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88、天下风景,只要三分(第二更)
    “剑庐到现在已经,合计有四位大宗师,”易潜解释道。

    “那也不算多啊,”吕树顺口一说,毕竟四这个数字在寻常人眼中确实很少。

    “大宗师这种存在,一个便足够恐怖了,”易潜惊讶道:“光是拥有一品高手便能让这王城豪门屹立数千年,如今孙家隐隐成为王城豪门之首,正事因为孙仲阳他父亲被称作孙家千年来最有机会问鼎大宗师的天才,别看有些大宗师愿意给天帝当供奉您就觉得他们不行,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让天地震三震啊。”

    “奥,”吕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误区:“那确实够多了。”

    “人人都说这吕宙间大宗师不足十人,但其实据我所知百年前就突破十人之数了,而这十多人里,有三分之一,确实出自剑庐,”易潜叹息道:“这才是大家前仆后继想要进入剑庐的原因啊,剑庐主人曾说这天下风景她只要三分,于是神王将王城税收三分给了剑庐,大家都觉得给多了,结果后来大家发现连这世间大宗师的数量她剑庐都独占三分……”

    不知道为什么,吕树忽然愣住了,他仿佛能够看见那位剑庐主人风华冠绝当世的样子,得是什么样的底气才能让对方说出这种话来。

    吕树说道:“确实,如果是天下间三分之一的大宗师都出自剑庐,这份教化的能力就很恐怖了,难怪剑庐能屹立于当世。”

    “不不不,剑庐前后出过七位大宗师,有三位为神王战死了,剩下四人……”易潜解释道,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王好像并不清楚吕宙的情况啊,不过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辅佐而已,至于对方为什么不清楚,这不是他该问的事情。

    等待了十多年时间,他没有刘宜钊那么好的运气曾经被剑庐主人提点,所以只能在野外当个孤魂野鬼,但是他并不后悔。

    以前没后悔过,以后也不会。

    这时候易潜说道:“不过剑庐能屹立于当时仍旧不是因为大宗师多,而是因为剑庐主人能够超脱出大宗师的境界,我刚才所说的剑庐大宗师里,并不包含那位……”

    “超脱大宗师的境界?”吕树沉思着:“大宗师之上的境界到底是怎样的实力。”

    “见过他们全力出手的,恐怕都死了,”易潜叹息道:“超脱这种事情,这世间唯有三人可以做到,一位是老神王,一位是剑庐的主人,一位是现在神王宫里的那位,然而只有剑庐主人才收徒,天帝的私生子不送去剑庐送去哪里……”

    难怪剑庐选荐名额会如此紧俏,难怪连天帝都要送私生子入剑庐,这是登天的机会啊。

    不过吕树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他和吕小鱼好像只需要赚负面情绪值就有机会超越大宗师的境界吧,毕竟他现在已经一品的实力了,还有五、六、七三层星云没开呢。

    吕树觉得自己这星图有点意思,仿佛只要人口足够多,就不愁实力境界。

    咦,等等,吕树忽然觉得不对劲,这星图一直以来都很霸道,就连晋升的方法也很霸道,需要别人的负面情绪值才行。

    可这东西如果落在愚蠢的人手里,很有可能竭泽而渔,最终导致无负面情绪值可收。

    所以,可持续发展才是正经事,星图的未来便注定了杀戮不是正道,拥有者必须关注民生这类对于吕树来说很狗血的东西……

    吕树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很哲学。

    “行吧,管他是什么天帝的私生子还是谁的私生子,咱们去会会再说,拉拢一品的第一站就定为他了,”吕树自信满满的说道:“看我如何说服他!”

    吕小鱼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她看了一眼吕树自信的样子:“祝你好运。”

    “你就是想看我笑话对不对,”吕树大手一挥:“但我绝对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

    这位端木皇启的私生子叫做端木云蔼,来到王城后并没有很嚣张的抛头露面,而是很低调的住进了端木皇启在王城里的宅子。

    那宅子都不是明面上的,很少有人知道那是端木皇启的产业。

    然而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这王城本来就是各方势力混杂的政治中心,各方势力在此角逐,怎么可能少得了耳目,以及那些专门靠着情报吃饭的情报贩子。

    易潜以前身为最出名的雇佣军头领,经常和这些情报贩子们打交道是必不可免的,所以想买到榜单第三端木云蔼这种大热门的信息并不算什么难事。

    而且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没人想到易潜已经被吕树收编,所以也没人知道是吕树在打端木云蔼的主意。

    吕树和易潜来到大宅子外面,双腿轻微发力便飞了进去,高墙对于修行者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阻碍了。

    吕树悠闲的往宅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感慨,这宅子里没有佣人没有守卫,似乎只有端木云蔼在这里独处。吕树曾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内心简单的人喜欢在人群中,而内心复杂者则更喜欢独处,因为他们不相信别人。

    也是,这端木云蔼身为天帝私生子本身平时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争斗,天帝家族内部的,或者是天帝之间的,都很危险。

    换做是吕树在这种环境里生长,也一样不会相信别人。

    “你们是谁?”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宅子深处响起。

    吕树转过长廊,正好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青年独坐在院子中的蒲团上闭目修行。而吕树和易潜的到来,竟然没能让对方睁开眼看一下,这举动之中蕴含着对方强大的自信。

    吕树给易潜使了个眼色:你别动,看我的!

    吕树开口说道:“我是来跟你谈谈,看看咱们一品要不要先联手把二品给清场……”

    “滚,”端木云蔼平静说道。

    吕树叹息的看了易潜一眼:“为什么?”

    易潜:“啊?”

    过了半个小时,占地十多亩的宅子坍塌大半,吕树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叹息道:“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来自端木云蔼的负面情绪值,+999!”

    ……

    晚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