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吕树带着易潜和吕小鱼出门吃东西,倒不是说这么贵的客栈庭院都没个早餐,而是吕树想看看端木云蔼淘汰后离开王城对于整个舆论有没有什么影响。

    此时吕树见识到了剑庐选拔的残酷,背景强如端木皇启私生子都在受伤之后不敢待在王城,更不用提那些没背景的了。

    不过吕树有点头疼啊,这剑庐选拔的选手里还有王城豪门的,人家往家里一躲好像自己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总不至于自己一个小小的武卫军统领直接在王城里面跟豪门开战吧。

    “亏了,”吕树吃着早餐摊上的白粥忽然说道。

    易潜不明所以,不知道吕树为什么这么说,吕小鱼一勺一勺的喝着粥头都没抬就知道吕树指的是什么:“这不是你的计划么?现在后悔没有提前去赌坊下注了?”

    “这损失的可是一大笔钱啊,”吕树痛心疾首:“你不心疼就算了,还一直冷嘲热讽?”

    吕小鱼看了吕树一眼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叠赌坊押据:“我买过了,淘汰端木云蔼的赔率还挺高的。”

    吕树立马眉开眼笑,完全不再介意吕小鱼嘲讽他的事情了。

    易潜在旁边看着这一大一小俩人都震惊了,自家主子吕树说要去说服端木云蔼的时候他是认真的,他觉得吕树的计划一定能行得通。

    结果现在才知道,吕小鱼压根就没信吕树,竟然在他和吕树出门之后一个人跑去王城各大赌坊下注了……

    所以,这到底是一对怎样的组合啊,竟然如此默契的阴差阳错还赚了钱?

    然而易潜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阴差阳错,吕小鱼去赌坊下注,是基于对吕树的了解……

    吕小鱼也不是自己去下注的,而是把七彩魂珠给了安东尼,让安东尼去的。

    毕竟也没人见过安东尼,这吕宙世界也不乏五官特异的人。

    所以今天早上王城各大赌坊的大掌柜们得知端木云蔼被淘汰后连夜离开王城的事情,又牙疼了……

    宋记赌坊大掌柜肖明泽已经给下面传递了死命令,三天之内必须找到吕树,不然提头来见。

    如果说第一次他还不太确定是不是吕树,那么这次真的确定了,除了吕树没别人会这么干,宋记赌坊和吕树合作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不了解这货?

    肖明泽倒是没怀疑吕树有没有这个实力,因为大供奉赵帅之前就传递回来消息,表示吕树就是他见过最强的二品高手没有之一。

    如今吕树成功晋升一品,那肯定是异常的强悍啊。

    这一次安东尼去兑赌坊的押据,刚一拿出来这押据就立马惊动了肖明泽,结果肖明泽过来跟安东尼说啥,安东尼都不回答,拿了钱就走。

    肖明泽安排人跟上安东尼,结果进了一个死胡同人就消失了。

    跟踪安东尼的人可不止一个,大家差点把那个死胡同给包围了都,但就是没见对方出来过。

    安东尼就这么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很多人忽然想到了一个功法:土遁……

    肖明泽难受的不行,他这时候忽然意识到吕树背后可能真的有高手啊,这武卫军的底蕴,远要比想象中更强!

    吕树乐呵呵的坐在早餐摊上跟中了十注彩票似的,天上掉馅饼了啊!

    他忽然说道:“你看现在,8名一品高手已经没了2名,我的对手减少了而且还没人知道是我干的!虽然计划是有些偏差,但结果还是好的!”

    吕小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哪来的底气认为,没人知道是你干的?”

    吕树愣了一下:“我是看着端木云蔼离开的,放心吧,他根本没跟任何人接触过。而且我去的时候注意过了根本没人盯着,绝对不会有人发现是我做的,所以我还藏在暗处,没人会知道我的实力!”

    就在此时,旁边路过两个行人,其中一人说道:“端木云蔼竟然被淘汰了,白瞎了老子压在他身上的钱,我还以为他能进剑庐呢!也不知道谁干的这个缺德事!”

    吕树一听这个就不乐意了,帮你们戒赌这是好事啊,怎么就变成缺德了?正当他准备给对方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时,旁边的那个行人忽然说道:“这还能不知道是谁干的缺德事?肯定是那个武卫军统领吕树啊!还能有谁?”

    吕树:“???”

    这就被发现了?

    只听那个行人说道:“你看啊,今天宋记赌坊又出了新的小册子,你发现一个问题没,原本排名第二第三的已经没了,唯独第一的吕树还在,这说明什么?凭什么第二第三都这么巧出事了,就他吕树没事?肯定是他没跑了!现在全王城的人都认为是他干的!”

    吕树:“我特么……”

    吕小鱼继续一脸淡定的喝粥,她看了吕树一眼,那眼神里的意思是:还嘚瑟么?

    就在此时那行人坐在早餐摊上对老板喊道:“老板,两碗粥,两碟腌萝卜条!”

    “好嘞!”老板应了一声。

    只听这行人继续说道:“你是最近被你家母老虎管的太严了出不了门,不知道现在王城里的形势有多严峻,现在大家都觉得这吕树是嫌之前坑大家坑的不够惨,结果跑来王城继续坑。有史以来剑庐选拔你听说过有统领亲自参加的吗?反正我是没听说过……”

    “那王城赌坊现在的盘口怎么样了?”旁边的人好奇道。

    “还能怎么样,调整盘口赔率呗,以前卖出去的估计就凉了,现在开的盘口是,下一个谁被淘汰,”行人坐在桌子旁边喝了一口老板端过来的白粥:“现在,排名第四的那位赔率是最低的,他是王城豪门嫡系,以后说不定要当家主的,结果现在眼瞅着剑庐的影都还没看到,可能就已经被武卫军统领吕树给盯上了。”

    “跟他有啥关系?”

    “这吕树是按照排名一个个找的啊,第二第三都没了,这不就该找他这个第四了吗?”行人笑道:“你可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正在跟赌坊谈呢,希望掏钱把别人给买上去,不光是他们李家,所有有钱又有希望进剑庐的,都开始帮别人买榜单排名了……”

    以往大家为了影响力,都希望自己排名越高越好,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买别人上榜……

    谁都别客气,跟谁有仇就把他买到第四去,明天一准就凉透了!

    ……

    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