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有点生气,按道理说买自己赢才是最稳妥的事情,毕竟他现在都晋升一品了,只要不是太妖孽的选手,打谁不是横着走?

    所以,对于吕树来说,买自己赢才是王道啊!

    然而这次王城赌坊的这一手安排让吕树有点意外,他是一定要进剑庐的,总不能买自己输吧?他再爱钱,回家这事也比钱重要啊不是么。

    吕树非常不满,宋记这些赌坊竟然都不跟他商量一下。

    这事吧,其实也不怪宋记赌坊他们,宋记的大供奉赵帅现在就在南庚城呢,他是奔着找吕树去的,结果……没找到!

    原本赵帅都不知道吕树要参加剑庐选拔,他是想去问问吕树,武卫军谁来参加,能不能操作一波。

    结果张卫雨知道大家都是老合作伙伴了也没瞒着:大王已经出发去王城了,武卫军参加的人选,就是吕树本人,至于吕树在哪,何时出发,无可奉告。

    张卫雨这是担心有心人推算出吕树可能到达的位置,万一有人想要对吕树心怀不轨怎么办呢?他都能想象到王城有多少人打算弄死吕树……

    不过张卫雨不知道的是,王城不仅真的来人了,而且还跟吕树同行,只能说张卫雨低估了吕树不要脸的程度……

    而赵帅这边,当他知道武卫军参加选拔的人是吕树时就彻底震惊了:老子还是头一次见统领自己参加剑庐选拔的!

    然后,赵帅就打算跟赌坊商量着操作一波,虽然找不到吕树,但这位统领迟早会到王城,到时候大家合作这么久了,怎么操作都好说嘛。

    于是王城赌坊就出了这么个小册子,直接选择曝光了吕树的实力等级,别人以为武卫军的四名一品里统领肯定占了一席之地,但赵帅跟吕树接触那么久了知道吕树其实只有二品。

    所以赵帅就觉得这个卖点很好啊,二品逆袭之路!

    这时候赵帅都没想过万一吕树选不上怎么办,说实话他都没想过这个可能,潜意识里赵帅就觉得吕树哪怕是二品,也必然能选上。

    他都不知道自己对吕树这自信到底从哪来的……

    然而宋记赌坊失算了,他们觉得赌徒都是没记性的,如果看到吕树只有二品,肯定会慎重,结果是大家这次真的长记性了!

    赌坊都觉得这件事情很匪夷所思,因为他们经营赌坊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喊着十赌九输的人照样往赌坊里面跑呢,还不是一直在输?

    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在吕宙漫长博彩史上,没人比吕树坑王城赌徒坑的更狠了,吕树为王城赌徒上了生猛的一课,硬生生的告诉了王城赌徒们一个道理:压吕树就对了。

    所以,现在吕树的赔率,极低。

    王城赌坊都觉得,这次可能真的赚不到什么钱了,毕竟操作性最强的选手已经被手动屏蔽……

    而此时,吕树看着那个小册子忽然在想一个问题:所有人都知道剑庐每年选四个人,这是一种惯性,从来没有例外。

    那如果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操作一下?!

    这不正符合自己之前的策略吗?

    商队在行进一个多月后终于来到王城,然而让吕树吃惊的是,这王城的城墙外面竟然刷着漆:

    “宋记赌坊欢迎您,地址,伊人坊……”

    “小龙坎儿客栈欢迎您……”

    “温泉坊……”

    吕树愣了半天:“这什么鬼,城墙上面还能写这个的吗?”

    那王城城池巍峨如山,以前吕树觉得老虎背都已经足够壮阔了,结果这王城更是超乎他的想象。

    那城墙好像没有边际似的,吕树站在城墙面前,竟然左右都看不到尽头。

    这得有多大啊?

    而这城墙门口,一个个精致的就刷在上面,还有隶卒正搭着梯子涂抹着新的……

    易潜见怪不怪的说道:“嘛,广而告之,这是老神王当年补贴神王宫家用的手段啊,每个位都特别贵,只有那些销金窟才买的起,不过你别说还挺有用的,外地人来了王城确实很容易被这玩意吸引。”

    吕树都无语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南庚城通告父老乡亲:位招租……

    然而老神王百无禁忌的敢这么玩,其他城主哪敢做这种事情……

    不过吕树没有纠结这个,他进城第一时间便跟孙仲阳告辞:“武卫军统领我会帮你们找到的,不过我还有点私事要做,明日我再去孙府叨扰。”

    说着,吕树便让易潜带路去找人了。

    王城赌徒和豪门子弟们还不知道,他们最痛恨的人,已经悄无声息的抵达了王城,而且蓄谋着让他们再跳一次龙隐河……

    张卫雨一直期待着吕树抵达王城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吕树真的来到了王城。

    ……

    孙仲阳没拦着,他们等吕树走了之后便冷笑道:“果然是准备货卖两家啊,他来王城还能有什么事情,去的方向也不是剑庐的位置,肯定是去找那个武卫军统领吕树了!”

    “跟着他,”莫小雅冷笑道:“让我抓住他做这种事情的把柄,剑庐也得给个交代吧!”

    “咳咳,”孙仲阳打断道:“这种话还是别说了,毕竟是剑庐,能给你什么交代。”

    莫小雅哑然叹息了一声,剑庐牛逼。

    他们悄悄的缀在吕树和易潜、吕小鱼后面,不过让他们有点疑惑的是,这仨人怎么先去了好几个赌坊?

    孙仲阳让宋博去问了一下赌坊的人,想看看这个少年干了什么,结果大家都对吕树没有丝毫印象。

    奇了怪了!

    事实上吕树知道孙仲阳等人跟在后面,所以吕树去下注的时候,都是用过变脸面具的!

    易潜带着吕树左拐右拐,孙仲阳等人就跟在后面,最终吕树来到一处小小的庭院连招呼都没打便推门而入,里面一名彪悍的青年转头冷冷的看向吕树。

    然而还没等他说话呢,孙仲阳等人就从庭院外面飞了进来:“哈哈哈哈,吕树,你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那彪悍的青年抬头看向孙仲阳:“我不是吕树。”

    孙仲阳意气风发:“我知道你不会承认!”

    吕树来到王城第一天,剑庐选荐的最大热门之一丁秋水,就被莫名其妙的淘汰了……

    王城赌徒们忽然感觉,王城里好像进来了一股不可抗力,正在把他们推向龙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