接收到了一条奇怪的负面情绪值信息:“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

    后面半句数值,没了!

    这还是吕树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就仿佛那负面情绪戛然而止似的。

    他觉得有点奇怪啊,自从来了吕宙之后就再也没接到过来自地球的负面情绪值,这个负面情绪值是从哪来的?而且为什么只给一半啊,数值去哪了?

    这特么跟上网呢突然掉线了一样,还好自己不是强迫症,不然当场就要疯了好吗。

    难道说……吕树忽然猜到了一种可能,仅仅是可能:这个吕宙世界,就在刚刚,曾有一瞬间连通了地球?

    这好像是最有希望的可能,只是吕树不太清楚到底是哪里连通了,不然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地方。

    事实上,当鼠群穿过空间通道没多久后,龙门山上的波动便彻底消失,空间通道也随之消失。

    按照钟玉堂等人的判断,大概再开启的时间应该是一年之后了。不过钟玉堂等人还提出了另一种可能,灵气复苏的进程加快会不会也跟这种空间通道有关?如果是的话,那么这龙门山上的能量波动未必是一个稳定的周期,很有可能也会越来越频繁。

    孙仲阳等人看着吕树正从容不迫的朝树林走去呢,忽然就停住了,莫小雅疑惑道:“他不会是临时反悔了吧?”

    “不像啊,”孙仲阳回答道。

    不仅是孙仲阳等人疑惑,就连树林里的那支雇佣军也不知道吕树为什么要忽然停下来,难道是故布疑阵为孙仲阳等人拖延时间?

    然而就在下一刻,吕树忽然身形如鬼魅似的闯进了树林,吕小鱼便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孙仲阳等人眼睁睁的看到吕树弹指挥手间一道道剑罡飞出,一枚剑罡打在树干上,却丝毫没有被削弱,而是直接穿透了树干打中了后面的雇佣军士兵,就连盔甲都无法阻挡。

    几名甲士冷眼的看了一下倒地的同伴,忽然开始在树林之中踱步起来变换杀阵,他们没有同情自己的同伴,也没有丝毫畏惧。

    这么多年来他们面对过无数的强敌,然而最终活下来的人,却是他们。

    两个二品而已,即便剑道惊人,又能如何?

    吕树感受到树林中上百道目光汇聚在自己和吕小鱼身上,冰冷而又残忍,他原本是想吓到这些人,结果没想到对方长年刀口舔血,早就习惯了富贵与危险并存的生活。

    既然不能吓退……吕树叹息道:“看来,只能大开杀戒了。”

    进了树林之后吕小鱼想了想:“我去对付那个一品?”

    “你来解决这些人,一品……交给我,”吕树平静的说道。

    他现在,急需一战来突破关隘,所以在孙仲阳等人看来吕树是被钱所售卖,但对于吕树来说这一次,钱反而是顺手赚的!

    孙仲阳等人伤势尚未恢复,根本无力参与这种战斗,没受伤的宋博倒是想参与,可惜的是他如果参与,还得面临被吕树加钱的尴尬境况。

    莫小雅等人一开始想不通吕树哪来的底气竟然不愿意宋博同行帮忙,然而当他们听到树林中那些雇佣军的哀嚎时便意识到,大家是不是在高估吕树后,依旧还是低估。

    树林中成片的树木倒下,扬起巨大的烟尘,这一片树林中就连昆虫都在亡命逃窜,仿佛天灾来临。

    就在此时,孙仲阳他们发现树林中的哀嚎声已经停止,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战斗一般。

    “战斗结束了吗?”孙仲阳等人惊疑不定:“不会这么快吧?”

    “看样子,好像真的结束了?”宋博也一脸懵逼。

    此时此刻树林中,当吕树说要让吕小鱼摆平雇佣军其他人时,主教、贾桑伊、安东尼便同时出手了,除了雇佣军中剩下的那名一品高手,其余的人已经悉数被埋葬在了地下。

    别说孙仲阳了,就连吕树都有点牙疼,说实话当吕小鱼控制的三个魂魄纷纷一品之后,他不解锁星图的实力跟吕小鱼真的差了好远……

    不过,吕树笑了笑,他距离突破一品的时间并不远了。

    那名一品高手沉默的站在树林之中冷冷的看着吕树和吕小鱼,岿然不动。对方的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刀匣,光是可以看见的便有十二杆刀柄,也不知道走的是什么路数。

    虽然这吕宙世界少了吕树曾经最常见的觉醒者,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的功法都大致相同,甚至更加变化多端。

    吕小鱼找了根结实的树枝跳了上去坐着,没有半分紧张的神情,外界以为他们两个是二品,但因为这种看法就来招惹他们的人,一定会遭受最惨重的损失,比如失去生命。

    噌的一声,那人刀匣中传来锐利的声音,似乎他哪怕在手下全部阵亡后也并没有退缩,甚至……没有畏惧死亡,反而气势始终在节节拔升!

    就在此时吕小鱼坐在树枝上依靠着树的主干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要飞到天上去,”说着她指了指吕树:“配合他打,不然你会死。”

    那名刀客面无表情的和吕小鱼对视着,不知为何他仿佛感受到这小女孩身上的一种奇怪气质,是与年龄极度不相符的霸道与灰暗情绪,那小小的躯体内,似乎有着矛盾的灵魂。

    只不过,他冷然一笑,声音沉稳而粗犷:“他?二品?也配让我陪练?想拿我的命来威胁我,那是你们不知道我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如果你们知道,就该明白想拿走我的命必须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即便在这死境中,这刀客也从未有过畏惧的情绪,让他死,也需要高昂的陪葬。

    然而就在此时,他忽然看到那少年平静的随手从旁边的大树上折下来一根树枝,就在刹那中,那少年仿佛成了一柄剑。

    刀客看到那少年在树林中咧嘴笑着露出森白的牙齿:“那你应该也不知道我这么些年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