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03、凶许大人思路广(第一更)
    南庚城如今一片火热,而且南庚城的百姓非常愿意去武卫军的肥皂工厂里工作,原本固化的阶级压的底层人民喘不过气来,然而在这里却得到了缓解。

    以往像张卫雨那样的平民去哪都要遭到剥削,税赋还极重,能不能活下去完全看城主的心情。

    而现在,首先进入武卫军肥皂工厂得到的工资不用交税,这是吕树作为南庚城城主的一个权力,这就导致像张卫雨这样艰难求存的平民对肥皂工厂趋之若鹜。

    其次,武卫军的肥皂工厂工资还不低,很多人都发现只要好好工作就能生活的很好了,虽然累点但是赚钱。

    累这是没法避免的,谁活着不累?

    最后,张卫雨本人也深刻明白那些平民有多苦,他自己就被这固化的阶级坑害过,所以对待大家的时候都怀着一颗仁慈的心。

    张卫雨曾经是为老神王统帅御龙班直的人,都说慈不掌兵,然而张卫雨其实一直都是个心慈的人,不然大家也不会都围在他身边一起等待王的归来。

    所以当刘宜钊在武卫军找到了新的斥候人生时,张卫雨其实也在思考自己更加适合干什么,而不是继续回忆自己内殿直的身份。

    其实张卫雨挺羡慕刘宜钊,毕竟大家当初都一起在御龙班直里,那时候刘宜钊还是张卫雨带的兵,而现在,刘宜钊已经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隐约间,刘宜钊都已经有吕宙第一斥候的名声了……

    虽然御龙班直变成了小斥候,可是刘宜钊快不快乐?张卫雨觉得刘宜钊贼特么快乐啊!

    那货原本是个多英武的少年,现在经常跟武卫军的一群人混在一起喝酒吃肉,嗓门大的吓人,剿匪的时候一嗓子能差点给人吼死。

    而且什么都不用多考虑了,做好自己的斥候本分就行,不用指挥,不用动脑子……

    而张卫雨自己呢,他也在想,其实他不太喜欢掌兵,因为他受不了士兵们一个个死去时的痛苦,就仿佛死去的生命都因为他指挥不当似的,这是一种煎熬。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是当不了统帅的,但在御龙班直的时候还是有点不一样,因为御龙班直当时就死不了人,想死都难。

    那个时候张卫雨的心理问题还没能暴露出来,但现在不一样了,武卫军还没有达到御龙班直的程度。

    所以最近张卫雨就在想,其实自己帮着管管城主的事务,管管肥皂工厂就好了,打仗也可以,但当统帅就算了吧。

    以前张卫雨在御龙班直没得选,神王说让他当御龙班直的统帅,他就只能当统帅,现在张卫雨却觉得当统帅不好,不适合他。

    就在此时,刘宜钊、李黑炭等人在武卫军军营里围着篝火聊天,平日里武卫军每十天才有一次解酒禁的日子,而且还是分批解的,不能让所有人都喝醉。

    于是没酒喝的时候就只能围着篝火吹牛逼,李黑炭忽然说道:“现在这日子也太没意思了,也不知道大王什么时候回来,有点想他了……”

    李黑炭很单纯很耿直,因为他的心思很简单,有什么就说什么,平日里五大三粗的李黑炭想念自家大王的时候就像是个小孩子在等家长下班回来似的。

    有人说道:“我也希望大王回来,前些时候天天跟黑羽军打仗,天天给对方添堵,多痛快啊,现在贵族军打去西州也没咱们的份了,要是大王回来,我觉得他指定会带我们出去,到时候我们打去西州,打去西都……你们觉得大王能不能当上天帝?”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忽然开始兴奋:“让大王当天帝?!”

    刘宜钊笑起来:“那西方天帝端木皇启是西州的大宗师,大宗师可比一品还厉害许多,咱们怎么杀掉他啊,杀不掉的,你们就别想这没意义的事情了。”

    “要不我们去王城找大王吧?”李黑炭忽然瓮声瓮气的说道:“前几天有个行商给我说,王城东边六百里的地方有一伙土匪,希望我们能帮忙铲除一下……”

    所有人都哭笑不得:“那可离咱们这里有两万多公里呢,去个屁啊,这是谁给你提的请求啊?”

    现在武卫军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剿匪大队了,南州大半土匪都已经败在了武卫军手下,迫不得已的当起了良民。

    土匪们也很无奈,实在是打不过啊!

    这时候,行商们发现武卫军真的很给力啊,以前大家行走做生意的时候如果自己的奴隶不给力,还需要掏钱请一些流浪儿,结果现在不用了,南州到处都很安全,土匪们过的非常憋屈。

    然后行商们就发现,不让武卫军出去剿匪都不行,李黑炭一天到晚就蹲在城门口问行商,哪里有土匪,这武卫军剿匪简直是爱好啊!

    于是,很多行商开始主动给武卫军说哪里有土匪,哪怕再远的都会提一嘴,万一武卫军去了呢?

    不过这次李黑炭说的就太远了,两万多公里啊……

    忽然间,旁边啃着烤玉米的小凶许忽然愣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掏出本子写道:“咱们就去剿匪啊,剿完匪顺便去一下王城……”

    “咦,”刘宜钊眼睛一亮,他明白小凶许的意思了:“凶许大人是说,我们以剿匪为名,其实是去王城看大王?!还是凶许大人思路广啊!”

    小凶许点点头写道:“明白人!”

    “不过老张不会同意的,”刘宜钊有点遗憾的说道:“他又不是傻子,王城是个很复杂的地方,他肯定不会让武卫军去冒险的。”

    然而就在此时宋记赌坊的大供奉赵帅从北方飞来,刘宜钊站起身来:“赵大供奉来了,不过今天武卫军可没酒喝啊。”

    赵帅这段时间都已经常驻南庚城了,所以和武卫军打交道很多,彼此也都熟悉。

    赵帅直接开门见山说道:“你们家统领在王城出事了!”

    端木皇启针对吕树的事情已经不胫而走,毕竟王城当日两大宗师交手,声势实在浩大。

    ……

    晚点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