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别拦着我!”吕树愤怒了!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吕树是个幸运儿竟然被剑庐提前录入的时候,吕树反而不乐意了,这是跟他的钱过不去啊!

    之前他就想把候选者一网打尽,然后借此赚一大笔钱。

    毕竟现在吕树除了肥皂生意,暂时也就王城赌坊这么一个生意而已,没错,吕树把这事是当做生意来做的。

    结果,剑庐公布他提前录入之后,王城赌坊里连他的盘口都没有了!

    从现在起,吕树就是正式的剑庐传人,没有哪个赌坊觉得吕树身上还有什么赚钱的潜力。

    “我们也没拦着你啊,”吕小鱼翻了个白眼说道:“想去就去,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是打不过人家的。”

    易潜老老实实的说道:“恭喜老板。”

    不过易潜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反应那么大,如果是剑庐愿意让易潜进入剑庐,那他肯定会很高兴,然而吕树是什么身份?在易潜看来吕树进入剑庐也只是为了计划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顾凌绯说,当神王宫没有出来说话的时候,剑庐就是规矩。

    这句话本身就有一个前置条件:神王宫没有出面的时候,剑庐才是规矩。

    然而在易潜看来,吕树是什么人?那是神王啊!

    所以易潜觉得,对于吕树来说进入剑庐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计划完成了而已。

    吕树叹息道:“现在怎么办?直接去剑庐报道吗?”

    吕小鱼想了想:“他们也没规定你的报道时间啊,而且关于你的盘口虽然消失了,但其他人的没有啊,谁说外人就不能去淘汰剑庐候选者了?”

    吕树眼睛一亮:“吕小鱼,你是个智者!”

    这次还是吕树自己陷入了思维的误区,他在听到消息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觉得自己的生意全特么完了,但是现在吕小鱼提醒之后他忽然意识到……他还是可以去揍别的候选者啊,只要不被剑庐抓到就可以了!

    其实吕树很清楚剑庐为什么提前录入他,不就是担心他把其他候选者全都弄死吗?但是在剑庐看来,只要录入吕树之后,吕树应该就会收手了。

    可是,他们低估了吕树对于金钱的执着……

    “现在可以安安心心的住进那个宅子了吧,”吕小鱼说道:“易潜,你联系一下王城里的工人,我这有一副设计图纸,你让他们按我画的来建就行了,咱们去宅子那边看看。”

    吕小鱼甚至不太关心吕树进入剑庐会发生什么,她现在只关心能不能在王城有个可以安心住下的地方,吕树已经进了剑庐,王城百姓们对吕树的怨念也因为吕树进了剑庐而烟消云散,这就是剑庐的影响力。

    原本吕小鱼还担心吕树来了以后,吕宙人民那奇怪的审美观会导致很多女孩爱慕吕树神马的,结果现在看来自己在这方面的担心其实是多虑了,吕树拉仇恨的能力远远高于他的颜值,已经打到了掩盖颜值的地步……

    如今倒是需要重新警惕起来,毕竟吕树成了剑庐子弟,身份也会起到吸引作用,不过吕小鱼心想吕树都要进入剑庐了,其他人也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便放下心来。

    三个人来到宋记赌坊送给吕树的宅子这里,眼前尽是一片废墟……

    宋记出手送礼物肯定是最好的,宋家作为九五豪门要有九五豪门的体面,所以里面的植物之类的全是吕宙中都珍惜的物种。

    结果现在已经被愤怒的王城人民夷为平地。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转头看向街道,不少王城百姓都藏在门后或者窗户后面偷偷的打量着这边,路上的小贩都不卖东西了,注意力全在吕树他们三个人身上,吕树感觉自己就像是大熊猫一样被围观了。

    大家都很好奇啊,他们还是头一次心平气和的看到“心平气和的吕树”呢……

    一行人远远走来,似乎是哪个豪门的奴隶正扛着一堆一堆的红色盒子,前面一个年轻人喜气洋洋的带着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年轻人要成亲了呢……

    年轻人来到吕树面前:“我是来自西州的图乐,恭喜你提前成为了剑庐的弟子!这是我图家备下的一点礼物,请笑纳!”

    吕树愣了一下,这吕宙里的豪门还真是会做人,这让他有种在地球古代中了状元似的感觉,以往大家都是陌路人,可一旦中了科举,所有权贵乡绅就都围过来了,不计一切前嫌。

    而现在自己进了剑庐,这以前的竞争对手立马过来送礼拉好关系,就仿佛以前的事情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吕树看着图乐沉吟两秒忽然说道:“你赔率多少?自我介绍不说赔率有点不礼貌啊!”

    图乐的笑容骤然僵硬:“???”

    “来自图乐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一瞬间图乐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感,他默默的回忆着自己的赔率,心中笃定,如果他现在的赔率很高,搞不好当场就要凉了!

    “易潜,你看一下他现在的赔率是多少?”吕树转头对易潜说道。

    易潜说道:“赔率有点低,不划算。”

    吕树忽然对图乐笑道:“你好你好,西州的图乐,我对你仰慕已久啊,带的什么礼物……”

    图乐看着乐呵呵的吕树,忽然觉得是低赔率拯救了自己。

    可是他想不明白,您都已经进了剑庐,还要对其他候选者动手吗?!没这个规矩啊!

    然而图乐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谁说过候选者以外的人不能对候选者动手啊,哪怕这个人是剑庐的传人……

    “告辞告辞,”图乐现在慌的一批,本来是想拉拢一下吕树,万一进了剑庐大家都是朋友神马的,就算图乐自己没能剑庐,这也算是家族提前结识了一位剑庐传人啊,剑庐大宗师顾凌绯都已经将吕树的潜力抬高的可能晋升大宗师的地步,全吕宙才几个大宗师,谁不想结交一下?

    结果现在大家的角色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仍然是吕树眼中的鱼肉,吕树仍然是刀俎……

    认识一个人先看对方的赔率就问你怕不怕?

    ……

    晚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