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01、毒虎食子(第二更)
    端木皇启为什么会来?这个问题恐怕很多人都想知道。

    哪怕吕树并不是吕宙人也都听闻过,四大天帝其实很少来王城,似乎外放成天帝之后大家就和王城绝缘了似的,安心当自己的诸侯。

    然而这一次端木皇启竟一反常态来了王城,去剑庐大典上观礼,难道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吗?

    吕树好奇问道:“这端木皇启多久没来过王城了?”

    孙仲阳想了半天:“怕是得有上百年了吧,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啊,我那时候还没出生呢……我怎么感觉你很紧张?”

    “废话吗这不是,”吕树为什么紧张?前段时间不是有人说被他淘汰的谁谁谁,是端木皇启的私生子来着?好像叫端木云蔼?!

    这就很尴尬了啊,别人还在猜测端木皇启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目的的时候,吕树已经在想这会不会是传说中打了小的,出来老的,这是报仇来了啊……

    好吧,就算端木皇启没有吕树想象中的那么小心眼,但是还有一种情况。

    高阶修行者的子嗣本身就难得,孙仲阳的父亲孙修文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端木皇启好像也不算多。

    然后好不容易儿子里面出现一个端木云蔼这么优秀的,端木皇启别的也不管了直接送来剑庐,甚至本人亲自来剑庐观礼就是想给自己的儿子站台,就像是电影里面看儿子打球的老父亲一样,一脸慈祥的微笑。

    结果来了王城以后发现,咦,儿子呢?那么大一个儿子呢?

    换谁,谁都得暴走啊……

    吕树现在很想去问问,他现在既然已经是剑庐弟子了,能不能提前住进剑庐里去?

    没别的原因,就是剑庐比较安全……

    吕树忽然对孙仲阳说道:“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记得咱们的约定啊,两个月后我来取法器盔甲!”

    说完吕树转身就走,虽然他并没有把端木云蔼杀了,而且也是剑庐选拔中的正常举动,但是天帝想要给儿子出口气还用管你什么理由?

    然而就在吕树出门的一刹那便愣住了,他平静的看向街道尽头的那队人马,高大的马匹行走在王城青石板路上传来咚咚咚咚的声响,马蹄每踏在地上一次,那青石板上便会绽放刹那的火焰。

    吕树惊异中发现,就连这两匹拉着巨大行辇的马都有一品的能量波动。

    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着,一个个都躲在街边噤若寒蝉,而吕树则发现,对方似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天帝行驾,烈马云驹,这辇其实很多王城百姓都听说过,因为它是可以飞的!

    而那行辇里坐着的人毋庸置疑,是端木皇启。

    或许吕树还不清楚端木皇启是个什么人,但吕宙人民却很了解,所以当吕树把端木云蔼淘汰的时候便存了看好戏的心思。

    曾有人说,端木皇启行宫中有地下十八层,每一层便是一种酷刑。

    这当然只是传说,但从这种猜测与传说便能看出来端木皇启在大家心里是个什么形象。

    吕树并没有逃跑,而是面色渐渐冷峻与平静下来,天帝盯上你,跑是没有用的,只能面对。

    行辇在吕树面前停了下来,于是行辇后面的人马也都静静肃立。

    那行辇连帘子都没有掀开,便听到里面有人沉稳说道:“你就是吕树?”

    吕树心中冷笑,天帝又如何?

    于是吕树平静道:“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来自端木皇启的负面情绪值,+19!”

    似乎端木皇启并没有想到吕树会这么回答,一时间……他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在下一刻端木皇启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并不难听,甚至还有种霸道的气质,让人难以释怀,只是这声音又如钝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割在旁人的肉上:“不管你是不是,今天且与你说两件事情。”

    这时候后面肃立的天帝随从拖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走了过来,吕树愣了一下,他半天都没有认出对方是谁。

    端木皇启笑道:“他叫李凉,你们应是打过交道的,据说他在渭北关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没用。没用的人便不该再用,但他是你的老相识了,所以我带来王城让你瞧瞧。”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他没想到面前这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就是他见过的那个李凉,要知道李凉可是一品高手,竟然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还以如此羞辱的方式带到了王城来。

    当时吕树觉得李凉这货还不坏,结果现在以如此血腥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终究让吕树情绪有点复杂。

    只听端木皇启说道:“这是第一桩事情,谢谢你为我试出了这人的斤两,天天有人说他是天下名将,结果如此不堪大用。”

    吕树听了这话只感觉端木皇启此人极其怪诞,言语间是在谢他,可吕树很清楚自己今天恐怕要有一劫。

    “然后现在来说说第二件事情,”端木皇启说道。

    这时候队伍后面又拖上来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来躺在李凉旁边。

    “这人叫端木云蔼,据说也败在了你的手中,”端木皇启声音里并没有什么情绪:“我之前听说他要进剑庐的时候还挺开心的,结果又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从始至终,端木皇启都没有提过这是他的儿子,吕树心情再次下沉,都说虎毒不食子,而这端木皇启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可随意折磨。

    吕树回忆起自己进入端木皇启在王城的别院时,那端木云蔼是何等的傲气,现在却连生气都差点没有了。而且,不管是李凉还是端木云蔼,两人的根基都已经断绝,一身辛辛苦苦修行来的一品境界也烟消云散。

    端木皇启在行辇中笑道:“我得感谢你啊,帮我看清了两个人,可是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就在此时,天上的颜色骤然变了,原本晴空的蓝色竟暗了下来,乌云席卷过来在天穹之上形成巨大的涡旋,而后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天而降来到吕树身上!

    大宗师之怒可令天地都变换颜色,吕树心中恍然,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大宗师手段。

    ……

    晚点还有一更,强烈建议明早睡醒在看,因为真的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