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84、水落石出(第一更)
    孙仲阳和莫小雅他们很得意,仿佛智商优越一般提前洞悉了吕树的计划,所以他才能这么顺利的找到“武卫军统领吕树”。

    “嘿嘿,”孙仲阳笑道:“这可是我自己找到的,钱就不能支付给你了,你应该感谢我比较宽容,不追究你偷偷来见吕树的事情,不管你和他有什么约定,咱们这就算是两清了。”

    按照孙仲阳的想法,剑庐后山还是不得罪比较好,所以就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台阶,顺带不再付“寻找吕树”的报酬。

    然而就在孙仲阳意气风发的时候,地上的丁秋水吐出一口老血来:“你们特么的神经病吧,我真不是吕树,我是北方天帝御扶摇麾下广安军的丁秋水!”

    说着,丁秋水拿出自己的腰牌,他怕拿慢了就被打死了……

    “来自丁秋水的负面情绪值,+999!”

    丁秋水心里简直一万个蛋疼啊,莫名其妙就被按在地上揍了一顿,他以为自己一品的实力够强了吧,剑庐选荐都是大热门啊,结果人家来了四个一品!

    自己虽然是精锐中的精锐,可问题是再精锐也打不过四个一品啊!

    丁秋水就纳闷了,这特么都谁啊?!啊?!

    他来王城有一段时间了,所有人都知道剑庐选荐是龙争虎斗,你不去找别人,别人一样会来找你。

    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一来就是如此凶猛啊,这特么是作弊吧!

    丁秋水之前看到小册子上面那个什么武卫军统领吕树排名第一的时候还有些不服气,想要会会吕树,结果现在是不行了。

    这王城是必然待不下去了,他现在身受重伤,又被很多人盯着,如果不走的话剑庐选荐的竞争对手必然会对他下手,到时候想走的走不了!

    这是剑庐选荐的潜在规矩,离开王城便意味着弃权,或者是主动宣布弃权,之后任何人都不得趁机落井下石。

    也正是有这个规矩在,大家才敢放心的在王城之中争斗,不然重伤就被围攻,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了。

    其实跟丁秋水一样想要拿吕树开刀的人还真不少,起码吕树之后的所有一品高手都这样想,让一个二品当第一?笑话。

    大家都是天才,谁也不会服气谁,而且,剑庐选荐里还有王城本土的天才外放军队历练后归来,其中不乏王城九五豪门。

    当然,也不会有谁非要刚正面,剑庐选荐这么多年大家都很清楚,哪怕你是再无敌的天才如果太嚣张也笑不到最后,要讲策略的。

    所以有些人刚刚抵达王城便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试图藏在暗中观察局势。

    也有人已经商量好了联手淘汰其他人,当剑庐选荐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二品只是陪衬,然而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剑庐选荐的历史上,几乎每一届都会有二品最终通过选拔,一品不是无所不能的,因为还有其他的一品虎视眈眈。

    这次,剑庐选荐总共47人,其中8名一品,39名二品,当然,事实上这个人数并没有把吕树的实力等级计算正确,所以他其实仍旧属于藏在暗处的。

    三十多名二品高手,其中不乏有人想联手打掉那些一品的存在,敢来这里的人,都必须有野心和勇气,不然来这里干嘛?

    换了一般人实际是一品,却被当做二品,一定会笑醒的。

    可是吕树笑不出来,因为他哪怕是二品,都被排到第一去了……所以吕树对宋记赌坊有点不满,这怎么不商量一下呢?

    宋记赌坊也很无奈,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啊!

    但是,吕树最大的优势依然是他的明面实力,起码他是可以和二品站在同一条战线的,他都已经在想怎么混进二品选手们的圈子里去了……

    丁秋水扶着墙站起来就准备收拾东西往外面走:“我真不是吕树,你们打完了没,打完我走了啊?”

    孙仲阳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不对劲了,他转头看向吕树,吕树很惊讶:“他怎么成吕树了,我见过吕树啊,不是他!”

    丁秋水松了口气,这还有个明白人……不对啊,丁秋水忽然有些狐疑,好像就是这少年推门而入,才导致自己被揍的吧?

    然而管不了那么多了,丁秋水走出院子便大声宣布道:“我丁秋水,退出今年剑庐选荐!”

    说罢便挤开人群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了,不是他失去了飞行能力,而是老神王在建立王城的时候便修改了这里的法则,完全的禁空领域!

    孙仲阳站在院子里面愣了半晌,怎么又打错了呢?不对啊,大家是偷听到了吕树的话才跟着过来的,而且吕树的行为也完全符合猜测,可偏偏找的对象把吕树换成了丁秋水!

    丁秋水又不认识吕树,吕树也不认识丁秋水,这都是明眼人能看出来的,所以吕树来这里干嘛?就想借大家的手除掉丁秋水吗?

    可吕树和丁秋水有什么利益关系需要吕树这么做?吕树又不是剑庐选荐的选手!

    等等,孙仲阳愣愣的看向吕树,有因才会有果,丁秋水是外地来的,跟吕树从未有过交集,如果说丁秋水可能因为什么事情与别人产生矛盾,那就一定是因为剑庐选荐!

    当推论已经排除了一切不可能,那么剩下的答案哪怕再匪夷所思,也一定是真相。

    孙仲阳看着吕树笑吟吟的面孔忽然感觉到一阵牙疼,如果他的推论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他们这一路上……

    孙仲阳忽然平静了下来:“你来自南庚城。”

    “没错,”吕树点点头。

    “武卫军统领吕树一直很神秘,就连宋博这样的大行商都见不到,但你却说你见过,”孙仲阳平静的继续说道。

    “没错,”吕树笑的很开心,白色的牙齿仿佛在阳光下都会反光:“你猜的没错,我就是吕树。”

    所以,孙仲阳不仅没能打到吕树,而且在给吕树一大笔报酬之后还帮对方除掉了两个剑庐选荐的对手,孙仲阳当时就迷了:“你是魔鬼吗?!”

    “来自孙仲阳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莫小雅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