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05、寂寞如雪(第三更)
    武卫军忽然毫无预兆的就倾巢出动了,没那么多人拥有赵帅手中那种可以千里传讯的法器,因为这法器本身就比较昂贵。

    所以,王城以外还没多少人知道王城现在发生了什么。

    当武卫军收拾东西全军出击的时候,行商们都迷了,你们走了,大家跟谁做生意啊?张卫雨的回复是生意照常做,反正现在雇的有人在看管生意。

    当然,雇的人终究还是不那么靠谱,所以张卫雨留下来了一百人。总不能全丢了啊,不然吕树回来发现南庚城的生意崩了,恐怕当场就要暴走,用李黑炭的话说,这肥皂工厂几乎等同于自家大王的命……

    有行商慌了,实在是他们不知道武卫军到底要干嘛,怎么了这是,怎么像是要跑路啊。

    很多行商追着问武卫军要干嘛,结果武卫军的人口径是完全一致的:剿匪!

    行商们当场就差点崩溃了,你们这实力倾巢出动都够直接弄死一支正规军了,结果你们就是出去剿匪?土匪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慌的不止是行商们,正在前线与黑羽军打仗的南州贵族军也慌了,南州大贵族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觉得这武卫军别是冲着自己来的吧?不然这附近哪还有需要武卫军倾巢出动的势力?

    之前武卫军给大家的心里阴影都还没抹去呢,这就又来了?

    你们统领不是在王城呢吗,你们这是要闹什么幺蛾子!

    结果慢慢大家发现,这武卫军的行进路径很古怪,竟是一路往北去的!去北边干嘛?

    不过别管武卫军到底要干嘛,土匪该搬家的搬家,大贵族们该警惕的警惕。

    武卫军是没有带粮草的,因为他们没有空间装备,但是武卫军现在有的是钱……

    以往大贵族要么克扣军饷,要么就压榨军队的经济,反正没一个人愿意给军队花太多钱,因为吕宙本身平静了很久,也就是最近十多年边境上才出现战事,大家都觉得打不到自己这里还养那么好的兵干嘛?

    但武卫军不一样,武卫军自己能赚钱,而且管钱的张卫雨就在队里。

    所以,武卫军是走到哪,直接就近购买粮草,而且是超低成本价购买……

    肥皂生意做久了大家就忘了武卫军的前身其实是青龙寨大土匪,而现在,武卫军好好的帮他们回忆了一下,印象非常深刻。

    每到一处城池该买粮草了,武卫军直接进城找粮仓,卖粮草吗,我们成本价买!

    谁敢不卖?!

    每个城主都很无语,卖粮草也就是成本价不赚钱而已,不卖的话,搞不好就换下一个城主了……

    这一路上还有城池直接关闭了城门,然而像王城那样的雄关又有几座?城门确实是关了,但武卫军直接就能跳过城墙你怕不怕……

    悉数武卫军的实力,如今二品都占四分之一,剩下的全是三品……

    不仅如此,有人还发现野外有鼠潮在迅速的翻山越岭,所过之处树根都能啃的干干净净,野兽更是当然无存,有目击者声称那鼠潮中有一只白色的松鼠在掌控,大家都笑了,松鼠和老鼠又不是一个物种,怎么掌控啊?

    结果当天晚上就有人梦见那只白色的松鼠问他们买不买肥皂……

    这一场闹剧很荒诞,然而武卫军就在这荒诞中全速行进着,第一支行军不用带粮草的军队,就这么诞生了。

    有些大贵族都想直接跟武卫军开战了,可是仔细一想,首先大家都是友军,而且天帝文在否似乎很喜欢这支军队,这要打起来跑天帝那说理还不一定是谁吃亏。

    其次,就武卫军那实力,大家能不能打得过都说不定,要知道武卫军不仅实力太强横,而且人人都有法器盔甲的。

    最后,大贵族们仔细想想,人家也就是要买点粮食嘛,给了给了……

    但是大家并不甘心,有人跑去都城的天帝行宫参见文在否,开口就是一顿痛哭:“天帝啊,这武卫军剿匪也太过分了啊,哪有跑这么远剿匪的?”

    文在否的黑色衮服上龙是最显眼的,他就坐在大殿之上的宝座里漫不经心的说道:“替你们剿匪还不好?一个个平时都像是酒囊饭袋一样,一点土匪都收拾不掉要你们有什么用?现在武卫军帮你们剿匪竟然不感谢人家,还跑我这里哭?哭什么哭!”

    大贵族:“???”

    这就太偏袒了吧!您好歹遮掩一下啊!

    “滚滚滚,”文在否挥挥手:“看见你们就烦,不争气的东西,早点练兵现在用这么窝囊?”

    大贵族们滚了,其实大家知道相对而言文在否是最好相处的一位天帝,平时就不怎么管事,好像都不怎么在乎天帝的位置似的。

    当年也有传闻,文在否其实不想当天帝的,结果老神王把他给赶了出来。

    等大贵族们走了之后文在否便用手撑着脑袋歪在宝座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忽然对着空气说道:“你也是真的不争气,当初我欠你爹一个人情,现在让你去他身边给你一场大机缘,结果你竟然偷偷自己跑回来,让我说你什么好?”

    这时候徐沐君从大殿后面走出来平静说道:“他似乎有洞察人心的能力,跟他相处久了便总有这种感觉,而且有些事情太诡异了一些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文在否撇撇嘴:“那能力是天生的,习惯就好。”

    他们所说的能力,是能够知道别人姓名的能力。

    其实吕树在见到徐沐君的时候,徐沐君从未自报家门,旁人也从未介绍过,而且,徐沐君本身就是隐藏身份去的,她告诉奴隶市场的名字,叫做文君!

    可是让徐沐君意外的是,吕树却一口叫出了徐沐君这个名字!

    当然,最让徐沐君诧异的是,当她把这件事情告诉文在否的时候,文在否开心的像是突破了大宗师的境界一般。

    文在否站起身来挥挥手:“行了,这份机缘你不要也罢,去走你自己的路吧。”

    说着,文在否便一脚踏入了虚空之中,徐沐君一个人站在大殿上似乎隐约听见文在否自言自语:“等了这么久,奏折都不知道写给谁了真是寂寞如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