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85、吕树驾到(第二更)
    孙仲阳很聪明,这是吕树从一开始就认知到的事情,很多人总希望豪门人傻钱多,然而事实上证明人家拥有如今的地位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比如孙仲阳处世有大家之风,这本身就是他父亲希望在下一次家主争夺的时候孙仲阳能够有足够的能力与魅力。

    比如莫小雅从一开始就认清了吕树的本质……

    所以,凡事都有个事不过三的说法,干完丁秋水这一票之后吕树便不打算再利用孙仲阳等人了,真把对方惹急了恐怕也会很蛋疼。

    而且如果真的穿帮了,孙仲阳真的不会给他剩下的300万尾款啊。

    孙仲阳看着吕树的笑脸很想一拳捶在上面,他现在回想起来,对方主动给自己说认识吕树,可以帮忙指认的时候,表情是多么的无懈可击,演技是多么的完美无瑕……

    他就想不明白了,吕树是如何做到一路上都如此淡定,而且心安理得还讹了他们那么多钱的。

    孙仲阳叹息一声,其实也不算讹,如果没有吕树的话,他们可能真的已经死在路上了。

    “武卫军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孙仲阳好奇问道。

    “是的,”吕树乐呵呵笑道:“先把尾款结了,而且记得我们的约定,我要法器盔甲。”

    孙仲阳招手让宋博把装着神钞的箱子递给吕树,他仔细打量着这个少年,如果不是一路同行的话他恐怕真的不信这个少年能带出武卫军那样的军队。

    在崇尚实力的吕宙里,大部分王城子弟都希望自己能在达到高实力的同时成为天下名将,虽然孙仲阳说着要去揍吕树,但其实他也很佩服吕树。

    武卫军以前是个什么样现在全吕宙都知道了,而武卫军现在有多难惹,大家也知道了……

    孙仲阳心情非常复杂,不过他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有跟吕树做朋友的趋势?只要自己有钱……他算是明白,吕树为什么会和王城赌坊联手坐庄了,就是因为钱啊!

    旁边的莫小雅其实比孙仲阳更加震惊,原本她看不起吕树是因为她觉得吕树出卖别人不好,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吕树狠起来连自己都卖……

    此时丁秋水淘汰的消息已经渐渐传遍整座壮阔的王城,有人说王城之大,需要一品高手拼尽全力飞行一天才能看到尽头。

    这其中有夸张的手法,但也形容出王城在人们心中到底有多么宏伟,四面八方的来客抵达这里做生意、享受、朝拜。

    然而,剑庐选荐的花边消息,似乎要比一品高手飞的还快一些。

    大家都很震惊,赌徒们拿着手里已经变得一文不值的押注凭据哑口无言,丁秋水的来历非凡,有人说他是北方天帝御扶摇座下某位大宗师的私生子。

    不仅如此,丁秋水在广安军效力的五年中,先后斩杀了两名一品高手。

    这便是丁秋水来王城参加剑庐选荐的底气所在,也是王城赌徒们押他的底气所在,有人买的是丁秋水能够拔得头筹,有人买的是丁秋水能够得到四个名额之一,更稳妥的买丁秋水可以坚持过第一轮考核。

    但是……大家都凉了啊。

    谁都没想到,榜单第一的丁秋水竟然就这么淘汰了,而且出手的人也被认了出来,是孙家、莫家的天才,十二人一起出手,暴揍了丁秋水一个人。

    不少赌徒站在龙隐河边上就想不明白了,你们孙家莫家又不参与剑庐选荐,为什么要暴打人家丁秋水?人家丁秋水那么可爱,凭什么打人家!

    这时候,赌徒们的世界都快崩塌了哪还管你丁秋水到底可爱不可爱。

    然而孙家、莫家等等家族,都没有出面解释。

    易潜拿着吕树给他的赌场押据去城里走了一趟,这次吕树下的是重注,不光宋记赌坊,王城内十多家赌坊掌柜脸色都很难看,仿佛被打劫了一样……

    吕树随便一算就知道,光是这一次,两千件法器盔甲就到手了。

    一开始他还担心赌坊不认账,然而他还是小看了王城赌坊的底蕴和诚信,宋记赌坊屹立王城近千年,如果没点诚信谁还去宋记赌坊下注?

    而且,虽然吕树这一次可能就卷走了王城赌坊近半年的收成,然而相比漫长的岁月来说,这点损失并不会动摇根基,也不值得赌坊掀桌子。

    宋记赌坊的大掌柜坐在赌坊后面的庭院里,慢条斯理的冲茶,看起来非常淡定。

    然而再淡定,也止不住他手上的轻微颤抖……

    伴君如伴虎啊,豪门家主就像是他们的君主一样,再损失这么一笔,搞不好宋记赌坊的掌柜就要换别人来做了。

    旁边几个赌坊的管事都安安静静的不敢说话,等着宋记赌坊的掌柜肖明泽思考人生。

    就在此时肖明泽忽然问道:“查到对方是谁了吗?”

    “没跟上,对方是一品高手,不好追踪,”一名管事摇摇头:“而且咱们赌坊的规矩,不追查一品高手的,咱们这已经算是坏了规矩了。”

    肖明泽放下茶杯突然笃定道:“我有种感觉,武卫军统领吕树,可能已经到王城了……”

    “您的意思是?”一名管事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可能是他把钱卷走了,”肖明泽叹息一声,之前他就有点担心小册子卖出去后吕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排名第一的人选,这件事情肯定会招致吕树的不满,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吕树应该是更在意剑庐选荐结果的。

    这也是一种共识:进剑庐和赚钱相比,所有人可能都会选择前者。

    虽然现在看起来丁秋水的淘汰跟吕树没有半毛钱关系,但肖明泽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吕树干的。

    以前是他们联手吕树坑别人,现在吕树不声不响的又坑了他们,造孽啊!

    “那咱们怎么办?”管事问道:“咱们这次确实给他帮了倒忙。”

    “我去把这件事情禀报家主,家主还是非常喜欢吕树这小子的,”大掌柜肖明泽说道:“你们先发动所有力量找到吕树,告诉他……有事好商量!”

    说到这里肖明泽似乎觉得这些言语的力量还不够,于是又补充一句:“算我肖明泽私下里欠他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