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14、文在否的奏折(第三更)
    吕树仔细翻看着这本剑庐典籍,后面许多都是剑庐弟子在说自己的修行进度,何时开的气海,何时立的雪山,然后牛逼一些的人后面就会出现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这样的捧哏,略弱一些的竟然还会被鄙视……

    他还不知道其实地球上也有一本这样的剑道典籍,只不过那一本祖师刚开个头,就被拐走了,后面全靠弟子们放飞自我的发挥。

    不过吕树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了,剑庐主人,就是剑阁的那位祖师。

    不过他在想,这吕宙剑庐的修行方式会不会比地球上的好一些?毕竟时隔那么久了,双方发展肯定会出现某种分歧吧。

    但这并不意味着吕树还得学习这里的剑道,如今他已经在剑道上走出了自己的路,那方圆百里的武道鸣音便是佐证。

    所以他已经不用循着谁的路走下去,他自己便是一条道路。

    事实上光看这典籍上记载,祖师在开启气海雪山的时候也不过是积河成海而已,而他吕树呢,开气海之前不仅积河成海,连雪山都有了……

    所以若是同一境界,剑庐祖师还真不一定比得过吕树。

    吕树忽然在想一个问题,为何自己在所有领域都辣么出色,长相还如此好看……

    他,膨胀了。

    吕树翻着剑庐典籍,忽然翻着翻着愣住了,然后他猛的合上典籍怔然了半晌,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这是巧合还是有人安排好的。

    “不会这么巧吧,”吕树喃喃道。

    想不通的问题就不要想了,吕树起身继续看其他种类的藏书,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能看出是拓印来的,这大概就是剑庐主人从神王宫弄来的吧。

    看史类,了解吕宙的历史。

    看兵法,了解吕宙平时怎么打仗。

    他也不知道该去哪一类找自己回家的路,只能这么漫无目的的翻找,索性时间很多,吕树也能耐下心来。

    吕树这么一看,就是半个月,反正吃喝都带够了完全没有半点压力,这空间里竟然还有茅厕,那冲刷茅厕的,还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活水……

    可吕树不急,顾凌绯着急啊,她一开始觉得吕树撑死了两三天就会出来,结果这都半个月了!

    这吕树不会饿死到里面了吧?

    不过理智的想想,顾凌绯就明白,这吕树身上一定有什么空间装备带着吃喝……

    这特么就不知道吕树到底什么时候会出来了啊!顾凌绯一想到吕树就在那个自己都没资格进去的地方闹幺蛾子,她就觉得闹心……

    而且她压根不信吕树是那种能够光看书就消解孤独的人,大家谁不是看一会儿就累了?小时候师尊让大家看书,哪个不是天天偷懒?就连大师兄也不例外啊!

    凭什么你吕树一个这么跳脱的人就能有这样的毅力?所以顾凌绯觉得吕树在里面肯定没干什么正经事,说不定还在书上乱涂乱画来着!

    这要是师尊回来了,责任算谁的?

     而此时吕树身边堆满了书,几乎要将他人都埋在里面了。

    吕树几乎是每个种类里都会挑出一百本来寻找回家的线索,结果是让他失望的,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找到任何有关连的事情。

    似乎这剑庐的主人,还有神王宫的那位,都把世界壁垒当作了最大的秘密。

    是为了保护,还是为了其他的原因?

    忽然间吕树看到一本异样的东西,里面竟然是以往奏折的记录,谁送的奏折,内容,还有神王的回复。

    吕树愕然发现,这好像才是藏书草庐里最大的分类啊,整整占了一面墙!

    也正是这个时候,吕树看到了文在否的名字……

    之前吕树就对文在否很忌惮,实在是文在否展现出来的态度太过特殊了一些,吕树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

    所以当吕树看到文在否的奏折记录时便兴趣使然的翻开,结果内容让吕树有点崩溃。

    文在否:“王啊,听说今年剑庐大典上你那姘头会演化剑道,我能去看看吗。”

    神王:“不必汇报。”

    下一个月,文在否:“王啊,听说王城西边路旁的海棠花开的很好看,我能去看看吗?”

    神王:“看。”

    再下一个月,文在否:“王啊,我不想当天帝了,回去帮你管御龙班直可好,我是他们的总教头呢。”

    神王:“滚。”

    再下一个月,文在否:“王啊,你管管你那姘头吧,杀气太重了啊……”

    文在否:“王啊,你过得好吗。”

    神王:“好。”

    再下一个月,文在否:“王啊,你过得好吗。”

    神王:“滚。”

    吕树愕然半晌,难怪神王要把这货赶出王城啊,上个奏折都能絮叨成这个样子,那在面前得是什么样的?

    换了吕树也一样受不了好吧!

    不过吕树忽然发现一件事情,张卫雨说文在否近些年一闭关就是五年,不问世事。

    可是就吕树所看,这奏折每个月都没断过,甚至一个月还有两封。

    他翻了很久,发现文在否写奏折,竟是数百年都不曾断绝,这哪是闭关的样子?这特么压根就从来没有闭关过啊!

    吕树叹息,所以文在否闭关不问世事,是因为老神王不在了吧……

    写奏折也没人看了,王城西边的海棠花也不好看了。

    于是一闭关便是五年,也许五年以后一睁眼,那个人又回来了也说不定。

    想必老神王一定是信任文在否,才会把空间通道放在了南州,因为老神王很清楚,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人不会害他,那文在否一定是其中之一。

    所以刘宜钊在南州,所以张卫雨等人也在南州,所以……

    仔细想想,吕树还觉得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还挺感人的……

    只是这文在否真挺絮叨的……

    吕树放下书籍,他觉得自己可能在这些藏书里找不到什么线索了。

    原本他以为来到这里就能找到回家的路,然后远离吕宙的那些争斗。

    然而此时他忽然明白,那回家的路,还得去外面寻找。

    该面对的事情,也总要面对。

    ……

    半夜三更,就是半夜还有第三更的意思,哈哈哈哈这是谁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