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02、要变天了(第三更)
    天穹之上的涡旋就像是一股天帝意志的异象显化,其他人只觉得壮观,然而对于吕树来说那是实实在在的压力。

    吕树能够庆幸的是这次出门并没有带吕小鱼和易潜一起,不然大家都要身陷这险境。

    他不是个轻易说放弃的人,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加上吕小鱼也无济于事,那么他倒宁愿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

    吕树身旁方圆十米的青石地板骤然碎裂,就仿佛整个地面被无形的力量重重砸了下去,声势极其恐怖。

    原本街上的行人已经全都不见了,大家刚刚只是躲到街边,那个时候他们还觉得应该可以围观一下,可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很清楚,如果再不走,很有可能天帝震怒的余波都能让他们身死。

    然而有些意外的是,处于那压力之中的吕树,却始终挺直着腰杆。

    “不错不错,”端木皇启在行辇中拍手称赞道:“不愧是能够挫败我黑羽军和端木云蔼的人,还算有点骨气。”

    吕树已经知道今天绝对没有办法善了了,若是以往他还愿意插科打诨,可当下,一切都必须以实力说话。

    端木云蔼和李凉身为端木云蔼的手下大将和亲儿子都落得如此下场,吕树知道自己其实在端木皇启心里恐怕已经判了死刑。

    吕树在这压力下大汗淋漓,肌肉都不禁的颤抖,面色却越发的平静。

    从孤儿院出来后吕树什么没见过?他为了活着就用尽了全力,结果你们随便一个天帝蹦出来就打算随随便便杀死他?凭什么?

    吕树艰难的抬起手来,他可不是那个卖不出鸡蛋就只能一个人默默吃下去的烂命少年了,他还有星图,还有果实!

    这时候吕树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他要吃下星云果实进阶一品,开启第五层星云!

    不再有什么顾虑,不再担心会招来什么意外的天地异象,如果命都没了,那就说什么都没用了。

    这是最后的选择,吕树选择殊死一搏!

    结果就在此时,天上越发黑暗的乌云苍穹之上竟然犹如一道闪电照进了黑夜。

    那涡旋乌云之中骤然裂开,更上面竟有白云如剑般雷霆斩下,将乌云涡旋劈的粉碎。

    就像是一朵乌云和白云相撞,是如此的泾渭分明与强烈。

    而后,天空重新恢复蓝色,万里之内似乎都没有云了,云都消散在刚才大宗师之间的交手之中,就连风都安静了。

    一个声音从剑庐云海后的山顶传来,那声音缥缈却坚定,仿佛有着强大的自信:“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敢有人在战争之外对剑庐传人动手了?你来王城做什么?”

    端木皇启哈哈大笑起来:“我跟小辈开个玩笑都不行吗?玩笑开不起啊?没人规定不能和剑庐的人开玩笑啊,也没人天帝不准入王城吧?”说到这里,端木皇启的声音忽然变的阴冷恐怖:“若是谁觉得不该入王城,那就来找我说说看。”

    这一刻整个王城鸦雀无声,这端木皇启竟是霸道的要用一己的气势镇压整个王城!

    这一次,剑庐的云海之后再没传出声音,之前那纵贯天地的云剑只是为了救吕树,救完就不再有动静。

    就在端木皇启说话的一瞬间吕树忽然沉入了地下,吕小鱼刚才便赶到了,现在找到机会立马带走吕树朝剑庐赶去,虽然吕小鱼也不知道该往哪去,但她直觉告诉她,越靠近剑庐就越安全。吕树沉入地下之前还拉住了李凉一起,他总觉得自己稍微有点对不起这位黑羽军统帅,虽然说战场上不应有仁慈同情,当初吕树所做的事情他都问心无愧,并没有对不起这位李凉。两军对垒,生死有命。

    但吕树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因为他觉得李凉人不坏。

    至于端木云蔼,那本身就是端木皇启的儿子,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说是命不好,投胎的时候选错了爹……

    吕树有些担心吕小鱼也会被牵连,但端木皇启似乎并没有继续针对他的打算,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他忽然有一种直觉,其实端木皇启对自己出手,就是想引那位剑庐大师兄出手而已。

    只是吕树更奇怪的是,为什么神王宫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端木皇启在王城里如此嚣张,难道说那位新神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所以懒得理会?还是另有原因?

    吕树觉得这其中有好多的蹊跷,让他想不明白!

    没过一会儿吕树和吕小鱼便到了一处隐秘的宅院中,这宅院是吕树和吕小鱼之前准备下来的,买的时候吕树都用了面具改容换面,本身就把这里当做庇护所、安全屋的,现在真的派上了用场。

    易潜已经守在了院子里,当吕小鱼带着吕树出现的时候他便机警的去门口守卫,吕树把李凉放了下来才叹息道:“刚才是打算开星图第五层拼命的,还好剑庐出手了。”

    赚钱是没可能了,吕树觉得王城之中一定有大事发生。

    “我们来吕宙可能真的不是时候,”吕树低声道:“这吕宙怕是要变天了。”

    “那我们怎么办?”吕小鱼问道。

    “进入剑庐,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远离这里,”吕树笃定说道。

    就在此时,李凉忽然咳嗽出声,吕树望过去竟发现对方正悠悠转醒,李凉打量了一下四周,看了看环境,总觉得有些奇怪。

    他忽然虚弱问道:“我怎么在地上躺着……这不是有床吗?”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你浑身都是血,放床上就把我床弄脏了。”

    “来自李凉的负面情绪值,+748!”

    “你怎么落得这个下场,”吕树好奇道:“端木皇启以往都这么暴虐吗?”

    李凉苦笑起来,他感受着自己身体内尽毁的根基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以往打了败仗他也不甚关心,只是借题发挥罢了。”

    果然,吕树心中恍然,这端木皇启玩这么一出就是想针对自己,至于是不是要引剑庐那位大师兄出手倒没法确定。

    只是端木皇启在吕树心里的形象已经不会改变了,如果有机会,吕树一定会杀掉对方。

    甚至某一刻吕树都在想,如果自己在可以离开时已经晋升到了大宗师的境界,那他一定会杀掉端木皇启再走!

    吕树是记仇的,他从来都不否认这一点。

    ……

    求个月票~守住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