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丁秋水被淘汰,仿佛一夜之间便拉开了整个剑庐选拔的序幕,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吕树最没想到的还是,孙仲阳竟然会出卖他已经晋升一品的信息……打入二品内部失败啊。

    不仅如此,以前他身为二品排在了大热榜单第一,然而那时候丁秋水才是实力榜第一,所以大家会看着他的排名很不爽,但其实内心里还是把丁秋水当做真正棘手的人。

    不爽归不爽,但是大家并没有针对他制定什么策略,毕竟只是个二品嘛。哪怕之前因为王城赌局,甚至是外地的赌局导致他让大家赔过钱,那也抵不上剑庐选荐这种正事的重要性。

    谁会在剑庐选荐里面计较以前输的那些钱啊,肯定要摒弃以往的恩怨来冷静思考先针对谁比较合适。

    然而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一品了……很多人都有种新仇旧恨一起算的感觉。

    吕树看着墙上那处黑影好奇道:“你真的相信孙家的话吗?”

    “不然呢?孙家没理由骗我们,大家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那人冷笑道。

    吕树诧异了:“那你知道我已经一品了,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就在吕树进入王城的两天时间里,剩下的46名剑庐选手,变成了44名。

    截止到目前,被淘汰的人百分之百都是吕树干的……压根就没别人什么事……

    吕树唉声叹气的带着易潜回客栈了,那客栈的院子里是三间房子,正好一人一间。

    吕树回屋去继续吃果子去了,吕小鱼好奇问易潜发生了什么,然后易潜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然后好奇问道:“吾王脾气一直都这么暴躁的吗?”

    在易潜看来吕树就很暴躁啊,那个二品选手想跑都跑不掉,被吕树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揍,而且还让对方掏钱“赎自己”。

    吕小鱼平静道:“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易潜更好奇了,这怎么还跟特殊的能力挂上了呢,他忍不住问道:“什么特殊的能力?”

    “一种踩了狗屎都能让狗屎先后悔的能力……”

    易潜:“……”

    ……

    吕树深知自己在计划能力方面可能确实有点欠缺,毕竟到现在为止精心策划的东西好像大部分都没有成功,就连之前故意在林琳偷听时给孙仲阳等人挖坑都是吕小鱼出的主意。

    但吕树其实是有点不服气的,凭啥小鱼的计划每次都能成功,他的就一定会坑到自己?

    一晚上被吕小鱼嘲讽了好几句,他吕树受不了这委屈,必须扭转吕小鱼对自己的看法,自己的计划也是可以成功的!

    不然,以后怎么保持自己的威严啊!

    早晨吃饭的时候吕树看着吕小鱼偷笑的表情就不乐意了:“笑什么呢?我昨天晚上已经想通了,可能一直都是我之前的想法走进了一个误区,以我现在的实力,我需要联合二品吗?根本不需要!”

    结果这时候吕小鱼忽然打断道:“我想问你个事,你那果子到底从哪来的?”

    吕树正色道:“你看我说正事呢,不要打断我,我觉得是这样,我需要改变策略……”

    “呵呵,”吕小鱼抱着胳膊冷笑起来,她昨天的实力一夜间便点亮了第四层的所有星辰,明明吕树的星图都被锁住了没法修行,她就有点好奇这些果子是因为什么诞生的。

    吕树不肯告诉她,肯定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猫腻!

    易潜问道:“老板,您打算改变什么策略?”

    吕树给了易潜一个你很懂事的眼神,然后赶紧顺着往下说道:“我们为什么要联合二品啊,二品实力又差,人数多了又各怀鬼胎,既然现在一品实力的事情已经暴露了,那我们去联手一品把二品给先踢出去啊!完美!”

    “这就完美了?”吕小鱼不置可否。

    易潜出去了,吕树和吕小鱼来到吕宙后人生地不熟的,而易潜不同,易潜不仅是这里的土著,而且还曾是吕宙地下世界叱咤一方的大佬,还当过御龙班直。

    现在易潜与他签订了盟约,吕树也不用担心对方会背叛,所以安心等待着消息就好了,他忽然觉得,有人跑腿的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啊……

    晚上易潜便回来了,他在庭院里小声对吕树说道:“找到了人气榜上排名第三的那个选手,对方来自西都,是端木皇启的私生子。”

    吕树就纳闷了:“丁秋水也是大宗师的私生子,这又冒出来个私生子,私生子这么多吗?而且他们为什么自己不教导呢,非要送往剑庐?”

    易潜愣了一下:“自己教导肯定没有送去剑庐好啊。”

    这次轮到吕树愣住了,他从易潜这下意识的话语中才彻彻底底明白剑庐在吕宙人民心中到底有多么高的地位,对方竟然觉得天帝亲自教导都不如送进剑庐!

    这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想法。

    吕树好奇问道:“剑庐有那么神奇吗?难道天帝自己就教不出来大宗师?而且你看这丁秋水,来参加剑庐选荐就有了一品的实力,他再提升也有限啊。”

    “不一样,”易潜摇摇头:“对很多人来说剑庐犹如信仰,因为当年吕宙战乱的时候,我们追随着老神王开疆拓土,也树下了无数的敌人,剑庐那位数次为老神王力挽狂澜。而且进入剑庐身上便等于是拥有了一块免死金牌,未来就算争斗再激烈也可以保存性命,这也是刘宜钊活下来的原因。”

    “天帝的私生子谁敢动他啊,”吕树不解。

    “还有其他天帝啊,”易潜说道:“况且大宗师要自成法则,这种事情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教不出来的,得靠悟性、天赋、机缘,但剑庐似乎就有指引通往大宗师的路,虽然仍旧很难,但大家起码能看到路在哪里了。”

    “等会,”吕树愣了一下:“剑庐有提升到大宗师的方法?那剑庐有很多大宗师吗?不是说这天下间大宗师还不到十个吗,多能多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