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81、新的谋划(第一更)
    “如今剑庐选荐呼声最高的是谁?”

    夜晚,商队在官道旁扎营后吕树坐在篝火旁问易潜说道。此时商队里明显分成三拨人,一拨是孙仲阳那些王城子弟,他们聚在一起商量事情,孙家和莫家决定对于这次伏击的事情追查到底,敢于伏击王城豪门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徐沐君意外的消失在了商队里,甚至都没人发现徐沐君什么时候离开的,这个时候孙仲阳等人甚至怀疑徐沐君是来配合其他人截杀他们的。

    现在想想,那个乐于吕是不是早就发现这个徐沐君不对劲,所以才故意恶心对方?

    不过说真的,这一点是孙仲阳他们想多了,吕树拿徐沐君的“毕生积蓄”不是为了恶心谁,就是为了要钱……

    另一拨是宋博的奴隶们,他们收拾行李和货物,伺候好王城子弟们,然后默默的守在一旁,仿佛之前死去的人和他们没什么关系,未来有什么危险他们也不在意。

    人身自由受限必然会导致对于生活的积极性下降,这就是吕树不想成为武卫军大奴隶主的原因,他觉得武卫军的士兵们只有看到自己的未来,愿意去畅想自己的未来,武卫军才能有未来。

    最后一拨人则是吕树、吕小鱼、易潜三个人,仿佛与整支商队都有些格格不入。吕树无意与孙家扯上太深的关系,他只需要安安稳稳的进入剑庐找到回家的方法就好,至于王城豪门如何明争暗斗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他利用孙仲阳等人排除剑庐选荐的对手不是他自己不能出手,而是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尽量避免自己被暴露在其他人的视野里。

    然而这种方法他认为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所谓事不过三,第一次抓小偷就不算了,之后最多再有两次孙仲阳等人一定会怀疑他的动机。

    孙仲阳等人不仅不傻,而且非常聪明。

    他们毫不犹豫的出手是因为王城子弟高高在上惯了,再通情达理的大纨绔,那也是纨绔,所以很多人觉得孙仲阳好说话,但是真的等阶级不一样的时候,便会深刻感受到孙仲阳等人居高临下般的优越感。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吕树要把好钢都用在刀刃上,他能利用孙仲阳等人的次数并不多,那就一定要用在最棘手的剑庐选荐选手身上……

    易潜想了想说道:“如今已经有许多剑庐选荐的选手汇集在王城了,老板您要是需要具体的情报,我得外出走一趟才行。”

    易潜虽然知道很多情报,然而剑庐选荐跟他又没什么关系,很多人会如同地球上观看世界杯似的收集所有选手资料,然后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一场盛事,王城赌坊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但易潜又不是什么没事干的人,每天要考虑的都是生与死,哪还有功夫去关注剑庐选荐这种事情?所以,想要有具体的情报,易潜得专门去买才行。

    吕树点点头:“买就要买最准确的,然后你这边也要跟进着王城赌坊的盘口……”

    “老板,您不是跟王城赌坊很熟吗?”易潜好奇道,话说他之前因为清塞军并入武卫军的事情就一直在关注着南方的战事,所以很清楚自家这位王通过这场战争收敛了多少财物……

    当时雇佣军群体内部都震惊了,大家都没想到打仗还能打出这么多花样来,那特么哪是打仗啊,那是在捡钱啊……

    不过说实话自家这位王的胆子是真的大,那种事情,玩好了就是故事,玩不好了得叫事故……

    这时候易潜无意中看向吕小鱼,他忽然有点好奇吕小鱼又是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御龙班直虽然离神王很近,然而知道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傀儡师多。

    易潜猜测过吕小鱼的身份,有时候他会想,这位是新的傀儡师吗?还是更高的存在?

    之前吕树突破前易潜就明白,吕小鱼在吕树身边的地位一定很高,而且这小女孩在那一刻展露出来的霸气让易潜都不愿意直视,那并不是这个岁数的小女孩应该拥有的。

    吕小鱼那时候的眼神平静得仿佛在说:你即便送死,也得按我说的方式送。

    此时,易潜再联想到当时自己身边能够感受到的三个威胁,他心中似乎有了新的猜测。

    孙仲阳和莫小雅他们坐在篝火旁边,莫小雅低声说道:“那个乐于吕肯定有问题,那么凶狠的雇佣军说收编就收编,当我们是傻子吗?”

    “也不能这么说,”孙仲阳想了想说道:“若你是易潜这样的角色,然后发现自己能抱上剑庐后山的大腿,你不抱吗?反正我是要抱的。”

    “我不抱,”莫小雅冷漠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处在现在的环境里并不缺,还是没有能够设身处地的去思考这个问题,”孙仲阳说道。

    “我觉得还是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虽然家族高手已经到了,但还是要防着一手,”莫小雅说道:“林琳,你偷偷过去,记住,千万别直视他们,不然会被发现。”

    ……

    吕树看了易潜一眼,他觉得新收的手下要收买一下人心,不能说人家刚投靠你,你就把人家的钱财全都拿走了吧?所以吕树说道:“你那里的积蓄还有多少?不用交给我了,自己留着用来在王城赌坊下赌注吧。”

    易潜估摸着计算了一下:“我这里还有六千万。”

    “噗!”吕树正喝着水呢一口就喷出来了,自己的话说早了啊!

    之前刘宜钊一个清塞军统领混了十多年才攒下来两百多万,所以吕树觉得这易潜再有钱,反正也不会比自己有钱,结果他发现,这易潜才是赚钱能手啊!

    然而仔细想想吕树就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出现了思维上的错误,刘宜钊存钱少那是因为他一直在自己掏腰包养活清塞军,然而易潜不用。

    而且,易潜干的这个事情,也比刘宜钊他们赚钱多了。虽然刘宜钊能够征收南庚城的税收,可城池也有贫富之分,南庚城的土壤并不肥沃,又地处边境,根本没什么油水,但凡城主多点心思,老百姓就有点活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