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999、剑庐大师兄(第二更)
    图乐在发现自己的危险处境后就准备开溜了,跟吕树呆在一起实在太危险。

    正当他转身的时候吕树忽然喊住了他,吕树看着图乐这队人有点纳闷:“你就这么把礼物,带回去?!”

    “没有没有,”图乐僵硬的笑道:“怎么可能?”

    “你先站那别动啊,”吕树说完就跟易潜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易潜匆匆离去。

    图乐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他好奇道:“这位前辈去干嘛了?”

    吕树理所当然的说道:“没事没事,买点东西。”

    图乐松了口气,然而就在此时另一队人马从另外一边过来了,图乐忽然喜出望外,那是另一个剑庐的候选者,看样子也是替家族来提前拉拢吕树的。

    大家都意识到了吕树的重要性,当年孙仲阳的父亲孙修文忙活了那么久,也不过是得到剑庐大师兄的一句评价,现在顾凌绯出面就仿佛钦定了吕树的潜力一样。

    但图乐并不在乎这些,他只希望有人能帮忙分担一下吕树的火力……

    然后比较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吕树按照同样的套路问了一下来人的赔率,然后手下礼物,把对方也给留下了。

    这件事情本身没什么,但图乐忽然感觉,吕树对待他们的态度就像是在……囤货物?

    没过一会儿,第三个人来了,又是熟悉的套路。

    然后第四个来的人并不是剑庐选拔的候选者,吕树就把对方给放走了。

    图乐他们也不敢走,三个人反而聊了起来,后来的人问道:“你也是候选者?”

    “对啊,我也是候选者……”

    “你也是啊?”

    “对,我也是……”

    就这么凑到六个人的时候大家都百无聊赖的站在废墟上面等着看吕树准备干什么,原本还很紧张来着结果慢慢的也轻松下来了,甚至还有心情开开玩笑。

    毕竟刚开始就一个人面对吕树的时候压力会很大,现在人多了大家就不是那么怂了。

    然而等到第六个人到来之后,吕树忽然看向他们:“你们宣布弃权吧。”

    图乐:“???”

    什么鬼?!

    大家都一脸懵逼,现在这里一个一品高手,五个二品,你一个吕树让我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竟然是打算让我们集体弃权……

    图乐终于知道自己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这吕树就是拿他们当货物一样囤在这里啊!

    可你吕树怎么会有自信能够同时解决掉一个一品,五个二品的?

    图乐他们仔细想了想,然后大家相互对视了一眼,每个人眼中的绝望透露这大家真实的想法……人家真的有这个实力啊!

    图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不能问一下,您这次开的盘口是什么?我们几个淘汰的盘口很低啊,而且……”

    图乐想说的是,您那位仆人很早就离开了啊,所以易潜怎么知道后面会来谁呢?

    “奥,”吕树想了想:“赌坊每天都会有个固定的盘口是每天淘汰几个人,我买的今天淘汰人数超过六个,赔率很高……”

    图乐无语了,虽然他们自己的淘汰赔率不算高,可这还有个赔率高的盘口。

    可是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凑齐六个人是怎么回事啊,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不过图乐觉得自己最大的有点就是识时务,他低声说道:“您看这样,我用高于赔率的价钱为自己赎身……”

    吕树眼睛一亮:“兄弟!”

    图乐:“……”

    这就又成兄弟了,虽然成为兄弟的方式让人很纠结,可是忽然和剑庐传人成了兄弟,好像也不错……万一对方哪天飞黄腾达了呢?

    吕小鱼觉得,吕树未来可能要兄弟遍天下。

    不过吕树觉得还是不妥当:“我在赌坊那边已经下注了啊,要不你给自己赎身之后,再给我骗来一个?”

    “还有这种条件吗,”图乐牙都疼了。

    咦,不对啊,图乐忽然换了一个思维,现在吕树指定是要淘汰六个人的,所以自己把谁骗来,就一定会淘汰一个潜在的对手!

    被吕树坑钱虽然很气,可是换一种思路,也可以把吕树当做自己的帮手啊,只要你有钱!

    图乐咬了咬牙:“那您看这样,我再多掏点钱,您保我到第一轮考核的安全怎么样?”

    吕树想了想:“多少钱?”

    “400万神钞!”

    “500万!”吕树说道。

    “成交!”图乐笃定说道。

    “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吕树出声说道。

    “成交!”

    “再上一句!”

    “400万神钞!”图乐疑惑说道。

    吕树平静说道:“800万。”

    图乐:“???”

    “来自图乐的负面情绪值,+748!”

    寻常人砍价,一刀砍下去对方不还价就会很纠结,就像是自己吃亏了一样!而且寻常人一般不好意思收回自己的话,但吕树就比较厉害了,他从来不会不好意思。

    最终,800万成交,然后不光是图乐,其他人也出了自己赎身的钱,然后让下人出去散播消息,帮吕树骗来新的筹码……

    他们散播的消息也很有技巧:某某某家族刚刚给吕树送礼,试图拉拢。

    大家打听一下消息,咦,那些人确实在吕树身边很轻松的聊天啊,身旁都放着礼物呢,现场就像是一场收礼大会一样!

    豪门之间竞争就是这样的,谁都不愿意比别人差点什么,你能出钱拉拢,我也能!

    结果到了吕树面前,大家就发现不对劲的事情了,图乐等人跟吕树商量好事情后笑着离开,然后剩下的人则绝望的看着乐呵呵的吕树……

    就在吕树成为剑庐传人的当天,所有人都以为选拔会回归正常的时候,王城赌徒们再一次走向龙隐河……

    剑庐的云海之后,顾凌绯穿着白色镶红边的袍子坐在黑豹头顶朝山上走去,她看到那个坐在山顶上的年轻人后不乐意道:“师兄,为什么不直接取消他的资格,给他赶出王城?师父要在剑庐肯定不会忍着这小子!”

    那年轻人眉心有一柄白色的小剑若隐若现,他眼都没睁便说道:“因为我担心他以后某一天恼羞成怒把剑庐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