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018、刺客系大宗师,聂廷(第一更)
    其实陈祖安在听到钟玉堂说已经通知过聂天罗之后就觉得有点奇怪,如今京都对于聂廷来说这距离仿佛就像是一步之遥似的,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但最多也就是几十分钟应该就能赶过来了吧。

    所以按道理讲,其实聂廷应该比陈祖安他们更先到啊,但是谁都没有看到聂廷的人。

    陈祖安没吭声,聂廷的耐心太过可怕,他觉得可能陈百里受伤的时候聂廷就已经在了,然而聂廷和钟玉堂他们对来者的实力有着清晰的认知,知道对方一定会出现神藏境的强者,所以一直隐藏到了现在。

    陈祖安没见到聂廷之前一点也不慌,因为他知道聂廷一定在!

    当这个叫做陈钰璇的大宗师来到地球并且想要用法器控制这一方空间的时候,陈祖安一定都不担心,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你要的高手估计已经来了,只不过他点的是刺客系天赋就问你怕不怕……

    不过陈祖安原本以为聂廷会在对方最得意忘形的时候出手,然而聂廷却不是这么做的。

    此时聂廷眉宇间尽是平静,他从来不会低估敌人的实力,也不会低估敌人的智商,对方如此嚣张的过来其实只是表面,他隐藏在暗处就能发现这陈钰璇从头到尾都在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对方并不会得意忘形,端木皇启派来的,是他最看重的大将!

    所以,聂廷心中冷笑,便在对方气势最鼎盛的时刻出刀,一刀便斩断了对方所有的锋芒!

    那陈钰璇的气势就像是一个热气球,正在不停的攀升攀升再攀升,结果到了聂廷这里一刀就给劈的漏了气!

    强者之间的交手气势是极为重要的,双方拼的是时机,是实力,还有心机!

    当初聂廷在老虎背养刀数月,出一刀便是一个A级,堪称恐怖!

    陈钰璇急速下坠,大宗师不是主教那样的弱者,就连晋升都只能依靠旁门左道。

    可以说这世上的每一位大宗师都必然有绝对过人的心智与悟性,所以就在这一刻他已然感知到了某种恐怖的危机,似乎那黑色长刀里的古怪可能要远超他的想象,以至于陈钰璇连一刀都不敢硬接!

    陈钰璇的身形在退,聂廷那一刀却始终当头劈下,就仿佛陈钰璇永远也躲不开似的,那霸道无匹的刀芒是他生平仅见,说实话端木皇启告诉他这处“祖地”即便有高手也不会多强,因为这里以前是出过问题的。

    陈钰璇不知道端木皇启这消息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只不过当时端木皇启笃定的语气让陈钰璇现在想想,都觉得牙疼!

    这就是传说中的不会有多强?你端木皇启自己来试试,看能不能杀掉对方!

    在陈钰璇看来,端木皇启的气势依然是高过面前这年轻人一线的,但是陈钰璇不知道,端木皇启修行多少年,聂廷修行多少年?

    满打满算,聂廷从晋升大宗师到现在,连一年时间都不到。

    六十多亿人里,也只有一个聂廷而已。

    若是端木皇启在此恐怕就能明白,只要给聂廷时间,超脱出大宗师的境界成为他认知中的第四人也并不是不可能。

    虽然是一种可能,但也足够让人心生敬畏了。

    当陈钰璇距离地面还有半米距离的时候,他整个人急速折了一个方向,贴地向南方飞去,可如果只是这样他恐怕还是要被刀罡斩中,只见陈钰璇身上的黑袍骤然古荡起来,竟是脱离了他的身体迎着刀罡飞去。

    黑色的袍子在空中越来越大,似乎要将聂廷包裹其中。

    但聂廷的刀太锋利了,刹那间陈钰璇身后刀罡落在地面,竟是硬生生劈出了一条巨大的鸿沟。而那黑色的袍子仿佛破布一样已经一分为二,缓缓落向地面。

    这黑袍为陈钰璇争取了一弹指的时间,而聂廷两刀便毁了他两件使用多年的法器!

    大宗师之间的交手,终究是没法像往日里那么干脆利落了,这陈钰璇在吕宙随端木皇启无数年,不知道与多少人交过手,能够活下命来本身就有过人之处。

    而且陈钰璇在吕宙跟随天帝多年,端木皇启得到好的法器当然会打点给他们一些,不然大家凭什么跟着端木皇启?

    不过这时陈钰璇忽然觉得,这面前的年轻人未必比端木皇启弱!对方……还有余力!

    殊不知聂廷经历过出手便会让世界破碎的事情,如今虽然世界树已经重新扎根地球,可聂廷心中还是稍微有些顾虑,担心他们出手会导致世界的根基动摇。

    所以,就因为这一份顾虑与不确定,聂廷其实还收着一分力的!

    此时,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心中一惊,空间通道里再次飞出两人来,陈祖安愣了一下:“这不会还是聂校长那个级别的吧?要真是那样就不用打了啊!”

    不过青铜洪流内的通讯频道有易感知体质的战友说道:“两个A级,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这时候陈祖安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才两个A级嘛……等等,就算是A级也很难打啊。

    然而下一刻,陈祖安忽然怒吼起来:“结阵!”

    只见那空间通道里忽然有黑色甲士如同蝗虫一般席卷出来,黑色的潮水向外汹涌而出,仿佛要将天地日月都吞没。

    黑羽军的人数要数倍于青铜洪流,而青铜洪流的优势便是他们身上的盔甲,还有无坚不摧的信念!

    “你我没有退路,”陈祖安回头看着他背后结阵的青铜洪流,他们无险可守,身后便是洛城百姓。

    赵永臣忽然笑道:“我在一个雨夜里曾问过某个人两个问题,那时候他还只是个普通少年呢,现在已经是第九天罗了。”

    陈祖安眼睛亮了一下,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赵永臣说的是谁!

    成秋巧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黑潮,好奇问道:“你问的什么?”

    “我问他,大圣此去何为?”赵永臣笑道。

    “他怎么说?”

    “他说踏碎凌霄!”

    “你又问了什么?”

    “我又问他,若一去不回?”

    “他怎么说?”

    “便一去不回。”

    陈祖安转头看向黑潮已经快要来到面前:“老子要活着等他回来。”